您的位置:中国科技新闻网 > 成果展示 > 求索不息 创新为乐
求索不息 创新为乐
发表时间 2016-03-28 14:20 来源 本站原创

  ——记我国著名油气田开发学者岳湘安

  如果说青春是一首歌,

  那么他正用自己的满腔热忱高唱着石油科技之曲。

  如果说生命是一段路,

  那么他正用自己的一腔热血诠释着这条曼曼求索之路。

  时光易逝,他把心交给了石油科技。

  芳华易老,他将情倾注在三尺讲台。

  他数十年如一日,

  全身心扑在科研和教学。

  他创建了低渗油气藏微尺度渗流与驱油机理研究方向;

  他率先开展低(特低)渗油藏提高采收率机理和新技术研究。

  他是黑土地养育的第二代北大荒人,

  他是国内外知名学者、油气田开发专家,

  他是中国石油大学提高采收率方向学术带头人、博士生导师岳湘安教授

  曼曼求索路 累累硕果树

  1982年,岳湘安毕业于大庆石油学院(现东北石油大学)机械专业,后考取该校石油开发硕士研究生,并系统学习了石油化工硕士生的主要课程,获工学硕士学位。留校任教几年后,又考取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流体力学专业博士研究生。机械、石油开发、石油化工、流体力学,在记者惊叹岳教授这跳跃性很强的专业转换时,他笑着说:“我的‘历史’很复杂。”正是这复杂的“历史”,构筑了他在提高石油采收率这一综合性技术领域内的特殊优势,他在提高采收率理论和技术研究中的许多创新性研究思路的形成都得益于这“复杂的历史”。

  “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石油开采的前辈们根据我国油田的主要特点,确定了以化学驱作为提高采收率的主导方向。经过三十多年的努力,我国的化学驱理论与技术发展居世界领先水平,尤其是聚合物驱技术,无论是理论研究的深度、技术的配套,还是应用的规模都是世界之首,为我国石油产量的稳步增长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岳教授对记者说,“但是,我们不应驻足于前辈创造的‘国际领先’、‘世界之首’,更不能只是坐享前辈的成果。面对油田开发中的新问题,面对更加复杂的油藏条件,我们有责任去创造新的国际领先、新的世界之首”——使命感和责任感溢于言表。在曼曼求索之路上,正是这种责任与使命感的支撑,岳湘安始终致力于提高石油采收率理论与技术的研究,不论多大的困难和挫折,都没有阻滞他探索的脚步。



在Stanford大学进行学术交流

  在科研领域取得“国际领先”的成果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一个深厚积累的过程。“实际上,从研究过程与成果的关系来看,有两类典型的研究工作”。岳教授经常给学生们讲解探索与创新、厚积与薄发之间关系。如果“成果”仅仅是时间和工作量的简单累积,那么你的研究不会产生实质的突破,不会取得真正的创新。真正能取得重大突破,创造“世界之首”的研究是要有相当长的一段“沉寂期”——这是为了收获而耕耘、为了薄发而厚积的过程。它需要我们坚韧和奉献,摈弃心浮气燥;也需要我们耐得住寂寞,摈弃急功近利。二十多载春秋,正是靠着这样的情怀,岳教授历经了漫漫的求索之路,收获着自己在提高石油采收率领域研究的累累硕果:获省部级科技进步一等奖3项、二等奖4项;获国家发明专利6项;出版专著3部、教材3部;主编的教材《提高石油采收率基础》获北京市精品教材(2008年)、获2004-2009中国石油高等教育优秀教材奖(2009年);在《Transport in Porous Media》、《科学通报》、《力学学报》、《石油学报》、《Journal of Petroleum Technology》、《化学通报》、《Journal of Petroleum Science & Engineering》、《Petroleum Science》等国内外重要学术期刊和国际会议发表学术论文200余篇,SCI收录30余篇、EI收录50余篇、ISTP收录10余篇......

  立足学科最前沿 开拓研究新领域

  “我国国民经济发展对石油需求量不断增长,但是我国的石油储量却相对不足。在这样的形势下,采用先进的技术将探明的原油储量更多地开采出来——即提高石油采收率,是缓解石油供求矛盾、保障我国能源安全的重要途径之一。因此,提高石油采收率已经成为我国石油科技重要的前沿领域”。岳教授简单地向记者介绍了提高石油采收率及其重要性,“提高采收率技术研究和实施的对象一般是历经长期注水开采后的油藏,与其原始状态相比,水驱后的油藏已是‘百孔千疮、面目皆非’。在这样的油藏中开采‘剩余油’的难度更大,对新技术的要求更加迫切。对于有志从事提高石油采收率理论与技术研究的人,将面临更严峻的挑战,将拥有更多的开拓创新、成就事业、实现人生价值的机遇。”

  岳教授在石油开采科技领域前沿具有敏锐的洞察力和前瞻性。早在聚合物驱技术刚刚进入工业化应用之时,他就率先提出开展聚合物驱后提高采收率技术的研究。1999年,由他申请的“聚合物驱后进一步提高采收率技术探索”作为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超前技术研究正式立项。这是国内外石油开采领域的第一个聚合物驱后提高采收率研究项目。时至今日,不仅是聚合物驱后,而且包括复合驱在内的化学驱后提高采收率已经成为我国的研究热点。



在Wyoming大学进行学术交流

  早在1990年代后期,低渗油藏开发之初,大部分低(特低)渗油藏的水驱尚未开始,岳教授就根据对低渗油藏水驱开发阶段将远远短于常规油藏的准确判断,明确提出并开展了低(特低)渗透油藏提高采收率理论和技术的探索。经过5-6年的探索,2002年,由他负责的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计划(973计划)前期研究专项“低渗透油藏提高采收率基础理论研究”正式立项。这是国内外石油开采领域第一个以低渗透油藏提高采收率为题的重大科研项目,这是一个具有标志性的项目——标志着低渗油藏提高采收率理论与技术研究的起步。自此之后,他又陆续开展了“低渗非均质砂岩油藏深部封堵与改造关键技术”、 “注水开采后期低渗透油藏提高采收率技术”、“特低渗储层表征方法及开采技术适应性评价”、“低渗油藏CO2驱深部封窜技术研究”等重大项目的研究。20年的坚持、努力,他的科研团队逐步形成了低(特低)渗透油藏提高采收率理论和技术研究的特色和优势,取得了一批创新性研究成果。

  岳教授对记者说:“低渗透油藏提高采收率理论和技术问题非常多,研究的难度非常大,这是一个具有战略性的、充满挑战的研究方向。我们现在所做的、所取得的成果只能算是一个良好的开端,只是在通往成功的起点上铺了几粒石子,今后的攻关之路更长、更艰难。”目前,低渗透油藏提高采收率研究已经受到了业内的高度关注,成为我国石油开采领域前沿的重点和热点研究方向。

  追求科学的真谛,享受求索的快乐

  岳教授对科技创新有着深刻的理解和执著的追求:“创新的成果源于思路的创新,基于研究方法的创新”;“提高石油采收率面临的技术难点很多,对新技术的需求很迫切。但是,只有首先突破理论的瓶颈,才有可能取得技术上的实质突破,这也是大学应该具有的科研特色和优势。”几十年来,在岳教授承担的科研项目中,无论是国家层面的重大项目还是油田的横向项目,几乎都具有基础研究的特点。从石油开采中发现和凝练科学问题;自源头的基础理论研究入手;在理论成果的指导下形成新的技术思路,开展原创性的技术研发;努力推进技术成果的转化——这是几十年来岳湘安教授始终秉承的科研路线图。相比之下,这样的科研之路要付出更多的艰辛,甚至要承受失败的风险。但是他却笑对这些,带领着团队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地走过来。高水平研究平台的建立、新研究思路的确定、基础研究成果的积淀,为丰厚的收获耕耘出了一片希望的田野,为提高采收率理论和技术的重大突破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为适应创新性研究思路,为解决创新研究中的难点,二十多年来,岳教授一直坚持不懈地进行研究方法的研究,开展实验仪器设备的研发。走进他的“复杂油气藏采收率实验室”,一个个自行研发的仪器设备十分抢眼——从纳米直径的微尺度流动和驱油装置到几十米长的驱油和调剖模拟装置;从自主研发的致密岩心渗流驱油装置到已获发明专利的人造储层物理模型;从高压微流量、微压差计到高温高压乳化、凝胶性能测试装置……。可以感受到,在这一个个自主研发的成果背后,饱含着岳教授和他科研团队怎样的艰辛与付出!仅以“人造储层物理模型”为例,为攻克对天然胶结剂主要性质的模拟、解决模型制作过程中的环保难点,历时十余年、经受了无数次失败。“直到现在,还有很多技术问题需要改进”。岳教授说这句话时显得很平静,因为他早已习惯了科学探索中的曲折。 正是这种持之以恒的努力和长期的积累,迎来了收获的季节。仅2015年的一年内,“复杂油气藏采收率实验室”就获国家发明专利授权2项,获实用新型专利6项,新申报国家发明专利6项。在实验室墙上有一幅字——“追求科学的真谛,享受求索的快乐”。他告诉记者,“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句话,对未知的探索让人充满激情,创新的过程使人感到快乐”。

  环顾实验室一周,我们发现,在这里有基础研究的微尺度流动实验室,有新技术研发与评价的物理模拟室,有新型驱油剂、调剖剂研发室,还有产品的中试装置。这里居然是一个从基础研究、新技术研发到成果转化的完整链条!正是因为形成了这样一条完整的“链”,岳教授和他的团队取得了一批具有创新性的成果:首次从液体微尺度流动效应研究入手,揭示了低(特低)渗岩心中液体渗流机理,据此创建了液体视渗透率模型;突破传统毛管数驱油理论,研发了以渗吸排油、乳化微调为主要机理的低渗油藏非常规化学驱和气驱技术;发明了用于治理水/气窜的油藏深部原位聚合调剖剂和可控性系列微球调剖技术。这些理论和技术成果现已在我国主要低渗油藏中应用,不仅证实了这些成果的正确及其在国内外低渗油藏的广泛应用前景,而且已经取得了显著的增油效果和经济效益,并于2013年获得了2项省部级科技进步一等奖。在谈到取得的科研成果时,岳教授总是很低调,“这些理论和技术还很不成熟,问题还很多,需要作的事情还很多,所以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成果。”

  学生眼中的慈父严师

  在学生们眼中,他像一位慈父,用心呵护着自己的每一个学生;他是一位严师,助推着学生们的成长。

  初见岳教授时,他正在实验装置前被自己的学生团团围住进行答疑,一站就是两三个小时。岳教授的学生小杨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老师在实验室站个一天半天的给我们解决问题是很常见的事。”



指导研究生

  董杰是中国石油大学2012级的博士生,跟着岳老师学习已经快四年了。在这几年里,老师给他最深的印象就是思维超前,治学严谨。“在学习科研方面,老师对我们很严格,平时和他交流的机会很多。老师经常和我们说的一句话是:‘做科研要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取得的成果、发表的论文要经得起时间的考验,绝不能把一些粗制滥造的结果拿出去误导别人,那是一种对社会和对自己的极端不负责任。’”博士生杨长春告诉记者:“老师对我们的要求很严格,尤其是在研究方面。常常告诫我们‘决不能懈怠,对任何项目、任何一项研究工作都要保持严谨的态度。’”岳教授对科研、对治学的严谨近乎于苛刻。最近,有一组高压气体微尺度流动的实验,由于查出实验温度控制精度不够,历时几个月的实验数据全部被岳教授“无情地”废弃。“这的确让人感到心疼、可惜”,岳教授对记者说,“但是,科学容不下半点虚假,就像眼睛容不得沙子——这是作为一个学者应有的科学态度。”学生们撰写的论文,从论文的结构、分析结论、基本观点到文字措辞,甚至于每一个标点符号,岳教授都要仔细推敲、严格把关,每篇论文至少修改5稿,多则7、8稿。“当年我的硕士导师陈家琅教授和博士导师孔祥言教授就是这样做的,他们严谨的学风、严格的要求使我终生受益。”岳教授这番话不仅让我们了解了他严谨的学风师出有门,而且感受到他对恩师的尊敬和感激之情。

  在谈到岳教授对学生的关心与爱护时,董杰对记者说,“在生活方面老师对我们很照顾,现在实验室离学校比较远,老师特意给我们建了个小厨房,午饭我们自己做,饭菜钱都是老师掏。老师还时常给我们买些零食和水果。为了方便我们中午休息,给我们买了床和被褥,还在实验室买了个乒乓球台,为我们锻炼身体创造条件。” 在岳教授心里,学生就像自己的孩子,学生们的日常生活、病痛冷暖、心理情感、求职就业无一不牵挂于心,只要学生需要帮助,他就尽其所能。学生杨长春说:“老师经常资助家庭有困难的同学,自己记得的就差不多得有五六个人了。”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学会做人,学会学习,学会创造”,这是岳教授与他学生们的共勉。岳教授用言传身教为学生们指点迷津,将自己多年的心血总结无私传播。对于他们而言,未来的路还十分漫长,但有如父严师的无私教诲,定能在科研路上一路前行。

  “吾令羲和弭节兮,望崦嵫而勿迫。路曼曼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岳教授始终认为,自己的兴趣和同工作结合在一起最幸运、最快乐的事,他秉承“摒弃浮躁、淡薄名利,潜心研究”的座右铭,在这条充满艰辛和希望的道路上继续创新,不断追求科学的真谛,享受求索的快乐。这个世界上有一类人就喜欢从事有新意的工作,创新正是来自那些具有创新精神的人,他们从创新中找到了快乐,这种快乐跟衣、食、住、行的需求一样,得到新成果就是最高的需求。岳湘安教授就是这样一个以石油科技发展为己任,以开拓创新为乐的人。 (记者 冯玉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