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系第二故乡—黄土地
发表时间 2018-05-24 09:50 来源 本站原创

  ——记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小麦育种家梁增基

  毕生梦醉农学家,志在躬耕育琼花。

  昔日山秃土不长,地旱燕啼远农家。

  今朝轻风摇麦浪,喜看丰收迎朝霞。

  痴心永刻大地上,留得清香慰中华。

  冬日的黄土高原,暖融融的阳光从云层里照射下来,驱散了早晨寒冷的气息。上午时分,我们一行来到梁增基专家的家里,一位和蔼可亲、精神矍铄的老人接待了我们。谁能想得到,这位平易近人、清瘦和善的老者,就是多次受到国务院、中央组织部、中国农业部、陕西省多次表彰,为我国农业做出卓越贡献的梁增基研究员。1961年,生长在鱼米之乡的广东汉子梁增基从原西北农学院毕业,一路风尘仆仆,带着对事业执著追求,来到渭北高原长武县扎根,在当时农村生产力落后的环境下开始了作物布局、小麦品种和栽培技术调查等基础工作。当时长武县粮食产量很低,每公顷土地的产量还不到750公斤。在一没资金,二没场地,人没良种意识的情况下,他借来了农场的五亩地作试验田,踏上了漫长而艰辛的科研育种之路。

  岁月流转,梁增基在长武一晃就是五十七年,当年跟他一块来陕西的4名同乡同学都回去了,跟他同时期来长武的22名西北农学院同学也先后调走了,唯有他一人留了下来。是什么原因让他痴心不改,留了下来?倔强求胜爱揽事业的梁增基是不会轻易认输的,他要给长武人民留点值得纪念的东西——解决人生最大的吃饭问题。

  说起粮食,现在人们能吃饱吃好,就可以专心致志的搞自己喜爱的事情,去寻找挣钱的门路了。梁增基初来长武那时,就没有这个福份。人们吃完没油且色黑的杂粮野菜饭后,唯一要做的事就是上山去挖草根做柴,以致满山是光秃秃的,缺水树草不长;地里种的庄稼也是冻、病、旱、倒等十年有九年的灾害,种的以小麦为主,因灾害重小麦连年减产,吃的却以高梁、糜子为主,人们天天忍受着苦、涩、霉、酸难咽的味还吃不饱之苦。即使盼到难得一见的丰收年,也只能收到每穗18粒、千粒重18克、亩产60公斤的小麦产量。经过认真调查,梁增基摸到了原因:多灾的根子在于当地生产条件差、耕作方式原始落后以及种植抗灾力差且低产的品种。梁增基这个朴实的汉子,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一心要改变这种落后局面。经过五十多年不懈的努力,党政领导抓生产条件,梁增基自创条件,致力于品种选育和技术改造,面貌才发生了根本性的改观。开始,梁增基想通过引种,而这时建国才不久,还没有能适应的品中可引,育种,高塬上又只有梁增基刚开始的一家;他培育几个品种后,配合栽培技术改进,很快就在本县及周边县市大力推广。随着生产的发展,品种水平在不断提高,并带动了几个新育种单位的出现,其品种还作为材料被其他单位用于育成二十多个品种扩大推广。进入二十一世纪已育成七个品种用于生产;加上生产条件和栽培技术的提高,目前小麦亩产已提高到500公斤水平,灾害基本消除。单产提高了,不仅能腾出一半土地用于建设和发展经济作物,剩余一半土地人口增长了四倍还能吃饱吃好,还有充足时间去寻找争钱改善生活的门路。早期培育的品种至今还为中国植保所使用。

  梁增基,1933年10月出生于广东省茂名县(今高州市)一个家境贫寒的佃农家庭,以稀饭红薯、野菜度日。十岁时才开始上学。按当时的学制,是初小四年、高小两年,他则缩短为私塾两年半加两年高小,1947年小学毕业,后因无力继学而失学在家劳动,闲时再看点小说和珠算等书。解放后自学一年半,1951和1954年均以第一名考上原广东茂名一中,从初中第一年到大学毕业都是靠国家助学金完成学业。中学前期各科本来是齐头并进的,但高中时曾幻想当作家,致成绩下滑。1957年全国统考考入原西北农学院农机系,后转农学系,毕业后响应国家“到农村去,到最艰苦的地方去”的号召,来到陕西省长武县原农技站(今长武县农技中心)工作。在极为艰苦的条件下,从零起步,自创条件,开展小麦育种,成长为高塬独树一帜、理论技术有七项创新的小麦育种家。1971年至今,先后育成旱作国审品种三个、省审品种四个,在渭北高原和陇东累计推广1.2亿亩,增加社会经济效益50亿元以上。梁增基在高塬是由无到有创建育种阵地、所育品种对本区域生产和作资源材料均产生过重大影响,创新的理论技术对今后的小麦育种也有一定的参考和指导意义;1989年农业部对梁增基获奖的秦麦四号用“独立锈病组合抗源”育种的评价、1995年【麦类作物】第5期封面内页对梁增基育种创新理论的简介、2010年中国发明协会授予梁增基“发明创业奖”特等奖暨“当代发明家”称号以及获部省级科技进步二等奖三项、三等奖一项、成果奖两项(都第一位)、部级推广一、二等奖两项,还有前期培育了五个能独立工作的人才,退休后又受县委委托培养和带领两个研究生和一个技术人员继续作出国级的成果创新,并经市县批准以梁增基的阵地作基础成立新的“长武县小麦育种试验中心(咸阳农科分院)”都是对梁增基理论创新和科学价值的肯定;最新的国家级创新是2012年开始用美国高抗优质麦同中国的顶级优质麦作双优质强化组配附以现代化筛选法育成,中国农科院2017年分析,面筋含量32.4%,面筋指数92,稳定时间23.7分,面包体积900ml,质地白嫰、柔软可口,评分90,赶上中国目前最优质的品种,旱作高产性好,抗性更优于该品种,预计可作国家级品牌开发,以改变国家进口优质麦的局面。1972年梁增基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此后除科技奖外,还获多项荣誉奖。1977年受陕西省科学大会表彰,1980年获省先进生产者,1987—1993年后先获省劳模、省优秀共产党员、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省级有突出贡献专家等荣誉称号,1988、1995年经陕西省人事厅批准分别晋升为高级农艺师和研究员职称,2005年获全国农技推广先进个人。2005年退休,但退而不休,自己另组科研公司,继续育种,又为县上培养人才。2010年获中国发明协会“发明创业奖”特等奖暨“当代发明家”荣誉称号,2014年中央组职部授予“全国离退休老干部先进个人”并受到习近平主席的亲切接见,同年荣登“全国好人榜”、获“全国老有所为老干部”称号,2015年获咸阳市科技最高成就奖。

  一、扎根农业育种,从小麦抗锈病抗冻害开始

  梁增基的小麦育种,一开始就是罕见的高起点,这是在病窝中突显鹤高鸡群并善于搏取众长的结果。

  1962年4月初,长武县发生严重的早春冰雨灾害,生产的小麦地上部叶片全被冻成水浸状而枯死,根茎也冻死50-80%。如此严重的冻害,县委书记非常关切灾情并向这个能到基层来的大学生询问解决的办法。梁增基说:“最好是培育新的抗冻品种”,书记说:“那是远事,远水解不了近渴呀!”这话说得梁增基很尴尬,因为当时还没有化肥,仅能施用“黄土搬家”的土肥,效果差,还施不过来。梁增基第一想到的是“引种”。

  中国的小麦育种开展较晚,加上内战和日本侵略战争的破坏,这期间各省的农科院和农业大学,大部分都是1950年新成立的,故育成的品种也屈指可数,关键是当时北京的品种抗冻不抗锈,关中的品种较抗锈而抗冻性差。但这时期的科研人员互助精神很强,北京、山东、河北、河南、杨凌等地纷纷慷慨寄来所育品种及材料。因为来了大学毕业生,省农科院亦把区域试验安排到长武,更增加了品种的来源,使梁增基有了观察比较品种优劣和博取众长的有利条件。

  1963年春,渭北又发生罕见的夜冻日消小麦“根拔”性冬寒冻害,半冬性品种冻死80%以上,北京、河北的冬性和强冬性品种则丝毫无损。引进北京的抗冻丰产品种正拟推广,1964年又发生历史性的严重锈病,北京、河北品种减产70%以上,如华北672品种千粒重甚至由33克降至4.7克。万幸的是这两年引进的材料则千差万别,有的青枝绿叶,耐寒性好,有的抗锈性强,但不在一个品种上,没有能直接用于生产的;却吸引了省市一些领导和杨凌甚至北京众多的专家、教授前来调查研究,也激起了梁增基一定要把优良品种搞出来的兴趣和决心,并从这时候开始像磁铁一样把梁增基吸引到这块黄色的土地上。

  1964—1965年梁增基采用远距离高强抗性和优良农艺性的三个品种作复合杂交,即用丰产、质优的北京8号,同韩国条锈免疫的水源11号以及来自原苏联抗冻力强、条锈近免疫的苏早三b进行精心组配,后代再经过6年的辛勤选育,“文革”期间也没有停顿。1971年对他具有里程碑意义的“702、7125”两个新品种及其姊妹系“抗引655”、“7122”等终于育成。

  “702”、“7125”的问世,对我国北方小麦生产、科学发展都起有重要作用,一是生产上,“702”曾在渭北高原等地作主栽品种,“7125”则在甘肃平凉、天水两地市作主栽品种,该成果曾获陕西省科学大会奖、省农业成果奖和平凉市科技二等奖。二是许多研究单位将这两个品种的姊妹系作为重要种质资源,育成一系列新的品种扩大推广,其中中国农科院就用“7125”的姊妹系“抗引655”育成“丰抗13”在河北和陕西推广,曾获国家农业部三等奖;;陕西农科院用“7125”育成“陕农7801”在延安推广;长武农技中心则用“702”的姐妹系“7122”育成“秦麦四号”在陕甘5地市16个县推广,并开始作为“分区育种”的范例在渭北建设锈病隔离带、阻隔锈病南北传播为害提到理论层面,获农业部科技进步三等奖;旬邑、淳化农技站、甘肃农科院、平凉农科所等还用这项技术育成“秦麦8号”、“秦麦十号”、“鉴64”、“鉴129”、“平凉39”等品种大面积推广。三是“7125”曾作为全国条锈免疫品种在全国农展馆展出,推动全国抗锈品种的选育,中国植保所则将“7125”的姐妹系“抗引655”作锈病变异观察圃的鉴定材料每年在全国27个省区种植,以鉴定省内外不同地域锈病小种的变异情况,目前和今后一段时间还将继续利用。

  由于梁增基研究员的吃苦精神,勤于钻研,在全国小麦育种方面取得了可喜的成绩。他研制的这四个品种抗冻和条锈免疫,既解决了局部地区的冻锈灾害,还作为科研材料扩大区域利用范围;陕西植保所刘汉文研究员会同一些人员1962-87年的调查,渭北高塬长武一带,推广梁增基抗锈品种前,锈病既能越夏,又能越冬;推广梁增基抗锈品种后,越夏越冬菌源则推至甘肃北部和宁夏区域,大大减轻了关中的锈病压力,自此关中再没见发生过大的锈病灾害。虽然从天水、川北方向春季锈菌也能通过季风向关中传播,但来得晚,对小麦没造成减产,2002年就是例证;而且更明显的是当年从西部来的菌源只传到咸阳周陵,菌源量也大,而跟周陵一河之隔的泾阳则连锈病的影子都不见,就足见从渭北已经没有菌源南下,西部的菌源来得也晚,后期锈病虽重,已没造成减产的影响。陕西植保所研究员路端谊、刘汉文、原西北植物研究所所长李章、原陕西农科院粮作所所长宁昆等知名的锈病和育种专家都异口同声地说,“梁增基最大的贡献是把锈病挡在西北”。这两大科学成果的价值比作生产直接利用的意义更大。

  二、荣誉面前不骄傲,要为国家作更大贡献

  1974年全国小麦育种协作会在延安召开,梁增基作为陕西省小麦育种协作组成员参加了会议。大会展示了墨西哥向全球推行“绿色革命”解决粮荒问题的资料,并推广他们培育的矮杆抗杆锈小麦品种。自此梁增基时刻紧盯国内外发展的新动向,在育成“秦麦四号”之后,又相继出台了渭北旱区首例半矮杆抗倒高产抗旱稳产的“长武131”和用远缘多品种复合组配育成的多抗优质高产综合性全面的的“长武134”以及优质亩可达500公斤的“长旱58”等三个品种,使粮食生产得以一步步紧跟社会发展需要而循序提高。三个品种分别获1993、2003、2010年陕西省科技进步二等奖。

  培育这三个品种又是高起点和超前的,需要有敢于开拓的胆略和意识,也需要有预见性。鉴于墨西哥推介的矮秆育种经验 ,1974年在一次小麦会议上,梁增基问一位小麦育种权威专家,“能否育成既抗旱又抗涝的高产品种?”回答是否定的,他说,“抗旱与抗涝是不可克服的矛盾”。但是梁增基没有听从这话而却步,他眼看当时穗小粒小秆高易倒低产的品种,心里就难受,并产生一种责任感,推动他抱着再试试看的态度。他想,什么都是试出来,不经过试凭什么就能说不行呢?即使失敗了,还可以重来呀!为了提高成功率,他又按生产需要选用国内外特性最突出优缺点能互补的材料进行组配,即选用抗旱抗冻抗病毒的中苏68、抗锈抗冻抗白粉病大穗粒的原苏联F16-71作矮源同早熟大粒优质成熟度农艺性优良的小偃五号前期系7014-5进行组配,后代结合气候环境强化选择,特别在1980年遭遇特大干旱、1983年遭遇特大雨涝,从中选出的半矮秆大穗粒、旱涝成熟均优、抗锈抗白粉病、熟期中等的“长武131”和“长武171”。前者比后者杆子略偏矮,80—85公分,正好赶上化肥、土地平整和机械化等生产条件大幅提高的需要;后者山东农科院引去经区域试验定名“济旱44”利用。

  中国的化肥工业七十年代开始起步,1980年才对旱原开放化肥供应。良种加肥力使旱作小麦单产大幅度提高,1982年长武在渭北23个县中,获小麦平均单产最高县而受到省上奖励。但1983至1985年连续三年严重倒伏,收获季节爬地发芽,广大群众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其实梁增基对此比其他旱作育种单位的长处就在于早作了超前的预计,才避免了措手不及。“长武131”最大的特点是旱作半矮秆大穗粒根深能利用深层水、薄茎薄叶节水,达到抗旱又抗倒高产、条锈病近免疫,成色金黄,千粒重高达52克,解决了历年难以解决的抗旱品种杆要高要细、高产品种杆要矮要粗两者矛盾不相容的难题,从此也把旱作小麦由低产作物变为高产作物。“长武131”在1986至1988年陕西省旱地区域中平均比对照“秦麦4号”和“延安17”增产10.5%,生产上也最先创造了旱原小麦亩产四百公斤不倒伏的业迹。陕西省种子站开始还不相信秆矮品种在旱地能过关,看了区试结果再实地考察,经过两年的区试一年的生产试验,审定通过了。旱地亩产400公斤是中科院西北水保所用“长武131”最先在长武王东试区实现的。1989年该所最早用“长武131”种植2530亩小麦,平均亩产313.3公斤,其中137亩亩产超过400公斤。这一消息传到加拿大,西北科技大学张睿教授当时就在加拿大,就感受到在加华人的惊奇。西北农大耿志舜教授也说,在他跟一辈子搞小麦育种的赵洪璋院士闲谈,赵院士听到这个消息,也惊讶地说“旱地亩产400公斤,了不起!”陕西省种子站统计,1995年“长武131”在陕西省播种面积132万亩,甘肃82.5 万亩,合计214,5万亩,多年累计3800万亩,为当时陕西全省小麦品种种植面积的第三位,这在旱地是难得的。由于是首例半矮秆抗旱高产品种,陕西农科院最先用其作亲本,育成陕旱8675,继而西北农大、铜川农科所亦用其育成西农1043和铜麦三号等同类型品种扩大推广。从此半矮秆育种成为常态。

  梁增基是一个谦虚务实的人,一个虔诚的辩证唯物主义者,他能客观公正地面对自己研制的成果。“长武131”虽说是渭北旱塬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科学创举,也获得杨凌多个权威专家的肯定,但因亲本中有中苏68,抗旱抗冻性较好,多雨时则叶枯病偏重,抗锈性和品质亦有待再提高。脾气倔强始终追求卓越的梁增基研究员又开始了夜以继日的研究,他重新选用远缘多抗高产优质的多个亲本,作精心的设计和组配。此时正籍时任西北植物研究所所长、著名农学家李振声院士选育的抗多种锈病小种的缺体小黑麦代换系“代96”刚刚出台,经李先生推介,他用其同“长武131”杂交再回交,另以多抗质优的原南斯拉夫NS2761和高蛋白京花三号作四次复合杂交,以提高其成功的机率,再用自创的早收种子经低温催芽并春化加代三次,从1985年开始至1894年,终于选育成功多抗高产综合性优良的“长武134”。该品种经陕西植保所和中国植保所三次测定,对当时所有的条锈病小种全免疫,为测定时仅有全免疫的两个品种之一,中抗白粉病和叶锈病,较抗赤霉病;西北农大食品系分析,品质优2级。是通过陕西省和国家区试后省国双审定品种,主要在渭北、甘肃陇东和宁夏南川道推广,是地膜麦的主栽品种,年种植面积超过300万亩,累计4500万亩以上。开始时他创造一个推广的新方法,在种源少情况下,将种子分装成4两一小包,散发给群众,很快就推广开了。2008年后抗锈性退化,逐暂让位给2004年亦是国家审定的“长旱58”;但因作面条馒头好吃,直到2012年宝鸡仍有种植。

  梁增基的创新思想到此还没有停止。改革开放90年代开始,国外入住中国人口大量增加,市场优质面包麦的需求也大量增加,而这时中国还没有一个好的面包麦品种,满足需求只能靠进口。梁增基急着想解决问题,却苦于没有优质品种源;1993年听说山东农科院育成PH82-2是个面包品种,立即设法引来。这时性能全面的“长武134”刚育成,1994年即用其颜色更白的姐妹系“长武114”同PH82-2杂交并加代一次,希望加快育种进程;但由于PH82-2是个水地品种,水旱品种杂交,受某些特性顽固连锁的影响,加大了复杂性和选育的难度。他采用扩大群体、延长选育时间、增加选择机率、强化选择的办法,打破遗传连锁,结合异地水旱平行鉴定法,选育大穗粒、有水旱地特质、抗锈抗白粉病、茎叶青秀、光合效能强、节水耐旱、落黄好,籽粒白净、黑胚率低,质优高产、商品率高的品种“长旱58”。 2001年开始参国家区试预备试验和两年国家区试, 比对照晋麥47增产6.5%,品质中筋优质,2004年通过国家审定,被列入国家农业部“863计划”和科技部成果转化项目进行开发。在陕西渭北、甘肃陇东南部、河南、山东等地得到广泛推广。遗憾的是,因选择了高产,品质仅接近强筋,未达强筋;他的学子虽选出产量偏低、刚达强筋的“长武521”品种,通过陕西省审定,亦未达面包麦标准,其根本原因是亲本本身就不是高水准的面包品种;2012年吸取这个经验,设法找到高标准的强筋品种才达到目的,这在前面已经说到了。不过“长旱58”的出现,对旱塬高产则起另一翻作用。2008—2010年西北水保所用“长旱58”在长武作“耕地保育与现代化持续高效示范工程”项目,千亩以上丰产方两年均获亩产475公斤以上大面积高产,中科院验收组组长唐登银研究员看后感叹说:“旱地小麦长得像水地,是个奇迹”;李振声院士2010年在北京有西北水保所人员参加的小组会上也说,“旱地小麥育种,梁增基是王牌”。2008—2012年长武、永寿用“长旱58”作高产创建,经陕西省农业厅连续三年验收,亩产均在503.75公斤以上,创陕西旱地之最。

  三 、生命不息,创新不止。有人说,生姜还是老的辣,这在梁增基身上体现得更突出。他一步一个脚印,而且水平一步更比一步高。2005年他已经是延缓退休11年的,退休前就硕果累累,退休后,除了2014年省级再审定一个航天育成的“长航一号”外,目前晚年还带领两个研究生又已育成国家水平的强筋优质麦两个,即本文开头说过的优质面包麥。另外在小麦栽培技术上也有突出贡献,最显著的是用调节播种期消灭了许多育种和植物病害学家多年想通过育种未能解决的病毒病问题,本世纪初陕西植保所张秦凤老师,就跟澳大利亚植病专家合作试图用转基因办法,亦无果而终。

  归纳梁增基的育种创新,科学价值较大的有以下几项

  (一)选用“复合型锈病独立抗源”,以自育品种建设“锈病隔离带“”,阻隔区域间锈病交叉传播为害;(二)用异域高强度抗逆和高水平农艺性、优缺点互补性强的亲本作复合组配,后代扩大群体、结合气候环境强化选择,选育根深能利用深层水、薄茎薄叶节水的半矮秆高产抗旱品种;(三)用异源代换系对目标改良品种杂交再回交、配合优缺点互补性强又较全面的多个亲本作复合组配,并减少杂交次数,避免重要的遗传特性被冲淡或遗失,后代扩大群体选择,选育多抗高产优质综合性优良的品种;(四)用水旱品种杂交、扩大群体、延长选育时间、增加选择机率和强化选择、打破遗传连锁,结合异地水旱平行鉴定法,选择大穗大粒、有水旱特质、叶片清秀、光合效能强、节水耐旱、优质、高产、多抗、籽粒白净、黑胚率低、商品率高的品种;(五)用“集中缩短的历年有重叠的最佳晚播高产期”, 辅之以“活保墒,确保死播期”“和“随翻湿种法”,避免早播,以减少传病害虫的办法,消灭病毒病;(六)晚年以“国内外高强双优质同高产、熟期、多抗等优缺点能互补”的品种组配,选育综合性优良的高强筋优质面包品种;(七)研究了旱地水份生产潜力和氮磷钾配合肥料利用率,提出了“促进旱作高产品种利用深层水的旱地高产法”。相关栽培技术还编成科普材料,在群众中印发推广。

  梁增基是一个对国家有突出贡献、品德优秀的小麦育种专家和学者,总爱独立思考和实践,以坚忍不拔的毅力探索自己的特色,在本专业领域有领先的科技水平。他选育的品种均入编中国农科院金善宝、庄巧生院士主编的大型文献专著《中国小麦品种改良及系谱分析》和《中国小麦品种志》,他本人也成为该书的撰稿人之一;还有多篇论文在国家和省级刊物上发表。他所培育的“长武702”、“长武7125”、“抗引655”、“秦麦四号”“、“长武131”、“长武134”等小麦品种,既是渭北和甘肃陇东旱区公认的综合性状优良的推广品种,又是优良的锈病抗源和旱作育种亲本,为许多旱作小麦育种专家所青睐。中国农科院、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甘肃及山东省农科院等多个国家农业科研单位用这些品种作亲本,育成“丰抗13”、“陕旱8675”、“西农1043”、“陕农“7801”、“铜麦3号”、“秦麦8918”、“鉴129”、“鉴64”、“平凉39”、“济旱44”等20多个小麦优良品种用于生产,为我国的粮食生产丰收做出了骄人的业绩。

  心中只有小麦,只有国家,就忽略了生活中的自我和属于自己的责任和义务。梁增基植根于长武这块黄土地,他执着自己的事业和工作,连个人的终身大事都顾不上考虑,一推再推,以至于36岁才晚婚成家。1970年爱人生孩子,他仍然坚持在试验田中搞小麦杂交;1985年夏天他右脚碰伤,大块肌肉瘀血肿胀,顾不得到医院处理,却为了单位一名职工做手术而奔忙筹钱,致使自己的伤口因活动过度而化脓,手术治疗未愈,又忍痛拄着拐棍参加和指导夏收;1987年春节刚过,当人们沉浸在节日的欢乐之中,他却一个人跑了14个村镇,走乡串户,在大量研究的基础上,埋头撰写《小麦苗情分析及当前管理意见》,为政府部门和农户及时提供了应时讯息。当年八月份,他又夜以继日为咸阳市秋播会议编写小麦技术资料。五千多字的报告《长武县小麦生长发育进程和栽培管理技术要点》完成时,他终因劳累过度昏倒在地。家人埋怨他道:你真是要工作不要命了。他憨厚地笑了笑,稍微好转又出现在田间地头。

  四、牢记使命,老当益壮不忘初心

  从一个青春俊美的大学生到两鬓白发的科技老人,梁增基在一个单位一个专业领域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地工作,一干就是五十八个年头。可他退体后没有像其他人那样,享受悠闲快乐的老年生活,而是仍然坚持马不停蹄地工作,淡泊名利,只为奉献,不求回报。他到底在追求什么?说起追求,别人是难以想像的。既然当初受尽艰苦是为了改变面貌在这里扎根,那就一干到底,把自己创下的这个事业再传给后人,叫民众能继续受益,就是说要培养有接班人,特别是要用自己亲手操作的模范行动去把人带好,并带出一鸣惊人的成果。现在不仅带出两个研究生、一个新机构—“长武县小麦育种试验种心”,更有即将出台的国家级又急需的强筋优质麦。为了这个目的,他是费尽心机的,从计划、选材杂交开始到品种育成,他不顾自己是80多岁的老人,在播种、杂交、选种收获等重要季节,他都头顶烈日背朝天带着学子在地里忙个不停;经费短缺了,就把本该属于自己的市县多项奖金充当经费,开不了发票的小额支出,还拿自己的工资去支付,毫不计较。按说。梁增基的贡献是惊人的,他应该享受更高的待遇,而他既不张扬与骄傲,没有因此向政府提出过任何要求。更难想像的是,他住的竟是50多平米的房子里,家里除了一台普通的电视机和洗衣机外,再没有什么高档的家具。他也从来没有利用自己的职位谋求过私利。有人说他是为了荣誉,他不予置理。实际对他来说,事业第一,荣誉第二,荣誉并不是他唯一追求的目标;当然给了也不推卸,但他绝对不会去争抢。他仅把荣誉看作是社会对他一生工作的认可和肯定,其中他早期最珍惜的是国务院、农业部和陕西省给他的几个荣誉,后期2010年中国发明协会授予“发明创业奖”特等奖暨“当代发明家”、2014年中央组职部授予“离退休老干部先进个人”并受到习近平主席的接见,同年还荣登“全国好人榜”,2015年陕西省委授予首届“三秦楷模”荣誉称号;除此,他感到欣慰的还有当过省5届人大代表、省7次和8次党代会代表,获得过咸阳市党风廉政先进个人,行政上挂职过长武县政府巡视员。他的事迹录入了《中国高级科学技术人才词典》(陕西省卷)、农业部《为了大地的丰收》、《98陕西人物年鉴》、《长武县志》和多本杂志丛书;他的科研成果被编入《中国小麦品种及系谱分析》和《中国小麦品种志》;他的事迹被《人民日报》、《光明日报》、《陕西日报》、《陕西农民报》、《咸阳日报》陕西人民广播电台等多家媒体作过多次专题报道。他影响遍布了渭北各个乡村,今天长武的乡间仍流传着“旱原小麦创奇迹,吃粮想着梁增基”的歌谣。这些荣誉是政府对他一生为国家育种事业的肯定,也是人民给予他最好的奖励。

  目前,梁增基老人虽然已经85岁高龄,但最眷恋的就是渭北旱原这块曾经奋斗过几十年的热土。采访中我们了解到梁增基老人最大的愿望:只要还能走得动,就要对这块热土继续作贡献,就是带领学子把他们最新育成的高水平的强筋优质麦尽善尽美地完成好交给国家利用,并扩大完善新单位的建设,条件允许的话,还希望在优质麦上赶超美国的水平。这不是夸口,前不久正跟中国农科院合作,采取具体措施作出努力。

  梁增基认为,人生的价值是什么?是为了自己,为了穿着名牌衣裳,开着高档车,住着豪华的房屋,那样再多又有什么意义?为国家的繁荣富强,为民族的长治久安去无私的奉献,这才是人生的真正价值。几十年来,跟随他学习研究的人员有七八个,有的登入领导岗位作出了优良业绩,有的也在科技路上取得了可喜成果。梁增基知道,现在党中央提出一带一路的战略目标,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其中粮食安全就是至关重要的问题。培养更多的学子献身我国的农业科技,也是当前的重要任务。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烛烟灭泪始干。他决心把毕生的所学和经验传授给后来者,为新人的健康成长打下坚实的基础。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与众多已经大名鼎鼎的科学家相比,先生算是一颗沉默的“金”。正是这种沉默,却孕育着生长,创造着光辉。梁增基教授几十年如一日善思谨行勤勉耕耘,迎来鲜花掌声铸就伟业;身体力行润物无声成就方圆,播撒儒雅厚重蔚然成风。最后,我们祝愿梁老的农科事业永葆青春,在科研的道路上取得更高更丰硕的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