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科技新闻网 > 文化艺术 > 赵临龙:慧眼识珠,致力打造陕南旅游文化品牌
赵临龙:慧眼识珠,致力打造陕南旅游文化品牌
发表时间 2016-12-27 11:06 来源 本站原创

  陕南处于我国南北交汇处,北靠秦岭、南倚大巴山,汉江和丹江自西向东穿流而过。陕南风景旖旎,交通便利,邮电通信便捷,饮食文化丰富多样,历史渊源流长,曾获“中国十大宜居小城”、“中国十大白领宜居城市”,是开发旅游文化的必然选择。但是从文化上讲,陕南受到北边三秦文化、中源文化,西边羌氐文化,南边巴蜀文化,东边荆楚文化的众多文化元素的影响,加上陕南一些主要城市,还是一个移民城市,这就影响到陕南旅游文化品牌的打造。因此,陕南的旅游文化要在全国形成具有影响力的品牌,就必须进一步深入挖掘地域人文、自然特色资源,并且进行提升融会,形成陕南旅游文化的有机整体,整体提高陕南旅游文化的品位。

  1.从地理位置提出陕南旅游文化品牌

  我们在文[1]《<汉水安康>对安康旅游文化品牌打造的启示》中,分析陕南所处的地理位置。秦岭之南,巴山以北。汉江、丹江将陕南分为秦巴南北两地,北岸为秦岭的俯冲要地,南岸为巴山的缓坡地域。整个陕南地处西北、西南、华中三大区域交界的中国区域“中心”。

  陕南处于亚热带与温带的分界线,这里是中国植物的南北过渡带。这里不仅是中国动植物的基因库,还是中国历史上移民的生活地,构成了中国方言聚集的语系库,既是中国民间习俗的感受地,也是中国饮食文化的荟萃地。古代汉江、丹江航运的“经济走廊”,架起秦巴山间南北的商道:褒斜道、秦楚古道、蓝武道和巴山盐道、民间茶马古道等通道,形成了中国古代的“高速公路”网和“商品交换”的集市村庄。

  (1)将陕南打造成陕西的“江南”山水之城。汉江和丹江将汉中城、安康城、商洛城构成名副其实的“山水”之城,“江南”山水之城不仅是陕南的亮点,更是陕西的新卖点,是人们从“黄土高坡”的陕西形象,走向“人文陕西,山水秦岭”天人合一的天府之地。

  (2)将陕南打造成中国的“绿色”中心。秦岭素有“国家中心公园”之称,是中国的地质、气候、植被、动物、川流等的南北分界线,大巴山被称作中国的“自然国心”,是南北自然区域的过渡地带。陕南是西北、西南、华中的交汇区,历史上的移民,使这里成为中国方言的语系库;多元文化的交流融合,使这里成为中国南北饮食的大全,这里是中国“绿色”寓意的“中心”地。

  针对安康更加特殊的地理位置,安康还可以给出旅游文化品牌新亮点。

  (3)将安康打造成西北的“早春”之地。安康地处西北、西南和华中的结合部,是西北地区春天来的最早的地方,我们将安康打造成西北地区“春天来的最早地方”。我们可以在安康一些主要城镇和旅游景点,以及交通沿线,大规模种植各种秦巴地区特色的树木和稀有花草,构造“春”的气息,并且将安康市的各种人文的节庆活动,融入到大自然的“春天”里,形成一个长链,让人们从西北各地来安康感受“春天”的花香、灿烂的阳光、新鲜的空气,并通过人们的户外活动,观赏名花贵树、品尝地方小吃,采购安康特产。

  (4)将安康打造成我国三大区域的“中心城市”。自古以来,汉江正是连接长江流域的黄金水道,使安康也成为汉江一大港,为陕南、鄂西最大的集散中心市场,辐射到关中、川北。今天,安康处于西安、武汉、重庆、成都构成的关中、江汉、成渝三大经济协作区的中心地带,是连接西北、华中、西南的交通枢纽,即将开工建设的包头-海口高铁,更突出安康在全国的中心地位。因此,充分利用交通优势,努力提升安康作为陕、鄂、渝、川四省市毗邻区域中心城市的地位和辐射作用,将它打造成物流集散中心;综合利用历史移民汇聚的多元文化优势,使安康成为绚丽多彩的文化交流中心,真正实现“秦巴明珠生态安康”。

  2.从人文内涵研究陕南旅游文化品牌

  我们在文[1]和文[2]《“庸文化”对安康“汉水文化”的影响》中,分析陕南汉中、安康、商洛三地的历史文化,其与历史古道密切相关。因此,围绕这些古道,挖掘陕南三地的历史变迁,打造旅游文化新品牌。

  (1)依托汉文化,打造多元文化融合的“陕南”文化品牌。公元前206年,刘邦忍辱负重率攻下秦王都的大军,来到汉江上游汉中地休养生息。他看到汉中温润的气候,肥沃的土地,开始囤积粮食,并筑坛拜将、厉兵秣马,利于“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计谋,于公元前202年成就了一个伟大的王朝。汉江上游的汉中是他的发迹之地,遂定国号为“汉”。汉江是中华文明的发源地之一,“汉水-汉朝-汉族-汉字-汉文化”连成一线,形成了中国的“大一统汉文化”。

  汉文化是汉朝原始“汉水文化”继承的华夏文化,汉文化以春秋战国诸子百家为基础不断演化、发展而成的中国特有文化。荆楚文化是汉文化的原始基础,巴蜀文化是汉文化形成的重要根基,关中文化是汉文化形成与发展的关键点,对汉文化的保护发扬有决定性的作用。

  秦巴区域的汉江流域的“汉水文化”,在各个不同区域也受到不同文化的影响:汉中的“汉水文化”受到早期的“蜀汉文化”影响较大、安康的“汉水文化”更受到早期的“巴文化”影响、商洛的“汉水文化”突出早期的“秦庸文化”。

  汉中的“蜀汉文化”,文[1]分析了由长安通往蜀地的蜀道,折射出蜀文化对汉中的影响,文[4]《说“汉”》指出:秦起于秦,汉起于汉中,故曰秦、汉。不仅西汉、东汉王朝的得名来源于汉水、汉中,而且蜀汉的国名也来源于汉水。充分说明了汉中“蜀汉文化”的本质。

  安康的“巴楚文化”,文[1]分析了由巴山盐道引出的“原始宗教”诡秘之意、“巫术魔法”神奇之力,折射出巴文化对安康的影响,文[5]《打造四种维度下的文化汉江》指出:汉水流域曾是中国本土宗教道教的重要活动地区之一,在汉水流域的武当,因为皇帝独宠和卫戍的需要,获得了独特的倾斜政策,武当道教成为明代全国道教的中心。道教供奉的真武大帝曾是麇国王子,而麇国在今天的陕西白河县与湖北郧县西南交界地,折射出荆楚文化对安康的影响。

  商洛的“秦楚文化”,文[6]《清代秦巴山地文化的多彩画卷--立足于严如煜<三省山内风土杂识>的考察》分析了由长安通往楚地的蓝武道,折射出秦楚文化对商洛的影响,文[7]《商洛民俗》记录了商洛地区的“秦文化”和“庸文化”的风俗,由于“楚文化”是“庸文化”的延续,这就决定了秦楚交界的地域古文化是由“秦庸文化”上升为“秦楚文化”。

  针对陕南三地的历史通道,还可以给出各自影响较大的文化品牌。

  (2)以汉江、丹江为纽带,打造汉江流域黄金水道的“汉水文化”。在汉江河道上,存在与“汉江”相关的历史地名,在汉中区域内,有汉中南面的汉山、市区的古汉台、沔阳县(秦汉时期,汉水被称为“沔水”,西汉初,在今勉县城东旧州铺始置沔阳县),在安康区域内,有安康城的“汉中郡”、紫阳县的“汉王城”、汉阴县的“汉阳镇”、石泉县的“秀挹西江”古城等,在丹江河道上,丹凤县名等,它们都是“汉江文化”的重要历史遗迹。因此,陕南汉江流域的三地的宁强、勉县、汉台、南郑、城固、洋县、西乡,石泉、紫阳县、汉滨、旬阳、白河,商州、丹凤、商南等,以汉江、丹江为纽带,打造汉江流域黄金水道的“汉水文化”。

  (3)以巴山盐道为依托,打造大巴山北坡神秘巫文化的“巴文化”。历史上的“盐道”成为重要的巴文化遗迹,而今大巴山北麓的安康境内,在岚皋的岚河盐道上,发现巴人部落,镇坪沿南江河而行的盐道,其发源于大巴山的南江河上游的“毛坝河”、从巴地流进紫阳任河的“大巴塘”、“芭蕉”、“毛坝镇”,以及大巴山北麓的汉中境内,镇巴县的镇巴、巴山镇、巴庙镇等地名,都与“巴”音符有着密切联系。因此,大巴山北麓的镇坪县、岚皋县、紫阳县、镇巴县以巴山盐道为依托,突出大巴山北坡神秘巫文化的“巴文化”。其中镇坪县要突出巫文化的“盐道文化”,岚皋县要突出巫文化的“药文化”(南宫山人身不腐的圆寂和尚的神秘中药材)、紫阳县要突出巫文化的“茶文化”、镇巴县要突出巴文化积淀丰厚的“镇巴名歌”(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

  (4)以天险秦岭为靠山,打造秦岭南面历史古道的“秦文化”。以秦朝命名的秦岭,其北侧是“八百里秦川”的秦朝皇都,南侧是“鱼米之乡”的汉文明发端之地,山间河谷自古就是南北交通孔道,其中连接关中与汉中、巴蜀的最早通道之一的褒斜道,架起古城秦文化与蜀汉文化的桥梁,连接关中与金州的秦楚古道和巴山盐道,架起古城秦文化与巴文化的桥梁,连接关中与商洛、楚地的蓝武道,架起古城秦文化与荆楚文化的桥梁。因此,秦岭南面的陕南三市:汉中的略阳县、留坝县、洋县、佛坪,安康的宁陕县、商洛的柞水县、商州区、洛南县以天险秦岭为靠山,打造秦岭南面历史古道的“秦文化”。

  (5)借历史文化名片“朝秦暮楚”,打造秦楚交界的“秦楚文化”。地处秦楚交界的陕南辖区,由于历史原因,两国边关持续发生争夺地盘的拉锯战,使这里的地域时时发生变化,边民为了生存,不得不采取“朝秦暮楚”的应急做法,以保人身安全。安康市的平利县关亚边关楚长成,商洛市的山阳县漫川关古镇和就是边关之争的历史见证。因此,平利县、山阳县可借历史文化名片“朝秦暮楚”,打造秦楚交界的“秦楚文化”。

  3.从旅游线路和旅游辐射打造陕南旅游文化产品

  我们在文[3]《丝绸之路引领下的我国中西部南北旅游大通道构建的思考》中,提出构建我国中西部南北旅游大通道的设想,产生重大社会反响。2015年3月2日,全国两会提出提案《关于将包头至海口西部高铁建设纳入国家“十三五”规划的建议》;2016年3月16日,全国两会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包海高铁列入其中;2016年7月20日,国家发改委发布《中长期铁路网规划》(2016-2025年),“包(银)海”通道成为全国“八纵八横”南北主通道之一。

  (1)发挥南北旅游大通道的带动辐射作用。我国中西部南北旅游大通道北起内蒙古的满都拉,南至海南的天涯海角,全长3000多公里,荟萃了我国旅游精品:内蒙古的成吉思汗陵、陕西的黄帝陵和兵马俑、重庆的长江小三峡、湖北的武当山、湖南的张家界、广西的桂林山水、海南的天涯海角。随着包海高铁的开通,这里将成为具有世界影响力的旅游区域。位于南北旅游大通道的陕南,要充分利用全国旅游大通道的辐射作用,带动自己旅游发展。

  (2)探索陕南及毗邻区域旅游精品线路的构建。汉江流域的汉中、安康沿铁路与高速公路,向东经十堰市武当山道教圣地、襄阳市古隆中直达武汉市,向西直达四川神奇九寨沟,丹江流域的商洛市沿丹江沿线的铁路与高速公路,承接古城西安-商洛-南阳古宛城-随州炎帝神农故里直达武汉市。整个陕南三市还可以构建大范围的旅游环线:汉中-九寨沟-成都-重庆-安康-西安-宝鸡-天水-汉中,安康-张家界-宜昌-武汉-襄阳-安康,商洛-南阳-武汉-郑州-渭南-西安-商洛。

  4.从安康特殊的文化内涵打造安康旅游文化产品

  我们在文[1]和文[8]中,指出:安康汉江东西运河和南北秦巴山道,使这里成为人员往来的聚集交流地。从南宋开始,陕南曾几度成为全国性大移民的聚集地,特别是明清几次大移民,陕南成为以湖广,闽粤为主体的移民地,到了清朝中叶,已经是“十家九户客,百年土着无”。全国各地迁移来的客民在此生息、通婚、繁衍,形成陕南地区丰富多彩的民俗文化,使这里成为“南粉北面”的交汇区。像北方的面与南方的蔬菜融合,就有了安康的“酸菜面”;南方的鱼与北方的面结合,就有了安康的“剁椒鱼拌面”。因此,安康应依据移民特征,打造安康南北饮食文化荟萃地,展示南北文化大餐的精髓。

  (1)南北的饮食文化拼盘,突出安康的地域特色。安康的移民,使安康的南北饮食成为一道丰盛的文化大餐,而且突出了各地域的文化特色,宁陕的十大腕、石泉的油炸小河虾、汉阴的白火石汆汤、紫阳的蒸盆子、岚皋的吊罐炖肉、安康城的蒸面、旬阳的八大件、白河的肉糕、平利的绿茶炒腊肉、镇坪的洋芋粑粑炒腊肉等,反映出汉江川道流域的特色小吃都与水相关,既来自于水,又用自于水的流动性生活方式;而秦岭、巴山山区特色小吃以肉食为主,满足自给自足的原生态饲养的封闭性生活方式。

  今天,安康的富硒食品,又成为绿色健康的象征。乡村旅游折射出长寿文化,“长寿宴”将成为安康旅游饮食文化新的增长点。安康“汉江鱼”是安康的一个重要饮食文化品牌,品赏汉江鱼将成为体验汉江重要内容,游客来到安康,只有品尝了汉江鱼,才算完整游了汉江。

  (2)历史的茶文化饮料,奠定安康汉水文化的根基。历史上,汉江流域的安康盛产绿茶,唐代陕南已是贡茶之乡。《新唐书》记载兴元府、金州贡茶,陆羽在《茶经》中将陕南列入“山南茶区”,其中紫阳毛尖列入宫廷贡品“每岁充贡”,平利三里娅毛尖茶被列为皇家“贡品”享誉朝野。唐宋以后,陕南茶已进入文人墨客的视野,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茶诗。唐朝诗人岑参在金州,有《郡斋平望江山》诗:“水路东连楚,人烟南接巴。山光围一郡,江月照万家。庭树纯栽桔,园畦半种茶。”到了明清时期,陕南茶与文人墨客的情缘更深。明朝著名文人王九思《金州州守惠茶赋谢》:“老去难胜酒,闲来独倚楼。使君题玉版,仙茗自金州。春泛山泉色,香分汉水头。枯肠从此润,短咏若为酬。”嘉庆年间曾任兴安知府的著名文人叶世倬颇嗜紫阳茶,《春日兴安州中杂咏》:“桃花未尽开菜花,夹岸黄金照落霞。自昔关南春来早,清明已煮紫阳茶。”历代文人的茶诗,奠定安康汉水文化的根基。

  (3)精彩的酒文化活动,增强安康生态旅游的吸引力。安康是酒的故乡,种类繁多,既有白酒、又有红酒,还要酒饮料,旧时饮酒多为白散酒、杆杆酒、柿子酒、米酒等。汉江流域的人们,对酒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具有其独特的认识,视酒为生活中待客的惯常礼仪。无论红白喜事,四时八节,各种庆典,亲朋相聚都离不开酒。在长期的饮“酒”活动中,形成了许多有趣的喝酒规矩和乡风民俗。至今流行唱“酒歌”的习俗,酒歌增添了宴席的热烈气氛,又能陶冶精神,把知识、娱乐与酒融为一体的独特酒文化。

  汉江流域的这些酒俗、酒礼,是构成这里古今文明的重要内容之一,把传统的以礼为中心的治世思想广泛传布开来,深入到民间各个层面中,做到:有礼必有酒,礼在必有酒在。丰富多彩的酒文化活动,增强安康生态旅游的吸引力。

  (本文为陕西教育厅2013年哲学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科学研究计划项目[13JZ003]和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 [13XJY026]部分成果)

  参考文献

  [1]赵临龙,《汉水安康》对安康旅游文化品牌打造的启示.《汉水安康》观评文集,2016.12.

  [2]赵临龙、胡青松,庸文化对人类文明的启示.2013届人文社会科学发展现代发展国际会议论文集,2013.12.

  [3]赵临龙,丝绸之路引领下的我国中西部南北旅游大通道构建的思考.陕西改革与新丝路新城镇建设研究2014年优秀论文集,2014.10.

  [4]梁中效,说“汉”.安康文化,2014.4.

  [5]戴承元,打造四种维度下的文化汉江.安康文化,2015.4.

  [6]梁中效,清代秦巴山地文化的多彩画卷--立足于严如煜《三省山内风土杂识》的考察.安康文化,2013.2.

  [7]黄元英,商洛民俗.安康文化,2015.1-2016.2.

  [8]季宏,“中国绿色心脏—安康”的旅游形象策划研究.安康学院学报,200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