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祖庠:著名国学专家、私立三楚书院、黔中书院院长
发表时间 2018-10-17 15:52 来源 本站原创

  周祖庠传略

  周祖庠,男,汉族,湖北荆州籍贯,1947年5月生于贵州威宁。“老三届”高中生,文革中备受迫害。1973年9月应聘到威宁二中担任代课教师后即系统自修大学中文系本科课程,1977年恢复高考时由于年龄超过30周岁不予报考而再次被拒于大学之门外。1982年9月以大专同等学力考入贵州教育学院首届中文本科班学习两年并毕业。曾在威宁二中工作八年、威宁县政府办工作三月、六盘水师专工作六年;后为照顾家庭调回湖北荆州原籍,在沙市纺职大任语文教师。1997年9月,再次重返西部,支援重庆三峡学院四年、宁夏大学两年。2003年9月调南京信息工程大学,2010年8月退休前任福建闽南师范大学(原漳州师范学院)中文系教授、中华语言文化研究所所长、汉语言文字学重点学科负责人。现任私立三楚书院、黔中书院院长。数十年来主要从事中华国学的研究与教学、推广工作。其主要学术成果为:

  一、“大学”(经、史、子、集学)

  周祖庠教授认为,由汉至今,两千多年的中华国学均是被异化了的。儒学既不能作为国学的代表,甚至不能作为子学的代表。“经”学才是中华民族文化的代表,史、子、集学均为在经学影响下的产物。因此不管是儒家,或是道家、佛家,都不能作为中华民族文化的代表。混淆经、子之间的概念,甚至以子代经的作法是汉武帝推行“废黜百家,独尊儒术”封建专制文化的产物。以“经、史、子、集”学构成的传统经籍经典文化即“国学”,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核心,是中华民族的灵魂、中华民族的根;她是一种高层次的精英文化,没有她,在文化意义上现仍为世界所景仰的伟大的中华民族将不复存在。但由于各种原因,传统经典文化在汉代以后就不断受到歪曲、异化、践踏,到“文化大革命”期间更遭受灭顶之灾,如今已经衰落、濒于后继无人的危急境地。

  中华民族传统经典文化如果得不到有效的继承与发扬,中华民族的伟大、全面复兴将是不可能的。因此,周祖庠教授强调应该重视中华民族传统经典文化的整理与普及,但这种普及必需是在高雅传统文化指导下的普及,而不是在于丹、王财贵这类转基因低俗“表演”文化影响下的“普及”。

  这普及,首先必须是对传统典籍文化进行全面地校勘、清理,正本清源,拨乱反正,恢复其历史本来面貌;然后才是以此文化培养大批传承人;最后是在此基础上,吸收世界上各个国家、各个民族的先进思想、先进文化与先进制度,结合两百多年来的实践,创造出自己民主的、科学的、以泛人文主义为核心的中华民族现代文化,从而为人类的现代文明建设作出自己应有的贡献,重现古老的中华文明之光。

  周祖庠教授近年来主编了《三楚书院中华传统经典文化(夏学)基础讲座丛书》并亲撰了《总序》、《总导言》,分撰了《中华国学纂言钩玄掌中珠》(已出版第一册《源泉篇》)、《<周易>基础》、《<诗经>基础》、《<老子>基础》、《<论语>基础》等专著五部,并以全新的面目撰写了《中国经学史徵》系列丛书,其中第一册《国学之源不可截——原经篇》、第二册《子学乃经学之繁衍——经衍篇》已经出版,发表《夏学概论·序》、《道德是没有历史的》论文数十篇(见国际炎黄文化出版社之《黍离集——周祖庠文集》第一、二集)。

  二、“小学”(古汉语语言文字学)

  1.声韵学 周祖庠教授以大量史料证明了传统暨现代声韵学的音系基础——今音学分支的中古音《切韵》音系是一个折衷南北朝南、北首都——金陵、洛阳两地雅音而成的综合理论审音体系,而声韵学另一分支的等韵学等韵理论又是唐宋韵图专家以时音图解《切韵》综合音系的产物;周祖庠教授证明了声韵学的“五大难题”:《切韵》音系庞大的问题、《切韵》音系的性质问题、“等”的问题、“重纽”问题、“重韵”问题等均系《切韵》综合音系的产物,从而通过南北朝齐梁时期顾野王的《玉篇》原本零卷暨日僧空海大师据《玉篇》改编的《篆隶万象名义》整理出一个比《切韵》早五十八年问世的《玉篇》音系,证明了其为南朝梁陈时期的金陵雅音,是西晋洛下雅音南下后与吴越语的结合体,是当时中国雅音的代表。从而以《玉篇》音系作为中古音的代表,归纳出其音韵理论,并以之上推先秦古音,下联近代语音及现代各地方音,建立了一个崭新的声韵学理论及声韵学学科体系,完成了声韵学学科一千四百年来的拨乱反正的改革创新工作。已出版的专著有《<切韵>韵图》、《原本<玉篇>零卷音韵》、《<篆隶万象名义>研究·第一卷上册音韵篇》、《新著声韵学》、《新著汉语语音史》、《新编古汉语音韵图》六部,另有《新编古汉字语音手册》在出版中,主编的《古诗词韵读丛书》待出版;发表《<名义>音与新声韵学》等论文数十篇。

  2.古汉字学 周祖庠教授一反两千多年来人们一直认为汉字是象形表义文字而注重《说文解字》构形学以形求义的传统观念,证明了汉字为“音义兼表”的义音文字,其主要特点及本质均为以音表义而非以形表义;指出汉字早在3300年前的甲骨文时期就已进入了自己表音文字的中级阶段,2500年前的大篆又进入自己音义皆表的高级形声文字阶段;从而以新的文字学理论创建了新的古汉字学学科体系,并开创了一些新的古汉字学分支学科诸如古汉字字元(字根)学、新部首学、声首学、汉字音义学、汉字形声学等,完成了古汉字学的学科理论与学科体系的创新、完善工作。已发表论文《我对“转注”字的理解》、《汉字的本质特徵是以音表义》、《汉字是一种高级阶段的文字》等十数篇,编纂了《古汉字学基础丛书》,其中《古汉字形音义学》、《汉字学习经典(儿童指导版)》(上中下)两书已出版,其馀《古汉语文字学初阶》、《<说文解字>与古汉字的学习研究》、《<说文解字>形义学》、《<说文解字>音义学》、《<说文解字>形音义学》等书在联系出版中。

  另外,他还出版了方言学专著《威宁汉语方言志》一书。

  由于周祖庠在学术上的特殊贡献,他的事迹被《东方之子》、《走向世界的中国科技》、《世界名人录》、《著名学者》等数十种大型传记收入。

  目前,他立足深圳、面向全国推广传统国学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