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科技新闻网官方网站 > 科技新闻 > ET城市大脑出海:阿里云发展世界级创新技术业务
ET城市大脑出海:阿里云发展世界级创新技术业务
发表时间 2018-01-31 14:46 来源 网络

  在微软CEO萨提亚·纳德拉的新书《刷新:重新发现商业与未来》中,强调微软的核心竞争力在于多样化和包容性(Inclusion)。纳德拉说微软的使命是服务于全球市场,微软技术必须反映全球市场的需求,这就包括多样化和囊括多种选择与视角。“在创造多样化和包容性业务时,微软将处于最佳状态。”

  作为到目前为止最成功的全球化软件产品供应商,微软一直是中国软件与技术公司的梦想:成为中国的微软、创造中国自己的世界级软件,这是中国创新一直在追赶但从未能超越的高度。2018年1月29日,马来西亚数字经济发展机构(MDEC)和吉隆坡市政厅(DBKL)联合宣布引入阿里云ET城市大脑。

  种种迹象表明,阿里云的机器智能软件在向海外出口的过程中,推动了阿里云走向世界级创新技术供应商。阿里云的IaaS作为公有云的“硬件”,大数据和机器智能等PaaS作为公有云的“操作系统软件”,ET城市大脑作为“应用软件”,正围绕城市这一“最大的智能硬件”,通过技术出口的多样化场景锤炼,最终形成具有最大包容性的全球化商业技术产品体系。

  国际化催生技术的多样化与包容性

  闵万里是阿里云机器智能首席科学家,2013年加入阿里云成为当时的人工智能项目负责人。2016年10月阿里云ET城市大脑,率先在杭州落地并首先应用于城市交通管理。2017年11月,阿里入选首批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之一的国家级“城市大脑”。

  2018年1月29日,吉隆坡宣布引入阿里云ET城市大脑,这也是阿里云ET城市大脑技术的首次出口,闵万里也出现了本次签约活动上。在签约活动后接受媒体采访时,闵万里表示把阿里云ET城市大脑技术出口到吉隆坡,最大的挑战并不在于软件和算法本身,而是与吉隆坡当地城市交通系统供应商技术的对接。

  首先,阿里云ET城市大脑是基于杭州的实际城市业务场景研发出来的算法与软件,而杭州城市的规模与复杂性在全球范围也处于前列。根据杭州数据资源管理局的最新数据,截止2017年底杭州的常住人口已经超过1000万,跻身全球超级大城市之列。而根据高德地图联合交通运输部科学研究院、阿里云发布2016和2017年度《中国主要城市交通分析报告》,杭州在2016年还名列全国拥堵城市第8名,到了2017年则大幅下降到第48名。

  自2016年10月正式启动杭州城市大脑项目到2017年10月:城市大脑接管了杭州128个信号灯路口,试点区域通行时间减少15.3%,高架道路出行时间节省4.6分钟;在主城区,城市大脑日均事件报警500次以上,准确率达92%;在萧山,120救护车到达现场时间缩短一半。随着杭州的成功,城市大脑又先后在苏州、衢州、澳门等六个城市和地区落地并刚刚签约了雄安。

  依托杭州等七个城市发展起来的ET城市大脑,其技术实际上超过了吉隆坡的需求。根据吉隆坡市政工程与城市交通部门交通管理中心副总监Tan Kim Bock的介绍,吉隆坡有常住人口180万、保有车辆约430万辆,共有492个交通路口和100条斑马线。因此,吉隆坡交通环境、机动车类型、路况等相对于中国的城市来说,属于整体简化的情况。

  闵万里介绍,在去年8月由阿里云、MDEC等组织的试点项目中,已经证明可以把ET城市大脑的算法、模型与软件移植到吉隆坡城市交通环境中。最大的挑战来自于与当地城市交通控制系统的对接。吉隆城的城市交通控制系统主要由两家供应商提供:一家是来自悉尼的自适应交通控制系统(Sydney Coordinated Adaptive Traffic System,简称SCATS);另一家则是来自马来西亚本地的TrafficSens系统公司。之前的ET城市大脑主要是基于国内自研的交通管控系统,而移植到吉隆坡后就需要与当地的交通管控系统对接,“比如需要当地的信号灯管控系统在两秒后把某个信号灯变绿,但其实这个系统却根本无法在几秒钟内响应,那么就需要预留更长的提前通知时间。”

  闵万里总结前期与吉隆坡当地合作的试点经验,认为并没有纯软件的技术输出,而一定是软硬件一体化的技术输出。ET城市大脑必须与吉隆坡当地的交通控制系统的数据格式、硬件与软件等做对接与磨合,才能最终实现一个高效的吉隆坡城市大脑。

  这非常类似当年微软的Windows操作系统在向全球190多个国家和地区进行技术输出和软件产品出口时,逐一与当地市场已有的数据格式、硬件产品、应用软件、语言文字、地区时间、用户习惯等磨合对接的过程。而一旦实现了对19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多样性的兼容和包容,也就造就了微软操作系统软件长期竞争力。对于阿里来说,这个过程才刚刚开始。

  技术出口:一个场景、四轮驱动

  如果说微软的操作系统是围绕PC这个硬件体系发展起来的全球化软件,那么阿里又将围绕什么样的硬件体系来发展呢?阿里巴巴技术委员会主席王坚在2018年1月28日《麻省理工科技评论》新兴科技峰会EmTech China上说,“我们所熟知的城市,可能是人类有史以来发明的最大的智能硬件。”

  王坚进一步说:“我们的城市还是一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存在,是一个‘无脑城市’,它需要一个‘大脑’去帮助更好的运作。”换句话说,就是要发明“城市”这个智能硬件的操作系统。无疑,它必须基于公有云。然而,ET城市大脑作为城市的操作系统,也处于发展的初期阶段。“城市这么大的一个智能硬件,一定会推动所有我们今天可以想象的智能技术的发展。”

  想像一下,如果把城市看作一台虚拟PC,而城市大脑是它的操作系统的话,那么公有云IaaS数据中心就是它的CPU、内存和硬盘。这就是为什么阿里云一定要在马来西亚落地自己的数据中心,目前阿里云是唯一在马来西来落地云数据中心的云服务商,其它云服务商都选择在新加坡落地数据中心。只有本地的云硬件、本地的云软件,才能为本地的应用场景提供安全、合规、稳定、可靠、实时、集成的IT服务。

  除了软件和硬件的落地外,还需要商业模式的本地化。阿里云总裁胡晓明介绍说,阿里云在马来西来当地以招聘本地员工为主,阿里云的马来西亚总经理就是马来西亚人,阿里云希望用本地的员工去打造本地的服务体系,再加上中国的科学家通过出差的方式来阶段性支持本地发展。“我们与本地的技术服务生态积极开展合作,做好技术的进一步转移。”此外,阿里云还坚持在本地纳税,不仅仅以技术参与到当地的数字化转型,而且还为当地经济创造实际价值。

  在本地技术人才的培养方面,2017年3月马来西亚云计算及大数据技术认证(ACP)正式开始培训,已经培训了100名马来西亚专业技术人员。阿里云还与MDEC合作建立了马来西亚的数字创新中心,为初创公司和中小企业提供技术培训,以及免费的上云咨询。阿里云的“天池”大数据人才培养平台也将进入马来西亚,将在未来两年内为马来西来培养1000名掌握大数据科学家,并孵化300家基于AI创新技术发展业务的初创公司。目前,阿里云的“天池”全球社区内有来自全球77个国家的12万开发者、2700家高校和企业。

  围绕城市这个复杂业务场景,软件、硬件、商业模式与技术生态的本地化落地与发展,这是阿里云摸索出来的技术出口四轮马车,也是在云IaaS业务之上创造更高价值的增值服务。阿里云公关负责人张启强调说,今天的阿里云已经与AWS开始了差异化,阿里云在基础设施之上还在输出中国的数字化转型解决方案,包括新零售、新金融、新制造、新技术等“五新”解决方案。

  例如,阿里云在马来西亚与亚洲航空合作,通过人工智能来避免黄牛在其官网“圈票”后加价卖给消费者;而Touch&Go则是马来西亚当地最广泛使用的智能支付卡供应商,正在与蚂蚁金服合作开发基于智能手机APP的数字钱包,该APP采用的就是阿里云;CXS基于人工智能和大数据为国家、城市和企业的数字化提供人才匹配、发展、转型和咨询服务等,作为马来西亚当地的创业企业,CXS采用了阿里云的多项技术服务,比如构建基于聊天机器人的人才自动化智能分析等。

  当然,在阿里云的背后,是整个阿里巴巴集团与马来西亚的战略性合作。2017年3月,马云倡导的eWTP(电子世界贸易平台)首个海外“试验区”就落地马来西亚,2017年11月马来西亚数字自由贸易区在吉隆坡全面启用运营。马来西亚“数字自由贸易区”将被打造成物流、支付、通关、数据一体化的数字中枢,成为该国发展数字经济的基础设施,以及马来西亚中小企业通向世界的窗口。2017年 5月,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访问阿里巴巴,对杭州萧山ET城市大脑表现出强烈兴趣,还询问马云这套技术是否有落地马来西亚的可能。

  实际上,在马来西亚整体数字化的过程中,把阿里巴巴集团当成了战略技术合作伙伴,阿里云、蚂蚁金服、淘宝等都在战略性进入马来西亚市场。Touch&Go与蚂蚁金服的合作,就是各出资51:49成立合资公司的方式。胡晓明一再强调,“马来西亚政府官员的思想非常开放和理性,他们愿意尝试去做,这让我们非常敬佩”。

  针对阿里云的国际化,胡晓明表示国际化对阿里云业务要有主要贡献还需要 5 年时间,届时预计国际化业务将占阿里云总收入的40%到50%。但这其实是基于阿里云IaaS服务的出口来考虑的,而如果阿里的城市大脑、机器智能、新零售、新金融、电子商务等技术业务形成规模化出口时,阿里云的国际业务将远不止40%-50%。参考微软2017财年数据,当年微软在海外市场的收入(income)是美国市场的约50倍。

  城市大脑落地马来西亚是马来西亚总理访问阿里巴巴的意外成果,而这个意外成果又产生了另外一个意外成果,这就是促使阿里云“意外”地出口创新技术业务。以吉隆坡为起点,阿里云将发展世界级创新技术业务,有望成为云时代的微软。(文/宁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