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科技新闻网 > 院士之窗 > 干福熹的学识,无私的奉献
干福熹的学识,无私的奉献
发表时间 2015-12-04 11:55 来源 未知

  渊博的学识,无私的奉献

  “航天人”仰望太空,“嫦娥”正在绕月回旋,“大庆人”俯视大地,“黑金”正在滚滚涌出。在他们略带矜持微笑的背后,激荡着全社会对他们的高度赞扬。而在学科分类中也近于同行的“激光”研究者呢,也同样为祖国的高端领域的研究做出卓越的成就。他,一个中国科学院光学和材料科学的领军人物,他,多年来为光学和激光材料的研究默默无闻地无私奉献……他就是中国激光材料科学的先行者干福熹院士。当然,干院士取得的成就远不止这些,他是跨学科研究的专家,就在考究古代玻璃的研究上也是战果颇丰。他用平凡的行动做出了一次次让国人乃至世界震惊的壮举。

  激光领域树楷模,当仁不让开山祖。

  干福熹院士长期从事光学和激光材料,非晶态物理以及光电子技术,特别是光存储技术的研究,是我国这些领域的主要开拓者之一。

  上世纪五十到六十年代他参加并领导我国光学和激光材料的研究。在发展新型光学玻璃和建立我国光学玻璃研究、开发和生产基地中做出重要贡献。他致力于玻璃的物理和化学的基础研究,建立了国际上领先的无机玻璃的物理性质计算和玻璃成份设计的体系。

  干福熹院士是我国激光材料的奠基人。1962年在他领导下,第一台掺钕玻璃激光器在中国诞生。1965年在国际上首先观察到掺钕磷酸盐和氟磷酸盐玻璃的激光。发展了一系列新型掺钕激光玻璃并开发到生产规模,极大地推动了我国高能和高功率固体激光系统的发展。八十年代期间,他致力于可调谐激光材料和激光纤维材料的发展。系统地研究了稀土和过渡金属离子在固体中光学和光谱性质。八十年代后期,他开始重点开展数字光存储技术,研究光存储用各种先进薄膜材料的制备和物理性质,发展了可录和可擦重写新型光盘,是我国光存储技术的奠基者。

  考古研究新发现,科研更上一层楼

  有人说,科研到一定的技术高度,就会触类旁通起来,的确如此。

  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干福熹院士一直关心和研究中国古代玻璃技术的发展,作为国内外知名人士,他曾多次主持召开有关中国古代玻璃的国际、国内学术研讨会,编辑出版相关会议的论文集,对提升国内学术界在我国古代玻璃研究方面的总体水平、推进国际学术界对我国古代玻璃的关注和研究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21世纪以来干福熹院士专门致力于中国古代玻璃和古代玉器的研究,组织的重要会议包括: 2002年南宁·中国南方地区古代玻璃研讨会、2004年乌鲁木齐·中国北方地区古代玻璃研讨会和2005年上海国际玻璃考古研讨会。在干福熹院士的带领下成立了中国科学院上海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科技考古中心。该中心已经与国内12家文物考古研究所以及博物馆签订了书面合作协议,并利用无损分析方法对600余件古玻璃和古玉器整体样品完成了测试鉴定,均已撰写成测试报告。

  几年间,干福熹院士在这一领域撰写了专著和文集4本:《中国南方古玻璃研究》(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2003年)、《中国古代玻璃技术的发展》(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2005年)、《丝绸之路上的古代玻璃研究》(复旦大学出版社,2007年),英文版《Ancient Glass Research along the Silk Road》一书于2009年3月由World Scientific国际出版社出版发行。

  近年来,干院士发表有关古代玻璃科技方面的论文约30余篇,有关古代硅酸盐文物和古玉器方面文章10余篇,在国际科技考古界取得良好的影响。

  桃李满园关不住,科研不忘育栋梁

  干院士主持过多次国家重点科技攻关项目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大和重点项目以及中国科学院重大研究项目。

  一份耕耘,一份收获。干福熹院士博大无私的奉献和积极探索的精神受到了人们的由衷称赞,也得到了社会的广泛认可。干福熹获得了国家自然科学三等奖、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中国科学院科技进步一等奖、国家优秀科技图书特等奖等。1997年获得何梁何利科学和技术进步奖。他在国内外期刊发表500余篇文章,出版了10余本专著并主编了10余本国际会议论文集。奖项数不胜数,论文享誉世界,因此,他的研究成果获得国内外科研界的一致承认,为表彰其的终身成就,他获得了国际玻璃界的大奖----国际玻璃协会主席奖。

  干福熹院士是我国首批光学和材料科学两个专业的博士生导师,现已培养出70多名博士生,历任两届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委员(1988~1999),这些无不为中国的光学和材料科学的壮大立下了汗马功劳。

  身兼重担责任感,品德高尚师者心

  干福熹院士的殊荣举不胜举,他不但是一位世界著名的材料科学家与工程专家,而且他也是一位关心国家科学技术事业,尤其是功能材料学科与信息数据存储技术。

  他对推动我国信息材料核心服务平台的建设,对加速当前我国功能材料的学科繁荣、技术创新与产业发展,有着极其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与历史责任感。古稀之年,他还主编了展望21世纪的《信息材料》一书(2000年出版),由于取得了良好的社会影响,2004年在台湾经修辑出版了该书繁体版《资讯材料》。

  干福熹院士不仅奠基了我国光存储技术,他关心我国整个信息数据存储技术的发展。七十多岁的高龄还主持了进入21世纪我国信息存储技术和产业发展规划的制定。为突破国外对光盘技术的专制封锁和压制,他提出用远场和近场光学超分辨技术发展红光高清光盘技术,目前成为我国主导光存储产业发展方向之一。

  国家强弱,关乎你我。干福熹院士秉承了前辈们的教诲,让梦想在科研的沃土里开出最绚丽的花儿。

  胸怀天下心系国,

  任劳任怨不辞苦;

  科研路上屡创新,

  矢志不渝抒博大!

  成绩和殊荣已经过去。干福熹院士决定从现在起,要以更高的崭新标准严格要求自己,继续踏上科研领域的探索和追求,一如既往地为光学和激光事业努力工作,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做出应有的贡献!

  我们也真诚的祝愿,干福熹院士在以后的人生旅途中辉煌永续,再创佳绩!

  干福熹院士简介:

  干福熹,光学和材料科学家。中国科学院上海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研究员、复旦大学教授。1933年12月生,浙江杭州市人。1952年毕业于浙江大学化工系,1959年获原苏联科学院副博士学位。1952年起在中国科学院长春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工作,曾任光学材料研究部主任(1960~1964)。以后在中国科学院上海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担任激光材料研究室主任(1964~1977)。干福熹教授历任上海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所长、中国科学院上海分院副院长(1977~1984)、中国科学院光盘联合实验室主任(1987~1992)、激光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1994-2009)及先进光子学材料和器件国家重点实验室(2001-2008)学术委员会主任等。1980年被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并于1993年被选为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曾任中国科协常委(1984-1992)和上海市科协副主任(1985-2001),现为中国科协和上海市科协荣誉委员。

上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