绩效管理市场井喷,企业软件创业迎F-One时刻
发表时间 2018-10-17 14:00 来源 网络

  世界一级方程式锦标赛(FIA Formula 1 World Championship,简称F1)是当今世界最高水平的赛车运动。今天,中国的企业管理正迎来自己的F-One加速度时刻:2018年9月,中央下达了《关于全面实施预算绩效管理的意见》,指出全面实施预算绩效管理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内在要求。

  预算绩效起源于20世纪30年代美国,1993年美国国会通过《政府绩效与成果法案》,预算绩效管理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简单理解,预算绩效管理就是强调预算投入与产出的关系,要求以最小的投入取得最大的产出。在企业绩效管理软件(EPM)市场,SAP、Oracle、IBM等是全球性领先企业。自2016年以后,现代化的EPM软件兴起。根据AlliedMarketResearch的预测,2025年全球EPM市场将达125.6亿美元,从2018年到2015年的年均复合增长为11.7%。

  国内企业绩效管理软件创业公司F-One的创始团队均来自SAP公司,F-One创始人、CEO曾晓丹于2007年加入SAP,先后参加了SAP的EPM软件以及后来的HANA平台的研发和产品管理工作,2015年创立了F-One。凭借现代化的EPM技术以及国家政策红利,F-One在2018年迎来了爆发式增长,2018年营收是2017年的5倍,2019年预计营收过亿元。

  现代化的绩效管理软件架构

  (上图为F-One的产品架构)

  EPM软件市场由来以久,相应的技术体系也相当“古老”。在2018年6月的一份IDC研究报告中,IDC分析与信息管理研究主管Chandana Gopal指出:尽管EPM市场已经存在相当长的时间,但很多企业用户还是因为传统EPM软件过“重”所带来的复杂度,而继续使用Excel表格;现代化的EPM将是“游戏”的改变者,特别是采用了内存计算技术、高级分析技术、移动用户体验等新技术的EPM软件,能够让企业组织中每一位参与者,从CEO到基层员工,随时、随地、实时掌握业务运营状况,分享信息、快速分析和决策。这让整个企业快起来,在根本上提升了企业整体效率,也同时带来了业务管理模式的创新和重塑。

  绩效管理系统通常分为数据采集(ETL)、数据存储(数据仓库)、数据建模(OLAP模型)、数据分析(报表、BI)等层次。SAP、IBM、Oracle等传统企业级软件公司,在每一个层面都有单独的产品,通过收购补充不同层面的技术能力和功能模块再集成起来,形成了过“重”的软件架构体系和高复杂度的用户体验。

  而F-One则是从一开始,就从绩效管理软件的用户体验出发,对每一层进行“量体裁衣”,围绕为用户交付最佳体验而“瘦身”化和轻量化,因此最后集成的用户体验就远远超过了每一层都很“重”的传统软件。更进一步,F-One把原来放置在前端应用侧的大量计算、调用函数库等任务推向了数据库层,也就是把计算推向数据,从而减轻了前面应用的负担,可以用H5页面的方式带来现代化的用户体验。

  F-One主打的是一站式绩效管理+数据分析平台,目前以财务绩效(全面预算管理)、销售绩效(返利/佣金管理)、供应链绩效(供应链分析)等三大绩效应用套件为主打产品,向下集成F-One自研的绩效管理分析平台以及数据分析平台(ETL+OLAP+数据建模),以一体化的用户体验为制造、酒店、汽车、零售、地产、4S店等提供行业和领域提供综合绩效管理解决方案。目前,F-One已成功在上汽通用、东风有限、味全、广州证券、宁波华翔、夏普、保利地产等企业落地实施,已有10000+用户在使用F-One。

  F-One的用户使用门槛极低,可以获得类似使用Excel表格的体验,统一的H5界面可以跨PC、移动等多种终端。对于不同业务线纷繁复杂,灵活多变的绩效规则,业务用户只需要通过可视化的拖拽组件方式就能轻松完成,分析结果可以秒级实时呈现(Real Time)。而传统的绩效管理软件则需要由IT人员协助,先把数据导入数据仓库,再开发脚本代码,运行完毕后才能提供给前端用户查询,往往需要数小时甚至数天才能得到结果,这严重阻碍了业务的高速变化。

  用户体验驱动的企业软件变革

  (上图为F-One创始人曾晓丹)

  EPM软件的现代化变革,与其它云与大数据时代的软件变革一样,都是用户体验驱动的技术变革,是对现有软件体系架构的重构。对于企业用户来说,现代化的用户体验包括什么?易学、易用、易管理,能够跟上业务变化的节奏。

  以F-One的第一个用户宁波华翔为例。宁波华翔是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世界汽配行业500强,同时也是国内汽车零部件的重要生产基地之一。

  从2010年开始,宁波华翔开始信息化建设,首先实施了ERP系统,2015年开始引进全面预算系统。随着规模扩大,宁波华翔集团内部系统林立,分子公司甚至同时部署了SAP、用友等多套系统系统,让企业内部的IT环境变的很复杂。宁波华翔有67家分子公司,而且一半以上是合资公司,这给财务管控和全面预算带来极大的挑战,编制全面预算时需要反复的电话、邮件沟通,等待IT部门提供原始数据,财务部门往往要1-2天的时间来解决1家子公司的问题。

  宁波华翔遇到的其它实际问题还包括:不同子公司、部门之间的数据格式、口径、指标名称往往不统一;Excel+Email的数据协同方式,耗时耗力易出错,版本混乱、数据分散、信息追溯困难;缺乏可靠的权限控制,Excel可任意修改,也无法跟踪改动。

  F-One在项目过程中:通过业务访谈,对宁波华翔现有5年规划、年度预算与财务分析体系,进行梳理与优化;从企业战略到年度目标分解,再从9个方面详细梳理了宁波华翔的全面预算系统,包括销售预算、生产预算、采购预算、人工预算、期间费用预算、投资预算、财务及管理报表预算、合并管理报表预算、合并财务预算;基于F-One强大的建模能力,对数据定义结构自动进行汇总、灵活定义科目之间的逻辑关系等。最终,宁波华翔的预算周期从每家子公司2天时间,到现在的自动化完成计算;提供了可靠的滚动预算,销售与生产部的沟通顺畅,产量及时跟随市场需求变化做出调整;管理层对企业绩效有了“总览”视图。

  此外,F-One基于内存计算的OLAP多维分析引擎,为宁波华翔带来极简的用户操作,通过可视化的方式建立预算模型。以往需要IT人员协助才能完成的工作,现在只需要在F-One系统内拖拽组件就能实现,宁波华翔的业务人员真正实现了自助建表,这是宁波华翔之前采购的其它业务系统所做不到的。而在使用F-One之前,宁波华翔要调出一张报表,需要十几分钟的时间,F-One产品可以在几秒完成展现。

  另一个典型例子是上汽通用。上汽通用拥有3个子汽车品牌,合作经销商3000余家,涉及4000多种车型,100余种促销奖项,每月需处理超过1000万的外部数据。经销商促销奖涉及100+奖项、50+指标,而且奖项在每个季度、每个月、每天都可能变化。此外,3000+家经销商都需要按照品牌大区/小区/同城同集团/同省同集团进行考核,4000+种产品需要按照品牌/车系/车型/配置/颜色/合并车系进行考核。对于这样复杂的计算,上汽集团每月需要40余人进行算奖,算奖人员还需要自主设定符合奖金政策的计算逻辑。F-One解决了上汽通用在分销商奖金核算中遇到的问题,优化了奖金管理系统,只需6步就能轻松完成数千家经销商算奖工作。更重要的是,F-One能基于海量数据,从多维度、多视角(销售、市场占有、顾客、转化率、忠诚度、营销策略、政策等)分析奖金政策的激励效果,通过情景模拟,试算不同奖金政策带来的收益率,让企业能实时调整返利政策,抢占市场先机。

  曾晓丹介绍,F-One有很多忠实用户都是来自传统EPM软件用户体验不佳的群体。宁波华翔在一开始的时候并不完全相信F-One,毕竟当时已经在SAP系统投资了上千万,后来的结果证明了F-One的能力,于是宁波华翔全面采用了F-One。毕竟SAP是十多年前的架构,而在当前数字化转型要求IT能够快速跟上业务需求变化,就要对现有的软件体系进行重构,这就是F-One的核心思想。

  自研内存计算平台是核心

  (上图为F-One的核心技术)

  F-One本质是一家大数据公司,其核心技术为基于内存计算的M-OLAP系统,以及高性能流式ETL系统。

  F-One研发总监唐君伟介绍,F-One从2010年就开始研发核心的OLAP引擎,2013年到2015年研发成功由“OLAP引擎+内存计算+规则引擎”所组成的实时分析平台;2015年研发成功复杂建模、多维报表技术,形成财务绩效管理应用,并在公司组建当年就赢得了部分SAP BPC的客户(预算管理及财务分析);2016年推出销售绩效管理(DFM经销商佣金返利应用)并发布了F-One软件1.0版本;2017年推出ETL数据流、BI可视化报表并发布了F-One 2.0版本,覆盖更多行业的绩效管理应用场景;2018年第三季度推出了平台性能与用户体验创新的F-One 3.0版本,并进一步下沉到企业数据中台领域,完成一站式企业绩效管理与分析产品体系。

  (上图为F-One的平台+应用产品体系)

  F-One在2010年开始研发OLAP引擎,这个引擎是用C++语言全自研开发的核心引擎,是对当时市场上所有类似产品的总结。F-One提供了图形化OLAP,可以用类似Excel的方式在系统中配置规则,规则能快速计算和运行出来,向下则有一个类似HANA的内存数据存储引擎支撑。当时,SAP在开发HANA,HANA本质上是一个内存数据库,性能优异。但基于HANA开发的BPC等产品,由于与架构上各层的独立分离,数据与模型、算法分散在每一层的ABAP(SAP的编程语言)、Java等业务逻辑代码中,调用层级太深、延迟逐层叠加,最终的响应速度依然不理想。此外,HANA还是一个通用目的数据库,本身的架构也比较“重”。而F-One则开发了一个轻量级的“小HANA”,内嵌了OLAP分析模型、规则计算、动态报表等引擎,相关计算直接在内存中通过指针调用完成,效率达到极致;又由于采用原生C++语言,复杂计算性能相比Java等虚拟机语言高30%以上,逼近硬件极限;因此,F-One的OLAP引擎极大提高了计算和响应的速度,达到实时查询、实时回写的效果。业务规则越复杂,F-One的性能优势越突出。

  例如,F-One的规则计算引擎可以根据用户自助调整的指标规则,把规则在系统内部编译为原生代码、可实现多线程并行计算;而动态报表技术,不仅让业务用户可以拖拽方式自助建表、实时查询,还可以把修改的数据回写到分析模型中。这一切,都离不开内存计算和内存数据存储的直接支持,因为模型数据在一开始启动的时候就全部加载到内存中,避免了不同软硬件之间的I/O瓶颈,达到了高速数据读写的效果,可在几秒钟内计算出百万级指标结果。唐君伟介绍,F-One的M-OLAP引擎自研与打磨,前后花费了3到5年的时间。

  F-One的另一个核心技术就ETL技术,经历了2到3年的研发过程,基于Java内存流处理技术,该ETL引擎可整合4大类上百种异构数据源、支持TB级数据处理能力,经过客户封闭验证,性能达到世界级产品水平。更重要的是,由于M-OLAP和ETL都是自研技术,F-One就得以在二者之间打通,进行代码层的集成优化,最终是算法与数据融为一体。由于把算子下沉到了数据端,算法与数据融为一体,通过虽然复杂而高效的技术架构,F-One让业务规则计算过程对用户无感,把简单留给用户。

  F-One始终追求简单易用,应用端很轻,完全采用H5页面,在PC、iPad等打开一个浏览器就可以使用全部F-One的绩效管理组件了。当然,绩效管理与分析本身包罗万象,有些是内部管理需求触发,有些是外部监管要求触发,例如证监会的年报合规要求等,还有很多小场景的应用需要,要进入企业内部才能找到企业的痛点。因此,F-One的绩效管理与分析应用首先是曾晓丹等总结市场上已有绩效软件的功能模块后,再进入到企业内部逐一发现需求,最后再沉淀为一个一个的组件模块,让企业业务用户可以自行组合。

  未来:大数据化、智能化与SaaS化

  (上图为F-One研发总监唐君伟)

  到2018年三季度,随着F-One 3.0的发布,F-One绩效管理的产品线已经十分健全了,基本完成了对企业的普遍痛点和需求的挖掘。除预算绩效管理外,还针对经销商返利这个重点场景推出了产品线,包括汽车经销商返利、医药渠道分销、房地产代理分销、消费品代理商返点等产品,而针对4S店这个相对标准化的场景则推出了返利云SaaS服务“饭粒”。

  接下来,F-One的产品研发方向就是大数据平台化和智能化。所谓大数据平台化,就是为企业建立数据中台,特别是随着工业4.0、物联网和5G的发展,企业越来越把来自一线的机器设备数据、传感器数据等也纳入绩效管理的范围。此外,由于F-One的内存数据库和ETL数据仓库技术给企业带来了很好的数据管理体验,也逐渐有企业要求F-One来替换企业现有的数据管理平台。另一个是方向是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为企业绩效分析增加预测模型等智能算法。数据中台、全终端BI、大数据仓库以及数据服务,就是F-One未来将增加的业务分析BA产品线。

  目前,F-One的产品是本地化部署为主,尚未全面发力SaaS产品线,这主要是国内市场对SaaS的接受度不高。唐君伟介绍,F-One的产品全部采用平台化,本身就是SaaS化的技术架构,与提供SaaS服务只是“一步之遥”;由于采用平台化,产品的每一个核心模块都可以实现规模化水平扩展,应用端功能也从一开始就面向云模式设计。随着市场的发展,F-One会逐步扩大SaaS的运营。

  F-One可以很好地与企业现有的IT架构相结合。由于历史原因,企业往往已经建设了某些IT能力,F-One在进入企业市场的时候,既可以全面采用自己的功能模块,也可以通过各种标准接口与企业已有的IT相集成。例如,浙江大华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大华股份)是以视频为核心的智慧物联解决方案提供商和运营服务商,大华股份已经采购了微软Power BI等可视化报表产品,于是就以F-One做为基础数据平台,完成ETL、数据仓库、建模等业务,终端采用Power BI来展现,进行供应链经营绩效分析。

  自成立以来,F-One已经获得AA天使轮600万投资、红杉中国A轮3000万投资。F-One作为国产绩效管理软件,是后ERP时代的企业软件建设重点。F-One主打替换国际ERP软件大中型企业市场,在国内大约有3万家企业,曾晓丹认为这将带来大约百亿市场空间,其中仅替换SAP软件的市场空间就有10亿左右。曾晓丹表示,目前在这一赛道的国内创业公司,也就F-One一家。

  随着《关于全面实施预算绩效管理的意见》的出台,全国将掀起一轮预算绩效管理实施浪潮,企业绩效管理软件创业公司F-One历经8年的研发,也迎来了市场即将爆发的时刻。这在某种程度上响应了F-One的寓意——让企业绩效管理进入全加速时刻。事实上,在2018年,滴滴、饿了么、蔚来汽车、达达、点我达、魔方公寓、找钢网等互联网公司也开始进入F-One的视野,其中点我达、魔方公寓已经成为F-One的客户。“经济环境正在倒逼更大范围的精细化运营需求”,曾晓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