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三四学员巡展之姜成娟(山东)‖创作谈:发现滨海
发表时间 2019-09-27 10:17 来源 中国科技新闻网

——一个八零后中国当代青年,对中国革命与抗战的思考

发表:辛夏港滨

  文学是一种慢,慢慢你就知道了
 



 

  “如果我们选择了最能为人类福利而劳动的职业,那么,重担就不能把我们压倒,因为这是为大家而献身;那时我们所感到的就不是可怜的、有限的乐趣,我们的幸福将属于千万人,我们的事业将默默地、但是永恒发挥作用地存在下去,而面对我们的骨灰,高尚的人们将洒下热泪。”

  如果在两年之前看到这段话,我会把它当成某一种被已经被验证了失败的主义的创始人的,属于另一个语言系统的话,一笑略过。与当下绝大多数人的态度一样。

  这个态度的大背景是,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的新自由主义沉渣在社会上泛起。1989年初夏,日裔美国人福山发表了题为“历史的终结”的论文,文中说:“20世纪开始时,西方对民主自由的最终胜利充满了自信;到20世纪接近尾声时,似乎转了了一圈又回到了原点。结局是经济和自由主义完完全全的胜利。”福山认为,人世间将不再有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斗争与冲突,西式民主制度已无可争议地成为各国独一无二的选择。

  然而,还是这个福山,在他2012年出版的《政治秩序的根源——从前人类时代到法国大革命》中提出,自由民主政体并不一定会带来经济社会发展,不一定会减少腐败,也不一定能弥合社会裂痕。

  而两年后的今天,当我一个字一个字地敲下马克思的这段话,我从每一个字里感受的巨大赤诚、浩大热情,让我每读一遍,都感受到永恒的温热。我诚挚地相信它。以我的热血与理性,相信它。

  因为我也已经加入这个事业。我也在开始感受这种幸福。

  我相信,这是超越一切物质、生理享受的、真正的幸福。

  这一切的改变,源于一群老人。这就是我故乡莒县的那群在新中国成立前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平均年龄为90岁的老党员。两年前,我写下《本色——莒县建国前老党员精神寻访》后,在去年开始了新的探访与阅读。
 


 

  《发现滨海》,山东人民出版社,2016年6月

 

  我首先要迫不及待表达的是,我的幸福。是的,幸福。这是我从来没有感受到的,巨大的,辽阔的,在长途奔波后终于站在人类思想之巅窥到真理的幸福。餍足。终极。而任何物质享受所不能抵达的幸福。这首先来自于对马克思主义经典的认真持续阅读。是的,资本就是“买空卖空、票据投机,以及没有任何现实基础的信用制度”,资本的原意是“头脑”(CAPUT),资本主义的实质是脑袋支配躯干(CORPS),它是个头足倒置的体制,所以,资本主义无可救药。事实上,我们生活的当下每一天,都生活在马克思的预言里。而无论如何曲折,无论当下社会主义运动如何被围剿的如何奄奄一息,共产主义必然是人类惟一的出口和终点。没有任何其他的选择。

  整个人类的历史已经像白昼一样明亮。

  2015年整个夏天,从6月到9月,我沉浸在这样的巨大餍足里。甚至对一切世俗的欲望失去了兴趣。包括食欲。每天两碗绿豆粥,一点青菜,勉强维持基本热量。在初稿完成后的八月的最后一天,一个人到附近的鲁西南老牌坊吃饭,这是三个月来在饭店吃的第二顿饭,因为如果出去吃饭,就会从70多年前的滨海根据地回到现在的烟火人间。发现肠胃已经不能适应任何油腻。那段时间,在那样的充实幸福里,我真切地觉得,与人类命运、国家民族道路相比,个人的一切无足挂齿。甚至,有没有人爱我,有没有爱情,都已不再重要,更不用提有没有车,口袋里有多少钱。这是真的,当生命走向辽阔与深刻,就不会再纠结于个人小事。当一个人把个体的命运和民族的命运联系起来时,天地是多么广阔,生命是何等光荣。那段时间,每天晚上两点半至三点入睡,早晨六点半准时起床。当我在深夜两点捧着《国家与革命》、《资本论》等读得热血沸腾,我想找个人说说,请看,这就是中国当代青年!我们并不是全部都迷茫颓丧,我们并不是全部被房价与物质淹没,我们也不会全部陷入你们精心炮制的历史虚无主义与所谓普世价值的谎言里,我们,就是这个国家与民族的希望!只要还有我们这样的年轻人,这个国家的红色就不会被轻易染黑!我们,已经睁开眼睛,不会再轻易被愚弄!

  我迄今并不是共产党员。我就是一个普通的,一直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青年人。然而,我整个人精神上却是从来没有过的清晰。对,我已不惑、坚定、清晰。

  这样的清晰,还来自于探访过程中与老党员们的交流。我想,我的发现滨海,发现的是什么?当我,这样一个普通的、与任何既得利益毫无关系的青年人,走到一个个篱笆院里,和那一个个双手粗糙的老人,听他们讲述70年前的故事,当91岁的老党员李春田从深陷的眼睛里流出眼泪,说,不能不靠人民啊!共产党是穷汉党!你说这个天底下,是穷汉多还是富人多?穷汉都支持共产党,它就兴旺!当经历过淮海战争的老党员聂荣恩说,天下穷人是一家!当86岁的老党员陈淑元面对老伴的抱怨:生了5个孩子没捞着吃一个鸡蛋!他的回答是:党有纪律!没纪律早就完了!他还说,我是不敢!往家拿不是共产党员!

  人民。共产党。血肉相连。

  我的人民立场,就是这样形成的。

  我的共产主义信仰,就是这样坚定的。

  它们,重新构筑了我。
 


 

  图为2014年2月11日,莒县招贤镇文体中心,人们在观看《那一片红色晚霞……》莒县建国前老党员影像展

 

  发现滨海,发现真理,发现这散落在一个个最普通小院里的基石——这是共和国的最坚固根基。而中国共产党,这个已经有95年历史,带领这个东方古国从亡国灭种边缘到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组织,这在今天被谩骂被质疑被吃着它的饭砸着它的锅的党啊!你何以被太多人污名化,而又无法自辩?你何以吸收了如此庞杂的人员,而我们这样真正信仰共产主义的青年人又长时间只能在你的门外徘徊?

  可是,不管需要等待多久,不管出现什么情况,我都要加入你!

  成为一名真正的共产党员,为了被剥削的99%,为了人类的全面解放、全面发展、自由联合,奉献全部,是我从心里流出的信念与誓愿!

  康德说,人类最震撼的禀性,就在于为他人而工作,为后代而牺牲。马克思把这种人类的秉性,称为人的类本质。随着资产阶级市民社会的兴起,随着人们对个人利益的追逐,人的这种“类本质”却正在消失。于是,他从25岁起,就决绝地要去抓住这种正在消失的人的的类本质。

  我,一个普通平凡如草木、如我故乡那群老党员一样的中国当代青年人,也在此时,伸出手去。

  我伸出的手,比他更加孤独。

  像故乡沭河边开垦过的土地,在春天的阳光里袒露自己的灵魂一样,我捧出我的心灵。接受任何一个“好心肠的资产阶级空论家的训诫与嘲讽”。

  所不朽者,垂万世名,孰谓公死,凛凛犹生。这是指在历史中留下名字的人物。而在人类向着终极理想迈进的缓慢进程里,需要更多的,是我故乡那群老党员一样的没有名字的普通人,小人物。我愿意做这样的小人物。

  我愿意,为了这个人世间惟一壮丽的事业,奉献全部。

  无论将来有没有人在我的坟墓前洒下热泪。无论此时多么孤独!

  我清楚记得,在老党员张凤臻家,她招呼我喝水,说:“同志,喝水。”我喜悦而有些陌生地接受了这个称呼。本书得以顺利出版,则让我发现,原来我并没有这么孤独。在这条路上走着的,还有许多同路人,这是“万里互可勉”的前辈与同志。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长何建明在百忙之中为我这样一个素昧平生的普通作者作序,这让我在今后任何时候回想起来都会眼窝发热。这就是无私与崇高!这个肯定与鼓励,不仅是前辈作家与领导对后辈作家的提携与培养,更是从党的事业与远虑的高度来看这个作品,来做这个事情!这是一个优秀中国共产党党员对党的事业的赤诚与担当.本书付梓之际,我要在这里写下我的尊敬与感激.

  我还要感谢山东省委宣传部相关领导,山东省作家协会相关领导,没有他们的关心与支持,本书也很难面世。我是参加2013年省作协举办的青年作家高研班学习后,开始文学创作的。山东有太多作家在此种学习中受益良多。举办高研班是省作协的工作之一,同时,省作协又是在省委宣传部的领导下开展工作,所以,谁说党离我们很遥远?

  感谢我的家乡莒县县委县政府、莒文化研究院、夏庄镇党委政府相关领导。感谢所有为本书付出劳动,为我提供帮助的朋友。包括因为我没有车出行不便,用自己的车与我一起去探访老党员的我的故乡的朋友和同学。感谢山东人民出版社本书的责任编辑为本书付出的高效高质的劳动。至今,我的饭盆还在夏庄镇党委食堂里。我还会回去。夏庄党委里有我看过的最美的花朵。那花秾艳、火热,不畏缩,不张扬,不风尘,丝毫不虑其他,只是开。只是自己兀自开着。它在在我一生之中始终认为最美的那片土地上怒放。

  那花朵,像是我的这本书,不名贵,只热烈与真诚。花朵的开放离不开土地的庇佑,而这本书的面世,从北京到省,到县、镇,少了任何一个环节的支持,都无法完成。这本书,是一群优秀中国共产党党员,从90多岁的新中国成立之前入党的老党员,到各级领导干部、前辈作家,是他们带领一个还不是共产党员的青年人,形成合力,在党的95岁生日之际,向它捧出的滚烫的心意。这是我们献给党的礼物。

 


 

  莒县抗战展览馆内的“本色群落”摄影展展厅
 

  这也是我个人的入党申请书。我期望,有一天,能够加入他们的队伍,和他们互相称呼一声:同志。

  这份心意,与87年前刘谦初在狱中写给党的信里的赤诚,与95年前的夏天,我的莒县同乡王尽美参与创建这个组织时的坚定,与我故乡那些在新中国成立参加中国共产党的老党员们在70多年时间里对组织的信念,毫无二致。95年里,中国共产党人对共产主义的信仰,对组织的深情,毫无更改。

  我们把我们滚烫的心意,捧在这里。

  评论界认为:姜成娟是山东省一个具有鲜明特色与丰沛创作潜力的青年作家,并且已经在报告文学创作方面取得了突出的成绩。她的处女作发表于《人民文学》,站在了较高的起点上。两部长篇报告文学《本色》《发现滨海——一个八零后中国当代青年对中国革命与抗战的思考》既有深厚的理论积累,又有诗性的光辉,有非虚构的部分特质,也有传统报告文学的宏大视野与现实关切。得到山东省和中国作协领导和有关专家的高度评价和充分肯定。

  作为80后,她的作品中从来没有杯水风波与轻飘浮薄,而是充满着对国家民族命运与人民大地的深挚关注,对信仰的追寻与深沉思考。这种对信仰的关注与热爱有别于通常意义上基于对利益的攫取而生发的迎合与颂扬,从而更显纯粹与诚挚。她通读马克思列宁主义经典著作,在当下作家中,极为罕见。对理论的自发钻研、思考,让她的作品具备了历史的厚度与独特视角。同时,她熟悉中国古典文学,并从中获益,承继了古汉语的优美与简洁,作品语言朴素而典雅,有直指人心的力量。

  姜成娟的马列主义理论素养、文学素养,以及对文学、对创作的严肃与纯正态度,都昭示着她“成为一个真正的人民文学家”的理想正在也必将实现。

  姜成娟,女,1981年9月2日出生,毕业于南京大学中文系,山东莒县人。鲁迅文学院第三十四届中青年作家高研班(青年作家班)学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日照市莒县“本色-----老党员事迹展览馆”副馆长。作品发于《人民文学》、《诗刊》等,著有红色革命文化系列《本色——莒县建国前老党员事迹寻访》、《发现滨海——一个八零后中国当代青年对中国革命与抗战的思考》、《永恒的忠诚——一个共产党员关于资本的社会主义性质的实践》等。以及文学评论《中国共产党人关于文化领导权的高位出击》等。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