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科技新闻网 > 文化艺术 > 陈海平:关注“问题彩民” 重视发展公益
陈海平:关注“问题彩民” 重视发展公益
发表时间 2016-12-30 11:20 来源 本站原创

  提起彩票,也许每个人都不陌生,有人说它是一项慈善事业,利国利民;也有人说它就是一种赌博,会让彩民成瘾,无法自拔。关于彩票的起源,历史久远,可以追溯到16世纪的意大利,从古罗马、古希腊开始,即有彩票开始发行。发展到今天,世界上已经有139个国家和地区发行彩票。我国从1987年开始发行彩票,经历了近三十年的发展历程,在推动公益事业方面发挥了重大作用。近年来,随着彩票行业的发展,“问题彩民”也日益增多,目前在所有彩民中,有3%左右的人是“问题彩民”。那么如此众多的“问题彩民”该怎样救助?彩票公益金的筹集、分配和使用情况又存在哪些问题?带着这些疑问,科技文摘报记者专访了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彩票事业研究中心副主任暨研究员、心理学院教师陈海平博士。

  有限开放博彩业 提振经济发展

  目前,中国大陆周边的国家或地区全开赌场,趴在中国周边“吸血”,赚中国人的钱。“比如缅甸、澳门等地的娱乐场,前去博彩的人有不少甚至七成是大陆人。大陆越是禁止博彩,周边地区的生意就越红火,打擦边球,满足大陆人的博彩需求。就因为大陆的法律限制了博彩业的生存空间,缅甸、澳门等地才有市场的扩张基础。”

  “大陆强力反腐,八项规定一整,澳门博彩业营收连续26个月下降。由于澳门很多娱乐场是与美、英等国合资,大陆玩家带去的国民财富,相当一部分都外流到美、英等国。此外,还有菲律宾、马来西亚、越南、新加坡、朝鲜等国,以及台湾地区,肆无忌惮在中国周边及临近地区开设赌场,大肆‘吸血’。”陈海平说。

  陈海平认为,与其让外国赌场疯狂赚中国人的钱,不如在国内,比如新疆、甘肃等地的人口稀少、经济欠发达地区有限开放娱乐场,进行合法管理,就像美国的拉斯维加斯的发展策略一样。这样做有6大好处:1.能够解决一部分就业,尤其可以考虑解决部分残疾人的就业;2. 防止国内资金外流;3.赚到的钱有一部分可以交给当地政府用于慈善;4.增加税收;5.吸引外国人来华娱乐赌博,赚外国人的钱;6.拉动旅游业、酒店业及会展业的发展,提振当地经济。

  什么是有限开放呢?陈海平说,就是学习澳门、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地的管理,首先限制娱乐场的数量;其次是限制本地人,尤其是公职人员前去赌博;还要适当限制国内其他省市的人去博彩,以防成瘾,危害社会繁荣与安定。有限开放娱乐场或者有限授权彩票企业,让地下博彩合法化,这样既最大限度规避了博彩业带来的风险和危害,又可以实现以上6大好处,何乐而不为呢?

  全心全意 关注“问题彩民”

  谈及“问题彩民”,陈海平说:“目前在所有彩民中,有3%左右的人是‘问题彩民’。 这个比例相比国外并不高,但是我国的彩民基数大,算起来总数就有很多了。”

  “问题彩民”是指过度购彩导致心理困扰的彩民,他们往往呈现出一种对彩票“成瘾”的症状。“问题彩民”的“问题”有轻有重,严重者经济上陷入困境,有可能影响基本生活、婚姻家庭及工作事业,甚至走向犯罪。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问题彩民”?陈海平通过研究发现,这后面有着深刻的社会根源和人性基础。一方面,富裕发达是当今浮躁社会普遍的价值追求,物价攀升和房价高企的现实以及人际攀比和嫌贫爱富的社会文化逼迫着那些不够富裕的人千方百计迅速致富。然而,激烈的竞争阻遏了很多人的致富梦,对相当一部分没有资源、没有关系、没有权力的人来说,靠勤奋工作、诚实劳动和小本经营想要实现自己的致富梦,无疑有些天方夜谭。在存款实际负利率,国内股市胜似赌场,有效投资渠道缺乏的情况下,相当一部分人把“咸鱼翻身”的希望寄托到彩票身上。因为购买彩票无需家庭背景、人脉关系、学历资历、知识技术,没有任何门槛条件,只需区区2元钱,就可能获得“鲤鱼跳龙门”的同等机会,这对自认为处于社会底层或中下层的人来说,不失为一种实现致富梦想的捷径。

  另一方面,求安逐乐和以小博大都是人性的一部分。在追逐更多财富的同时,随着收入的增加,生活的改善,人们的娱乐文化需求也迅速增长,旅游、玩乐、游戏、消遣的需求日渐进入生活。彩票,尤其是具有互动性、娱乐性、刺激性的彩票,就成为满足人们这种文化生活需要的方式之一。

  上述两个方面,加上彩票发行部门的有意倡导和销售机构的营销影响,彩民就越来越多。这其中就难免有人会产生错觉,沉溺其中,最终沦为“问题彩民”。从心理学上讲,有些人生性好赌,抵御能力比较弱,容易“上瘾”,容易丧失自控。另外,“媒体一味宣扬中大奖的惊喜,宣扬中大奖的轻而易举,忽视背后的付出、辛酸和危害,会让一些彩民产生错觉,强化一夜暴富的侥幸心理,扭曲勤劳奋斗的价值观。简而言之,问题彩民是彩票的行业污染。”陈海平说。

  “‘问题彩民’的产生不能单纯指责彩民,监管部门和发行销售机构也应该担负起相应的责任,应该告诉彩民怎样预防成瘾,怎样发现自己成瘾了,以及成瘾以后怎样限制、约束购彩行为,还要建设相应的救助机构。不能等到‘问题彩民’无可救药,为了钱财而盗窃、抢劫,严重危害家庭和社会安定了,才去防范。更不能熟视无睹,遮遮掩掩,讳疾忌医。”

  “彩票公益金的透明度不够,应加强监督”

  我国一直把彩票当做一项慈善事业,也向彩民承诺,筹集来的资金会有规定比例的返奖,大约35%将用于公益,然而彩票公益金具体用到哪儿了,对彩民的交代却很含糊。“彩票公益金的透明度不够,公益金按什么标准花?花多少?为什么拨了这个项目而没拨那个项目?花的效果怎么样?这些都应该加强监督,给广大群众一个交代。”

  陈海平说:“常见媒体报道一些人陷于困境,得到社会上好心人的帮助,却少见彩票公益金的身影。杨改兰事件真是令人痛心,真正需要救助的人却没有一个完善的渠道获得救助。据了解,每年都会有大量彩票公益金趴在账上没花出去,既然花不完,说明不需要这笔钱。既然不需要这笔钱,还筹集资金做什么?筹集了那么多公益金,用来做公益慈善但是却没做,这难道不是一种失职行为么?”

  “彩票的公益和慈善没做好,其实并不完全是彩票发行销售机构的责任。彩票发行销售机构不管花钱,只管发行彩票和销售彩票,而是把筹集到的钱交到各地财政部门手里,主要由财政拨款用于公益。政府没把彩票公益金的钱花好,主要不是彩票发行销售机构的责任,而主要是承担监管职能的财政部门的责任。”陈海平说。

  陈海平还认为,彩票公益金的使用方向值得商榷。彩票公益金应该更多地拿来救苦救难,扶危济困,而不是养老或者发展体育。“我们的彩票应该是国家彩票,而不是部门彩票。养老金应该主要由养老保险和税收来保证,而体育本身是一个产业,应该更多借鉴国外发展体育的经验,通过提高运动员的技术水平和比赛的精彩程度,从而获得更多的门票收入来保证。”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彩票事业研究中心是国内仅有的彩票事业发展的科研、教学和服务机构。如今,中心受国家财政部委托完成了彩票“十三五”规划研究课题,这是自彩票发行近30年来我国第一次做同时包含福利彩票和体育彩票的五年规划。最后他表示,希望他的这些观点和建议能够得到国家有关部门以及更多人的重视,能够客观、全面地认识彩票,认识博彩业,结合我国国情和社会发展趋势,让彩票行业真正迈上一条健康、有序、科学、和谐的发展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