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长忠:盐碱地里的“燕麦专家”
发表时间 2018-06-08 14:22 来源 本站原创

  ——记国家燕麦荞麦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任长忠

  美国《时代》杂志曾评选过“全球十大健康食物”,唯一上榜的谷类是燕麦。

  据史料显示,中国是裸燕麦的发源地,有着两千一百多年的种植史,而任长忠对燕麦的系统科学研究史却只有区区几十年。

  让人惊叹的是,虽然只有短短几十年,在他和国家燕麦团队成员的共同努力下,让中国的裸燕麦科研成果跨进世界先进水平的行列——首次提出燕麦带芒标记形状集成优选技术,不仅培育出了更优质的燕麦品种,而且发现和克隆了燕麦光照不敏感基因,大胆开展了燕麦两季栽培技术研究,突破性地发现燕麦具备改良盐碱地、防沙固土等生态修复功能。

  同样让人感到意外的是,搞出这些世界级科研成果的领衔科学家任长忠,不是出自“国字号”的科研机构或者高等学府,而是来自偏远基层农科机构的掌门人任长忠。

  任长忠是白城市政协副主席,白城市农业科学院党委书记、院长,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俄罗斯科学院外籍院士。多年来,他怀着以科技报效祖国,勇担振兴农业科技使命的勇气和精神,先后担任国家农业部948燕麦重大项目、国家公益性行业科研燕麦专项首席专家;“十一五”“十二五”“十三五”国家燕麦荞麦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

  还是2007年,中国逐步建立起了50个现代农业产业技术体系,分别由50位首席科学家领衔,他们绝大多数由国家级和省级农业科研机构的科研人员担纲,唯一的例外是任长忠,他来自只有232名员工的基层农业科研机构。实际上,吉林省白城市农业科学院令人瞩目的不只是燕麦研究,还有向日葵、食用豆等杂粮杂豆的研究,同样是国内领先。

  吉林省白城地区,处于久为风沙干旱盐碱所困,被“世界燕麦之父”、任长忠的恩师布罗斯称为“特别特别穷”的吉林西北边远地区。多年来,任长忠和他的团队在恶劣的自然环境中不仅把燕麦搞得有声有色,还搞出了世界级科研成果。

  走近任长忠,我们会真切感受到他以科研报国的赤子情怀。

  师从“世界燕麦之父”

  搞燕麦研究,任长忠也是半路出家。真正激发他研究兴趣的,是1998年的某天,他看到了《人民日报》海外版上一篇名为《“燕麦博士”和他的“孩子们”》的报道。报道中的“燕麦博士”,是有着“世界燕麦之父”称号的加拿大农业部终身教授沃农·布罗斯博士,而他的“孩子们”则是他培育出的29个燕麦品种,

  于是,任长忠开始关注这位“世界燕麦之父”,并想方设法成了他的学生。

  燕麦分为皮燕麦和裸燕麦。皮燕麦籽实带壳、多作饲料;裸燕麦起源于中国,多用作食用。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布罗斯通过把中国裸燕麦与加拿大燕麦进行杂交,培育出新的燕麦种质资源,所以他把这些中加燕麦杂交后代统称为“龙种燕麦”。在报道中,布罗斯表达了这样一个心愿:送“龙种燕麦”回中国。

  任长忠被这个故事感动了。1998年,对于任长忠来说,要联系远在加拿大渥太华的布罗斯并非易事,他甚至还辗转委托加拿大演员“大山”帮忙,才拿到布罗斯的传真地址。

  那时白城只有市政府门前一家公司才能发传真,他骑自行车过去先后自费发了5份传真到加拿大,终于和布罗斯取得了联系,任长忠对燕麦的热情感染了布罗斯,他先后12次来到白城,开启了20多年的中加燕麦科研合作之路……

  2000年,布罗斯博士邀请任长忠到加拿大学习。这是任长忠第一次出国,到国外后,他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哪里也没去过。任长忠夜以继日地在实验室里在巴掌大的放大镜下选种。犯困了,他就用冷水冲冲头,转脸继续盯着放大镜下的麦粒挑选。任长忠深信不疑,他选的不光是种子,还是中国燕麦的希望,更是一种责任。

  这个英语都还说不利落的中国小伙子,把布罗斯给感动了。“一开始我真的没有想到任长忠会对燕麦有这样的研究热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布罗斯说,在他几十年的研究生涯中,也曾和来自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等国的科学家合作过,但他发现:“只有任长忠最靠谱,愿意分享,有担当,是一个醉心于攻坚克难的科研工作者。”

  布罗斯因此把自己几十年来的研究成果毫无保留地教给任长忠。到任长忠回国时,也任由他带走选出的种质资源。任长忠也不客气,当时航班允许带两件行李的限重是64公斤,他就把其他行李都撇下,往回带的两个提包里塞满64公斤的种子,以至于最后包里连放一双拖鞋的空间都没有。

  妻子和女儿欢天喜地地把他接到家,女儿迫不及待地翻着爸爸那鼓囊囊的提包,发现里面除了种子什么也没有,她哇”一声就哭了:“爸爸你咋啥也没给我带啊?”妻子也埋怨他说:“你这毕竟是头一回出国……”

  盐碱地里长出了“龙种燕麦”

  白城和渥太华同处于北纬45°,在引种上具有天然优势。但毕竟跨越半个地球,要让这个“混血儿”服了中国的水土,仍需用它们再与中国本土燕麦杂交。

  然而燕麦杂交育种的成功率比较低,且每年开花仅有六月一个月。顶着初夏的烈日,任长忠天天拿个小镊子在田间进行亲本选配。白城农科院燕麦所的科研人员沙莉对收割的场景记忆犹新,“每到燕麦成熟时,任长忠就带领同事们下地去抢收,中午都来不及回来吃饭,就在地里啃面包灌汽水。”

  收获时间短,但育种的过程长,需要经过杂交、选育、繁殖到第六、七代才能稳定,因此正常情况下,至少得十二、三年才能育成一个燕麦新品种。为了加快育种周期,他决定北育南繁——每年6月下旬提前收获杂交后代种子,7月初在当地进行夏繁。10月初收获后,又到云南进行南繁加代。第二年3月底收获,4月初返回白城春播。

  就这样在北疆南国间候鸟一样的往返,任长忠带领团队实现了一年三季种植,相当于1年完成3年的科研任务。仅用19年,他们就培育出了19个燕麦新品种。任长忠也把它们视为自己的孩子,走在燕麦的试验地里,他总是不由自主地搂一搂正在抽穗的燕麦。可是他不“溺爱”孩子,不光让燕麦在沃土生长,他还要让燕麦在恶劣的土壤环境中接受“挫折教育”。

  白城市土壤类型丰富,既有肥沃的黑钙土、草甸土,也有贫瘠的风沙土、盐碱地。经过5-10年在风沙、盐碱地上的种植试验,任长忠发现,原来燕麦不光自身具有耐旱、耐盐碱的特性,还能够防沙固土、对盐碱地进行生态修复。

  一般情况下,即使是耐盐碱的作物,在土壤的PH值(即酸碱度)在8.5以上时,就很难生长了,而燕麦竟然可以在土壤PH值高达9.0时依旧可以生长。而且连续种植5-10年的燕麦以后,土壤的pH值就能下降到8.5以下,使原来中轻度盐碱地重获新生,可以种植玉米、高粱、食用豆等,实现生态修复的功能。

  任长忠和他的燕麦团队研究发现,燕麦具有吸收盐碱地中多余矿物质的能力,并储藏在茎叶中,而收获的籽粒与在好地上种植的燕麦籽粒却没有差异。虽然也有其他个别植物能够起到改善盐碱地的作用,但是无法产粮,而燕麦却能够实现生态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双丰收。

  种植在盐碱地上的燕麦茎叶适合当饲料。白城养兔户王忠智说:“牛、羊和家里的鸡鸭都爱吃燕麦秆粉碎的饲料,因为燕麦杆吸收了盐碱地里的盐,有滋味儿。吃了燕麦饲料,兔子在冬季都能繁殖,这是过去没有的事儿。”

  种燕麦能够修复盐碱地,这是连号称“世界燕麦之父”的布罗斯也没有涉足过的研究。他欣慰地告诉记者,没想到任长忠不仅带“龙种燕麦”回到了故乡,而且“还通过燕麦的耐盐碱试验,拓展了任长忠的研究领域。”其实除了修复盐碱地,任长忠还带领他的燕麦团队培育出了“两季双熟”的新品种燕麦,使燕麦总产量提高了50%。

  “两季双熟”在布罗斯看来也是“不可能的”,因为燕麦是长日照作物,而白城只有夏季日照时间长。可后来他们发现,一些“龙种燕麦”在白城安家后,可以不受日照长短影响,两季双熟,任长忠管它叫做“含有光照不敏感基因的燕麦”。

  全球北纬45°地区能够实现燕麦的两季种植,凭借的是“光照不敏感基因”的发现,并成功对该基因进行了克隆,任长忠和他的燕麦团队填补了这个空白,令世界瞩目。

  新成果,回报恩师利国利民

  经过与布罗斯博士的学习和交流,加上自己的实践和思考,任长忠对燕麦身上的每一个特点都十分着迷,就是并不起眼的膝状麦芒都引起了他极大的兴趣。

  禾谷类作物的芒是退化了的叶,具有一定的光合作用和蒸腾作用,芒的表面有硅质和角质层,具有旱生特性,在半干旱环境条件下,芒对麦粒干物质的积累有一定的作用。但在燕麦芒研究上一直无人开展。

  任长忠经过多年的中加燕麦杂交后代选择、探索、实践、总结和创新,在国际上首次提出了燕麦带芒标记性状集成优选技术。利用野燕麦小穗带芒的显性标记性状,通过种间杂交,发现带芒的后代材料多表现出较好的抗逆性、抗病性和良好的适应性,用此选择技术育成了13个小穗带芒的“白燕系列”新品种,尤其是白燕2号在吉林、内蒙古、新疆、甘肃、河北、青海、山西等省通过认定,在全国各燕麦产区广泛种植,表现出广泛的适应性,深受农牧民和加工企业欢迎,带动了当地燕麦产业发展。任长忠以此总结提出的燕麦带芒标记性状集成优选新技术,同时为燕麦良种繁育、品质跟踪、知识产权保护提供了辨识标志。

  当年,布罗斯博士在进行燕麦远缘杂交时导入中加燕麦杂交后代的带芒性状,成了任长忠勤于思考善于发现的标记。他应用燕麦带芒标记性状集成优选新技术,选育出的带芒品种的广适性、抗病性和抗旱性证明了他的勤奋和敏锐。这一技术拓宽了燕麦育种思路和途径,得到了国内外同行专家的认可和赞许。这也是他勤于创新、回报师恩、利国利民的一种见证。

  不变的家国情怀

  看到任长忠的研究成果斐然,农业部逐渐委其以重任。从2007年开始,任长忠逐步建立起50个现代农业产业技术体系,分别由50位首席科学家领衔,任长忠是其中少有的来自地级农业科研机构的首席科学家。

  2005年初,任长忠受邀到加拿大做一年访问学者,任长忠带妻子女儿来到加拿大。

  那时他的女儿任帅才10多岁,读小学五年级,很快融入了当地的生活。在学校,老师把她当成“数学天才”,同学们也因为很少见到中国人,追着跟她玩。任帅享受到了在国内少有过的放松和优越。

  每逢节假日,任长忠带着妻女,一家三口围着家附近风景优美的湖散步或骑车。偶尔也能腾出时间一起去临近的美国逛逛,女儿尤其适应这里的异域风情。虽然在东北吃惯了米饭馒头,但来加没多久,小姑娘很快就爱上了西餐:加拿大的薯条、墨西哥的饮料、美国的炸鸡腿,她如数家珍一般。

  一年时间很快过去。眼瞅着归期将近,任长忠在加拿大的华人朋友们开始撺掇他:“留下吧,这儿多好,生活安逸,布罗斯也有心留你,还回什么白城,那可是吉林最穷的地方,你回去干吗?”紧接着就教他怎么办延期、怎么改签证……

  女儿跟他说了不止一次:“爸爸咱们别回去了,这个国家多好啊。”任长忠也心动,尤其是看到女儿这么适应这里的生活,天底下有哪个父母不为孩子考虑?可是经过几夜的辗转反侧,任长忠决定还是要走。

  “任长忠要是不回来,就是愧对国家了。如果没有国家培养,任长忠是个啥?不也得在农村刨地吗?”任长忠反复跟记者念叨,如果不是在吉林农业大学读书期间有国家每个月给发的助学金支持,家境贫寒的他绝没有今天。“我是靠国家助学金完成大学学业的,应该知恩图报。就算我任长忠能在国外留下,也无法心安,为什么能留下?人家外国人看中的是任长忠那个首席的身份,但这身份是谁给的?不也是国家给的吗?任长忠怎么能拿这个当跳板……”任长忠说:“我学成回国,就像出差回家一样自然,不需要什么理由,不回国才需要理由呢”!

  也不光是为了感恩,他还有自己的使命和担当,他要带领中国燕麦团队成员一道,共同努力,为中国燕麦产业的快速发展做出更大的奉献!任长忠说虽然自己对恩师布罗斯有着难以尽述的感激,但每次他们一起谈论起中国、聊到白城,布罗斯总用“very very poor”(特别特别穷)来形容,任长忠就打心眼里不愿意,“你不能那么说,那是任长忠的家!”

  回国那天,过了安检,即将彻底离开加拿大了,女儿放声大哭,任长忠无言以对,心酸得紧。回到国内,下飞机后,女儿捏着鼻子嫌机场里空气不好,抱怨说:“这是什么味儿啊?难闻!”任长忠狠着心训女儿:“什么味儿?祖宗味儿!闻也得闻,不闻也得闻!回国了就踏实过!”

  国内也有很多机会等着任长忠。无论在北京还是长春等大城市,都有高校或科研机构想要聘他,条件都远比白城好。

  “任长忠不能去,任长忠离不开任长忠的地。”任长忠说,在白城市农科院,下楼就能看到自己的试验地,最远的试验田开个把小时车也到了,“要是去大城市了,任长忠要看看任长忠的燕麦,还得坐飞机回来。任长忠不干。”任长忠说:“说实在话,国外的优越条件确实让人诱惑,但那不是我的事业所在的地方、不是我的心所在的地方,那不是我的祖国,我不想说我的爱国情怀有多深,或者说放弃了国外舒适的生活来回国创业有多高尚,因为我的根在吉林白城,我的事业在祖国,是国家培养了我,祖国需要我,基层需要我,作为一名科技人员,我就应该扎根基层、报效祖国。” 任长忠说:“我愿意做一颗扎根祖国大地的种子,在祖国的土地上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亲戚朋友们都劝他:“那你怎么不想想以后呢?过不了几年你就退休了,到了北京、长春,看个病都容易。”“那你这么说,白城人就不活了吗?”任长忠顶回去,“在国外也是吃个饱,在北京、长春也是吃个饱,我在白城也是吃个饱。区别只是,你在国外吃龙虾鲍鱼,我在白城吃我喜欢的大饼子、土豆茄子酱,感觉更舒服。”

  念好人才经

  2010年,任长忠当选为俄罗斯农科院外籍院士。为了奖励任长忠,白城市委、市政府不仅奖励给任长忠20万元,市委书记还亲自问任长忠有没有什么困难需要组织帮忙解决。任长忠毫不客气地说:“还真有。”

  原来,任长忠在白城的燕麦团队自2008年就来了个刚毕业的研究生叫王春龙。几年来他踏踏实实地帮任长忠做试验、搞调查,可是一直都没有编制,只能以“临时工”的身份在这里实习。任长忠替他着急,借这个机会专门为王春龙跟市委书记申请了个编制。10年过去了,当年的“临时工”王春龙现已成为白城市农科院燕麦所的所长了。

  “这可是我们院招来的第一个研究生啊。”自2008年当了白城市农科院的院长之后,任长忠关心的不再只是自己的燕麦研究,还有全院的发展,尤其是引进人才。他很明确:人才就像种子资源一样宝贵。

  白城市农科院确曾经历过人才流失。上世纪末,科研经费拮据,单位连工资都开不出来。有的学科带头人调到省里或者国家一级的科研单位去了,还有的干脆改行了。“走一个人就丢一个学科啊!”任长忠捂着胸口痛心地说,“人才没了,就全黄了,科研能力能不下降吗?”

  “工资都发不出来,孩子又小,我可不想走咋地?都已经联系好了,调到农业局去坐机关。”白城市农科院燕麦所的研究员沙莉对记者说,“可后来觉得毕竟自己搞这个专业老些年了,放弃舍不得。”沙莉说那时任长忠自掏腰包搞科研,单位都揭不开锅了,他还是照样该下地下地,该干活干活,“领导都那样了,咱哪能走啊。”

  舍不得走的不止她一个。向日葵所的张义、食用豆所的尹凤祥,还有一批舍不得离开家乡、离开土地的科研人员都坚守在白城市农科院,坚持不懈地经营着他们的科研事业。现在,白城农科院的向日葵研究,在抗列当以及预防黄萎病方面取得的成就,处于世界领先地位;食用豆所培育出的绿豆占全国生产面积的16%,我国出口绿豆的40%出自白城。

  2007年,国家现代农业产业技术体系逐步建立,不再让全国农业科研人员就某一科研项目竞争,而是鼓励合作,让全国研究同一作物的科研人员们从竞争对手转变为合作伙伴。无论你是哪一个级别的农业科研机构,只要在相关研究上有成绩,就可以纳入这个体系,得到稳定的科研经费支持。

  任长忠因此当上了燕麦体系的首席科学家,后来发展成为燕麦荞麦体系的首席科学家。张义、尹凤祥、牛庆杰和郭来春也分别成为向日葵、食用豆和燕麦荞麦等体系的岗位科学家。白城市农科院的高粱所还被列为谷子高粱体系的综合试验站。任长忠借助这个平台为各研究所争取课题,再加上稳定的科研经费支持,白城市农科院不仅人心稳了,大家心气儿也足了。

  向日葵所的牛庆杰今年已经56岁了,自称“还处于科研的黄金时期呢!”接受记者采访时,她刚从温室移栽幼苗回来,手指甲里的都是黑泥。牛庆杰告诉记者:“现在每天都可充实了。除了做科研,我还是吉林省12316农民咨询热线专家,农民给我打电话咨询,让我特有成就感。”虽然也有很多企业出高薪聘她,家里老伴还是癌症患者,但是牛庆杰说:“除非退休,否则真舍不得走。”

  新人也陆续进来了。王春龙之后,白城市农科院又招来好几个研究生,比如从韩国留学归来的李洪奎。李洪奎说他虽然毕业后也拿到了世界第一大种子公司美国孟山都的offer,但还是想回家乡做点什么。

  还有从吉林大学研究生毕业的张曼。虽然家在河北石家庄,也曾有在北京的工作机会,但还是来到了这个偏远又贫穷的白城。她说自己来这里主要是觉得事业上有发展前景。因为她是学生物技术的,白城市农科院专门设了一个生物技术实验室,张曼现在已经是这个实验室的副主任了,正在攻读博士学位,牵头开展分子层面的研究,在燕麦光照不敏感基因鉴评、向日葵DUS测定等方面研究如鱼得水、其乐无穷。

  90后郝曦煜是白城市农科院最年轻的中层干部,现在是食用豆研究所的副所长,即将在中国农科院研究生毕业。为学业他不时要到北京来上课,难免影响工作,但任长忠不仅大力支持,还帮他解决全部学费。他也丝毫不敢耽搁,学校中午刚结束期末考试,他晚上就坐火车回到白城,不多逗留一天。这个大男孩告诉记者,“真没空在北京玩,得赶回去选种。”

  从王春龙以后,白城农科院已经陆续新增本科生、研究生30多人,为白城市农科院科研事业发展增添了新活力!这些年轻人有的月薪才3000多元,却干得踏实。“别人怎么看是他们的事,反正我觉得挺好,有奔头儿。”张曼对自己的选择轻描淡写。王春龙告诉记者,自己当年研究生毕业的同学也有到省一级科研机构工作的,或者进企业的,收入虽然高,但有的人至今手里都没有课题,不仅不像他已经当上所长了,而且连学以致用都做不到。

  2005年,任长忠成为国家“948”燕麦重大项目的首席专家,组建国家燕麦研究团队进行相关科技攻关工作;2007年,任长忠被农业部指定为国家公益性行业科研燕麦专项首席专家,扩大了国家燕麦研究团队;2008年,任长忠担任“十一五”国家燕麦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燕麦团队成员达200多人;2010年,任长忠当选俄罗斯国家农业科学院外籍院士(2014年转为俄罗斯科学院外籍院士);2011年,任长忠又担任“十二五”国家燕麦荞麦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组建了国家燕麦荞麦研究团队;2016年,任长忠继续担任“十三五”国家燕麦荞麦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国家燕麦荞麦研究团队成员达500多人,正带领国家燕麦荞麦团队为国家燕麦荞麦产业发展壮大作出努力和奉献!

  现在也许有很多人不理解黄大年当时为什么那么拼命工作,其实任长忠特别理解,因为他身处国外,知道这其中的差距,所以他回来会才这么玩命地干。任长忠最欣赏的一句话是:“科学无国界,但是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让他倍感欣慰的是,燕麦作为营养功能保健谷物食品,因其药食同源,方便易食,营养丰富,已越来越普遍地成了中国人的日常食品。

  为了我国燕麦荞麦产业梦想尽早实现,带动全国燕麦荞麦科技创新和产业快速发展,让更多的农民在燕麦荞麦产业发展中得到实惠,实现脱贫致富目标,让广大消费者能够吃到更多的燕麦荞麦保健食品,让燕麦荞麦产品惠及大众健康。任长忠正带领着我国燕麦荞麦科研团队,义无反顾,勇往直前,竭诚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