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马拉雅山中的聚宝盆———拿日雍错
发表时间 2018-08-06 13:55 来源 本站原创

李光明­*1

  中国地质调查局成都地质调查中心

  青藏高原北部的柴达木盆地,是中国内陆的“四大盆地”之一,不仅以盛产各类盐类而盛名,而且在其周围是群山中还有贮藏着丰富的石油、煤,以及多种其它金属矿产资源,所以有中国“聚宝盆”的美誉。大家可能不知道,在青藏高原南部的喜马拉雅群山中,有一个名字叫做拿日雍错的小型盆地,也是一个名符其实的“聚宝盆”呢。

  喜马拉雅山系横亘于青藏高原南缘,不仅是我国,也是世界上最高大、险峻和雄伟的山脉,整个山脉气势恢宏,冰峰林立,平均海拔6000米以上,是世界上真正“地球之颠”,在目前世界上总共14座海拔高度大于8000米的山峰中,有11座位于喜马拉雅山脉中,其中位于中国和尼泊尔边境的珠穆朗玛峰,海拔达8844.43米,是世界上的最高的山峰。

  喜马拉雅是一条年轻的山脉。地质考察与科学研究的成果表明,是由于印度板块与亚洲板块在新生代时期(6500万年以来)强烈的大陆碰撞与造山作用,造就了喜马拉雅山脉的快速崛起和整个青藏高原的形成,而这强烈的造山作用目前仍在继续,因为根据最新观测数据,目前珠穆朗玛峰仍在缓慢长高。

  喜马拉雅山脉的南坡和北坡具有迵然不同的自然景观,在喜马拉雅山南坡,地形陡峻急变,受印度洋暖气流的影响,从海拔2000米的低山丘陵到5800的高山雪线,分别发育从亚热带常绿阔叶林带、暖温带针阔叶混交林、寒温带针叶林、寒带灌丛草甸带,高山寒冻地衣带到高山冰雪带的垂直分带,而喜马拉雅北坡的地势明显高于南坡,地形宽缓,平均海拔大于4500米,受青藏大陆独特的影响,仅发育高原寒冷半干旱草原带、高山寒冻地衣带到高山冰雪带的分带。

  当你打开地图,你就会发现,在我国境内的喜马拉雅山脉东段,有一个面积不大的小湖,它的名字叫做拿日雍错。比起在青藏高原上的纳木错、色林错,羊卓雍错、玛旁雍错,普莫雍错等那那些湖面面积动辄数百到上千平方公里的著名

  大湖而言,拿日雍错确实有些微不足道,其面积仅约58平方公里,只能算得上是小巧玲珑了。

  熟悉西藏的人都知道,在西藏凡是能称为“雍错”的,必然大有来头,因为“雍错”这个词是藏族文化中意为“碧玉湖”,是对圣湖的尊称,就像现在人们称呼心中的美女为“女神”一样,充满敬畏,而拿日雍错在藏语中的意思为“财富非常多的碧玉湖”。关于这个名字的由来,笔者不想去做进一步的考证,但拿日雍错却的确有她的特殊之处,因为拿日雍错就像她的名字一样,是一个深藏于喜马拉雅山中,至今还不被大多数人们所认识和了解的“聚宝盆”。



照片1:拿日雍错远眺

  拿日雍错盆地位于西藏山南市的错那县与隆子县和错美县交界一带的群山中,主体属错那县管辖。说起错那,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地方,她在地理上跨喜马拉雅山南北两侧,南与印度和不丹国接壤,是一个名符其实的边境县,由于历史的原因,错那县总面积约35000平方千米,而我国目前实际控制约10100平方千米,有三分之二以上的国土面积现正由印度代管。错那即因拿日雍错而得名,在藏语中,错那即意为“湖的前面”。

  据地质学家研究,青藏高原的隆升过程中,于中新世(2300-530万年)时期,发育了强烈的东西向的伸展运动,形成了一系列呈近南北向展布的裂谷构造,这些裂谷构造规模巨大,在空间上不仅切割了喜马拉雅山脉和冈底斯山脉,而且向深部甚至可能切穿了地壳而深入到地幔中。其中之一的错那裂谷由一系列的湖泊和盆地组成,近南北向展布的拿日雍错是其中最大的湖泊。

  拿日雍错地区在地质上包括了拿日雍错和周围的一系列山峰,亦呈近南北向展布,南北长约80千米,东西宽约60千米,面积约4500平方千米,其中西侧的空布岗日雪山海拔约6700米,东侧的青木竹雪山海拔约5900米,而总体拿日雍错湖面海拔约4900米,呈现出“两山夹一盆”,高山与深湖相邻,雪山与绿湖相依的奇特地貌景观。

  拿日雍错为什么会像她的名字一样,成为喜马拉雅山中“聚宝盆”,主要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1、拿日雍错一带自然景色迷人,人文景观丰富,是一片尚待开发的旅游资源宝库

  如果说雍容华贵的玛旁雍错是与神山为伴的天后,羊卓雍错是风韵迷人的少妇,那么拿日雍错就更像一个豆蔻年华,隐身于喜马拉雅群山之中的羞涩少女。拿日雍错平常少有人打扰,就像一块蓝宝石深藏于喜马拉雅山脉的群山之中,自然景色迷人,美得令人惊叹,让人流连忘返。

  当你登上湖边空布岗日或青木竹等雪山向拿日雍错远眺,在湛蓝纯净的天空下,拿日雍错如一位蒙着轻纱蓝缎的神秘少女,配合你的脚步和视觉,通过不同颜色变化默契地不断展示着其婀娜曼妙的身姿,美轮美奂。湖中有一小岛,到了夏季,该岛是斑头雁、赤麻鸭等高原候鸟栖息的乐园,登高远望,在蓝天白云的衬托下,小岛静静驻立在湖的中央,像少女胸口上的配戴的碧玉,显得高深莫测。

  拿日雍错的湖面海拔很高,达4900米左右,是西藏最高的湖泊之一,所以湖水显得离天很近,蓝天与湖面似乎连在一起,白云就像是贴着湖面在轻轻漂浮。当你来到湖边,你会发现这里的雪山倒影,湖水清澈见底,一尘不染,一阵微风吹过,激起片片的涟漪,偶有几声斑头雁的鸣叫传来,打破这里旷世的宁静。

  据说湖里的鱼很多,到每年5月中旬,湖里的鱼会顺着一些流入湖中的小河逆流而上到急流中产卵,那时河中鱼群层层叠叠,魏巍壮观。湖边是一望无边的宽缓草原,尽管海拔很较高,受局部小气候的影响,湖边草长的很好,到了夏季,如果你深入草原上深处,你会拣到很多体积硕大,直径达20公分以上的草原白蘑菇,让你惊喜万分,同时这些蘑菇可以食用,味道鲜美,让人久久回味。

  离拿日雍错不远的曲卓木沿娘姆江河谷一带,分布着一片面积达2000余亩的天然古沙棘林,拥有古沙棘树近万株,这些古沙棘树林身材高大,一般高度在10米以上,树径3-4米,要4-5人手牵手方可能合围,据说最高的沙棘树可达15米,粗4.5米。

  照片2:曲卓木的古沙棘林

 

  据考证,曲卓木的沙棘林,每一棵沙棘树都有着上千年的历史,是世界上年代最久远、面积最大、海拔最高沙棘林,这里也曾经是旧时西藏嘎厦政府的皇家园林。漫步曲卓木古沙棘林中,沙棘古木参天,郁郁葱葱,树形婀娜多姿,百树百态,尤如一个个天然的原始巨型盆景,树下绿草茵茵,流水潺潺,景色迷人,让人流连忘返,怪不得当地藏族老百姓称这些沙棘树为“拉辛”,在藏语中拉辛为神魂树,即魂魄依附的树。离古沙棘林不远,有一处天然温泉,泉水流量较大,含少量硫磺味,据说温泉中的含有对人体有益的各种矿物质,对风湿性关节炎、心脏病等各类疾病均有较好的治疗效果,当你游完古沙棘林,到温泉中泡一泡身体,悠然愉快的心情油然而生,别具一番享受。

  照片3:曲卓木温泉

 

  拿日雍错一带还有着丰富深厚的人文景观。拿日雍错往南离中印实际控制线较近,据记载,西藏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是门巴族人,出生于是错那县南部门隅地区的达旺(现位于印度实际控区内),其小时候长期生活在错那县,同时仓央嘉措也是西藏最著名的诗人之一,有情歌王子的美誉,在藏族文学史上有重要的地位,他所写的很多诗歌现在仍在西藏广泛传唱,在藏族人民中具有广泛深远的影响,在世界诗坛上也是引人注目的一朵奇花异葩。

  离拿日雍错不远的觉拉寺和卡达寺,于西藏的噶举派,但融合有宁玛、萨迦等教派的特色,在举行宗教活动时,各种教派的仪式都同时进行,体现了藏传佛教中“博东”派的包容,在西藏的各种寺院中独具特色。

  古碉楼是由先民用石头建造的具有军事防御功能的原始古建筑,拿日雍错西侧库局乡一带亦有较多的古碉楼分布,很具特色,是旧西藏一个时代和文化的象征。尽管年代已较为久远,随着时间的消逝,这些已经成为古迹的碉楼显得有些残败,部分也已经坍塌,如果你在落日的映照下远望这些碉楼,细细品味古碉楼所代表的历史与古文化,你能深深地感受到历史的沧桑,好好珍惜现在美好生活的愿望油然而生。

  照片4:拿日雍错一带的古碉楼

 

  2、地下贮藏着极其丰富的金属矿产资源,是我国未来新的重要矿产资源的接续基地

  过去人们普遍认为在喜马拉雅山脉中,由亚洲-印度大陆碰撞形成的造山运动形成的岩浆活动相对较弱,岩浆来源不深,少有地幔物质的参与,流体活动不强,不利于大规模和多样化的金属矿产的形成,只能寻找到一些规模较小的金矿、锑矿床和一些建筑石材、云母等非金属矿产。因此喜马拉雅地区的矿产资源长期不被人们所重视,喜马拉雅金锑成矿带在全国的成矿区划和布局中也处于相对次要地位。

  近年来,国家在包括拿日雍错在内的喜马拉雅山地区部署和开展了大规模的地质调查工作,随着工作的开展和不断新发现的取得,地质学家们逐步改变了以前的认识。

  地质学家发现,在喜马拉雅山区广泛分布着一种颜色较浅的花岗质岩石,因在这种岩石中缺少一般普通花岗质岩石中常见的角闪石等暗色矿物,地质学家将其称之为“淡色花岗岩”,进一步研究发现,在这些淡色花岗岩中,部分花岗岩的岩浆的起源深度较大,并且在从地下深处向地壳浅部的运动过程中,发生过较强的岩浆分异,十分类似于我国华南南岭地区广泛分布的淡色花岗岩,而在我国华南的南岭地区这种发生过较强岩浆分异的淡色花岗岩往往具有形成大量锂、铍、铷、铌钽等稀有金属矿产,锡钨、铅锌、锑等有色金属矿产、和金、银等贵金属矿产甚至以祖母绿、碧玺、海兰宝石等贵重宝石矿产的潜力,构成了我国十分重要的稀有金属和有色金属资源基地。



照片5:拿日雍错一带淡色花岗岩中产出的海兰宝石

  随后,地质科学家们进一步发现,位于喜马拉雅山脉东段的的湖边及周围的群山中,这种具较强岩浆分异特征,稀有金属和有色金属等成矿作用极强的各类淡色花岗岩十分发育,这些与成矿有关的淡色花岗岩的形成时代主要介于2000-1400万年之间,据此科学家提出了在喜马拉雅东段的拿日雍错一带可望找到大型规模以上的稀有金属和有色金属矿床的新认识,并建立了相应的构造-岩浆成矿理论,针对性地开展了找矿工作。

  随着地质认识的深化与找矿工作的深入,地质学家们在拿日雍错一带相继发现的评价了错那洞、纳丁等多个具超大型规模远景的铍锡钨多金属矿床,扎西康、柯月、则当等大型铅锌锑多金属矿床,以马扎拉、姐纳各普、明赛等中型金矿床,探获的铅锌锑、锡钨等有色金属资源量已超过500万吨,铍、铷、铌钽等稀有金属超过30万吨,成为了西藏地区近年来最重要的找矿新发现。

  目前的地质找矿工作初步证实,在西藏的喜马拉雅山脉东段拿日雍错一带,是一个巨大的铍铷等稀有金属矿、锡钨铅锌锑等有色金属矿和金银等贵金属矿产以及海兰宝石等宝石矿产资源的高度富集区,已相继发现和评价的这些矿产资源不但在空间上不但高度集中,而且矿种齐全,资源禀赋条件极佳,储量与资源潜力非常巨大,极具开发价值,将来有可能会成为我国一个新的矿产资源接续基地。目前扎西康铅锌多金属矿床已经建立矿山进行开发,经济效益良好,为边疆少数民族地区的脱贫致富做出贡献。

  这些重要的新发现同时也极大地增强了人们在区域上深入进行成矿规律研究和进一步找矿的信心,随着地质工作程度的不断深入,还将会有更多的新的矿床得到发现和评价。可以相信,在不远的将来,由大陆碰撞造就的雄伟喜马拉雅山脉东段的拿日雍错一带,除发育壮丽的自然风光和浓厚的人文景观外,可能成为青藏高原的西藏地区继冈底斯东段、班怒带和藏东三江地区的铜多金属矿以及藏西地区盐源硼锂钾盐外,又是一个我国十分重要的稀有金属和锡钨铅锌等有色金属以及金矿资源的战略储备基地,成为西藏的第五朵矿产资源“金花”,更大程度地吸引全世界的目光。

  拿日雍错,是一个名符其实的“聚宝盆”。今天,当我们来到拿日雍错地区,我们不仅迷恋于这里湖畔的宁静与美丽,感叹其深厚的民族历史与文化,我们将更加惊叹于拿日雍错,像她的名字一样,博大与富有,就像情歌王子仓央嘉措的诗歌“你爱,或者不爱我,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你跟,或者不跟我,我的手就在你手里,不舍不弃”。今天拿日雍错的湖面仍然纯净,波澜不惊,像一个情窦初开的纯情少女,充满着矜持和羞涩,向爱她的人敞开胸怀,展示自己最迷人的美丽。我们终于明白,藏族先民将你的名字叫做拿日雍错,不仅仅是告诉我们你是财富非常多的聚宝盆,其实也是告诉我们你的美丽和慷慨赋予。

  *本文得到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青藏高原典型矿集区透明化与矿体定位预测编号:2016YFC0600308)”,地质调查项目“冈底斯-喜马拉雅铜矿资源基地调查(编号:DD20160015)”的联合资助。

  作者简介:李光明,男,1965年生,研究员,博士生导师,长期从事青藏高原区域构造与成矿学研究,Email:li-guangming@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