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科技新闻网 > 医药健康 > 一家神奇的医院
一家神奇的医院
发表时间 2015-12-23 11:34 来源 未知

  记北京马应龙长青肛肠医院

  这是一家神奇的医院。

  

 

  马应龙长青医院西院区

  走近北京马应龙长青肛肠医院,给人一种神秘的感觉。门前绿草茵茵的花坛里矗立着张仲景的大理石雕像,朴素典庄的门诊大楼上方并排站立着“北京马应龙长青肛肠医院”十一个红色大字,楼前悬挂着北京三级甲等肛肠医院的标牌。这儿见不到挂号排队的长龙,但来自国外及全国各地求医的肛肠科大病、疑难病患者络绎不绝。这儿不是科研单位、也不是医科大学,但是日本、韩国、美国和国内各大医院的专家、科研人员纷纷来这儿取经求学。哦!马应龙长青肛肠医院,一家神奇的医院!建院十七年来,这家医院以超出常人的想象,自力更生、默默无闻的用惊人的业绩和精湛独特的诊疗技术刷新着世界肛肠医学史上的纪录,干出了一件又一件令人难以置信,让许多名牌医院感到惊雅的撼天动地的救死扶伤的神奇事业。她们以高尚的医德、高超的医术、敢创天下奇迹的大无畏精神,确立了自己在全国乃至全世界肛肠科重大疑难病症治疗技术上的权威地位和光辉典范形象。全国中医药肛肠专科继续教育基地、中华中医药学会肛肠分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单位、中华中医药学会肛肠病治疗中心,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十五”、“十一五”、“十二五”肛肠病重点专科,承担了国家肛肠病重点专科的建设工作。在重点专科项目建设期间担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肛肠病重点专科“直肠脱垂”协作组组长单位、“便秘”协作组副组长单位,承担国家“中医药治疗肛肠病”课题研究,完成了“直肠脱垂治疗的科研课题”。

  多年来,一个又一个生命的奇迹在这儿诞生,轰动了国内外整个肛肠科医坛。在医疗广告铺天盖地的北京及乎找不到她的名字。但全国各地肛肠重大疑难病患者都来这儿求医。她们靠的是什么?是长青人良好的口碑、神奇的技术、优质的服务、崇高的职业道德。她们首创研发的“全程无痛肛肠手术”闻名全国,她们就是这样数年如一日的用朴实无华,但坚实有力的足跡书写着医院辉煌的明天。这儿荟萃了国内顶尖的肛肠科医学大师和著名专家,他们坚持救死扶伤、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以市场为导向、以人民所需作为医院科研攻关和科室发展的方向,在不断攻克重大疑难病症治疗技术难关的同时,还深入山区乡镇、走门串户,大力开展肛肠科常见疾病的预防知识宣传、教育、调研、走访、义诊工作。取得了一个又一个令人叹服的成就。在市卫计委,红基会的倡导组织下,他们以社会为己任,悬壶济世,大力开展助残活动,助贫活动。一桩桩义举,一件件善事溫暖了多少曾被时代冷落了的心灵,“长青”!全社会在高度关注着。一面面奖旗、一张张证书、一封封激情洋溢的感谢信在向人们讲述着过去这儿曾经发生的一切。啊!谁也记不清香山脚下的夕阳曾拍摄下他们多少忙碌的身影,谁也数不完北京西郊的乡间小路上收录了他们多少调研的足迹。也许那些大红的锦旗 靓丽的合影,随着岁月的剥蚀都会逐渐退色,但她们与时俱进,不断更新的步伐将会把这儿发生的一切载入长青肛肠医院续写的史册上。人民永远不会忘记他们。社会永远不会忘记她们。2014年6月在全国肛肠专科民营医院中“长青”第一个通过了三甲医院评审验收工作,从此马应龙长青医院掀开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崭新的一页。

  

 

  长青肛肠医院院长韩宝

  荟萃中华肛肠名医 挑战世界医学难题

  韩宝院长;国内著名肛肠医学大师,301医院中医肛肠科主任,中华中医药学会肛肠分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中国人民解放军肛肠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北京中医药学会肛肠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世界中西医杂志常务编委。这位早年毕业于第四军医大学的高才生,当年怀着忠心报国的大志,曾弃笔从戎,走出校门,奔赴对越自卫反击战的前线。他深明救死扶伤的含意;炮火硝烟的洗礼,生与死的考验使他深刻的理解了白衣天使的内含和大医仁心的真谛。他精通中西医治疗肛肠疾病的各种技术。他:从事肛肠外科临床工作40年,多年致力于研究运用微创、微痛的方法治疗各种常见肛肠疾病。如:采用注射方法治疗直肠脱垂、直肠前突、内痔、曲张型混合痔;采用口服中药及外用灌肠液治疗慢性结肠炎3000例,有效率达98%;采用无痛疗法治疗肛门脓肿、肛瘘、肛裂6000多例,治愈率达97%。被军报评为科技之星。近年采用无痛法治疗各种肛肠病上万例,均取得成功,被誉为军营中的名医。荣立三等功2次,通令嘉奖6次。这位军旅出身的医学专家,不仅懂技术而且善管理。他爱贤识才,知仁善任,在韩院长旗下不仅汇聚着象张燕生副院长,李国栋副院长等这样一批德高望重,经验丰富,老当益壮的国家级精英人才,而且还有象曲建辉,霍红这样一批年富力强,上进好学,技术精湛的中坚力量。一流的人才,一流的技术,先进的检测治疗设备,一流的服务,为长青肛肠医院收治来自全国乃至全世界的肛肠疑难病患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建院来他们已收治了来自美国、日本、韩国、蒙古、俄罗斯、港台及各省市转诊来的大病、疑难病患者数千例。尤其是近两年,口碑相传 ,马应龙长青肛肠医院的名字已传遍神州大地。随着声誉的提高,从全国各地转诊来的疑难病例越来越多。仅2014年至今,他们就治愈了具有世界公认的肛肠科疑难病例十余起。2014年10月3日,医院来了一位河北省某医院转来的先天性肛门闭锁新生儿强强,(化名)出生时间仅有20多个小时,体重只有几千克。临床表现;患儿出生后无胎粪排出,很快出现呕吐、腹胀等胃肠梗阻症状。局部检查;会阴中央呈平坦状,肛区部分为皮肤覆盖。婴儿哭闹或屏气时,会阴中央有突起,手指置于该区可有冲击感,将婴儿置于臀高头低位在肛门部叩诊为鼓音。这么小的生命,脏器器管微小,且发育不成熟,生命体征十分脆弱,这种手术案例在世界上恐怕也是悍见的,手术风险可想而知。强强的安危牵动者全体医护人员的心。象这样的患者医院完全可以婉言谢绝,但那意味着什么?婴儿撕心裂肺的哭声,产妇求助的眼神,深深的打动着每一个在场的人。韩宝院长深思片刻,出自一位医生崇高的使命感,当即立断;马上亲自为强强施实肛门再造手术。精湛娴熟的技术,对生命高度负责的情怀,为手术的成功奠定了基础。无影灯下紧张的忙碌着,汗水浸透了韩院长的衣衫,经过几个小时的精心手术,新生儿肛门再造获得成功。从建院至今该院已经为十多名“先天性肛肠闭锁”患者成功实施了手术,成为全国在治疗先天性肛门闭锁领域的领军团队。每个长青人都不会忘记 2013年春天那动人的一幕。长青肛肠医院门前彩旗飘飘,人声鼎沸。一支秧歌队高擎着“热烈祝贺百岁老人姜张氏康复出院”的大红横幅,敲锣打鼓的扭进了长青肛肠医院的门前。故事还得从头说起。家住江苏省的姜张氏是位104岁,如今五世同堂的老人。三年前,老人不明原因的出现便后肛门内肿物脱出,可自行还纳,偶有便血,但未予重视。直至入院20多天前,病情突然加重,脱出物不能还纳,每天大便竟达数十次,肛门坠胀疼痛难忍,一家人这才慌了神,四处求医。去了好几家大医院都因年龄大,身体耐受性差,治疗方案难以实施而不愿接受。后经过多方打听,最终决定从江苏来到北京马应龙长青肛肠医院治疗。入院经电子肛门镜检查显示:直肠后壁距齿线8cm处见8.0x9.0cm肿物,这也是造成老人上述症状的主要原因。而这种手术本身就比较复杂,经由肛门手术就更为困难,并且老人已经年龄过百,身体整体功能下降,心肺功能衰退对手术也是一个重大挑战。“一切为病人着想,把病人当亲人,要换位思考”这是韩院长给医护人开会时常讲的一席话。 针对姜张氏老人的特殊病例,该院特成立专家组,由韩宝院长组织肛肠科、麻醉科、内镜室、消化科、检验科等相关科室专家会诊,根据检查结果以及老人体质进行认真的术前讨论,并制定了周密严谨的手术计划、及术中、术后各个细节的处理方案。9月26日,在院方与家属多次充分沟通后,由该院韩宝院长亲自主刀为老人实施了手术。经过几个小时的艰苦卓绝,细心慎密的奋战,终于成功切除了这例罕见的直肠巨大绒毛状纤维腺瘤。人们欢呼雀跃,奔走相告,患者亲属激动的泪水,医护人员激动的泪水,永远的定格在那令人难忘的一刻。啊!长青人胜利了,他们又一次创造了神话般的奇迹。

  

 

  韩宝院长为出生20多小时的婴儿施肛门再造术

  厚德仁心传佳话 大爱无疆留青史

  悬壶济世的故事不少人只见过古装版,但在马应龙长青肛肠医院可以读到现实版。2015年三月,春寒咋暖 。这天突然有位名叫赵红的四十岁左右的男性出租车司机半信半疑的来到了门诊部。“听说你们这儿免费为出租车司机手术治疗痔疮,这是真的吗?”正在值班的曲主任看了下来者,热情而又坚定的答复说:“是真的”。原来赵师傅是北京金建出租汽车有限公司的一位普通司机,有天拉客时一位女乘客发觉赵师傅开车时老是斜坐在驾驶椅上,经问才知赵师傅的痔疮病复发了。好心的乘客说:“马应龙长青肛肠医院可为你免费治疗,只要是在职的出租车司机,持医保卡、身份证等手续住院治疗全免费。”于是第二天他便来到了长青肛肠医院。从入院术前准备,到康复出院共呆了15天,手术费,药费,检查费,床位费花消 一万多元,个人分文未掏,全部有医院承担。出院时赵师傅紧握着医院领导的手,激动得半天说不出话来。啊!建院17年来,谁能数得清他们救助的出租车司机又有多少呢?!

  在医院的荣誉室里陈列着一幅特殊的匾牌。仅管年份已久,但 “德高堪为圣,医精可称神”几个大字依然十分鲜艳。它做工有些粗糙,材质是普通的三合板,甚至没有匾框,没有玻璃罩面。但长青人特别珍爱它,因为那儿凝聚着一位患者—— 一位建筑民工的心。2013年 5月的一天,几个民工抬来了一位肛肠病急性发作的病人。病人脸色蜡黄,痛苦的呻吟着。经初步检查病人患急性嵌顿性混合痣,需要马上手术,否则,継续失血扩大感染,后果难以设想。“谁是病人家属,过来签字办理住院手续吧!”只见几个民工你看我,我看你,没有一个人说话。经反复询问方知他们全是患者的工友,没有一个亲属。他们是包工头从四川招来的农民工,平时只给十几元的零花钱,工程完工后年底才给结算开资。救人要紧,这是长青肛肠医院的铁规。韩宝院长做出决定,给农民工免费治疗。经过近20天的精心治疗,这位农民工兄第康复出院。出院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从工地上找了一块崭新的三合板, 请人写下这块浸透着感激之情的匾牌。送匾那天他一下跪在了韩宝院长面前,泪水象断了线的珠子。“你们是天下第一好人啊,是我的救命大恩人啊!”在场的民工哭了,韩院长哭了,所有的医护人员全哭了。

  病魔无情人有情 神医自有回天力

  2015年2月13日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春节前的北京到处洋溢着节日的气氛,忙碌了一年的人们正沉浸在亲人团聚的欢乐之中。此刻已是黄昏时分,一辆120救护车呼啸着飞速的朝香山方向驰来。车上躺着一位满脸憔悴的老人,在痛苦的呻吟者,旁边是他的老伴在不停的安慰他。这个病人就是我。最初120救护车把我送到了解放军466肛肠医院,值班的冯主任检查了我的病情,当即告诉我,你的病很危重。北京只有马应龙长青肛肠医院有治疗这种病的成熟的经验,于是他立即要通了长青肛肠医院的电话。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在混沌之中我被架下了车。这时长青肛肠医院的韩宝院长,张燕生副院长,曲建辉主任,王奎医师早已守候在诊室。我隐约听见有人在说怎么拖到现在才来呀,是坏死性筋膜炎,必须马上手术。我虽不懂医,但自从得病后在网上查过,这是一种比癌症还凶险的致死率极高的罕见的肛肠科疾病,而且许多医院很少有这方面的治疗经验。听后我顿时毛骨悚然,老伴吓得哭了。做为夫人怎能不哭呢,我们是患难与共的结发夫妻。风霜雨雪中相依为命四十载,下乡,文革 返城什么苦都吃过,好日子来了,我却抛下她走了。我是无神论者,但对信仰并不排斥。几天前我在报社的年终总结会上还曾开玩笑讲过,我们要珍惜友情、亲情,说不定啥时上帝就会把我们招走。不是吗?上帝想听相声了,把候耀文招走了,上帝想看小品了,把高秀明,赵丽容招走了,上帝想玩苹果手机了,把乔布斯招走了。可我一个叟老头上帝捡选我有啥用啊!天堂上不缺看门的差使呀!那几天是我人生中最艰难的日子,无奈无助。儿子在云南出差,腊月三十晚上返京的机票。辛亏儿子的女朋友及时赶到,多了个帮手。手术很顺利。由韩院长坐阵,经验丰富的张燕生副院长亲自主刀,近三个小时,切开十多个病灶,进行清创挂线引流。事后我听老伴讲,韩院长,张院长走出手术室时满头汗水。直到现在我还在内疚,手术完后早已过了吃饭时间,我怎没想到安排人给他们买几份盒饭呢?之后的日子是痛苦难熬的。我的空间挂满了液体,强力消炎的,补充能量的,一输液接连就是十多个小时。生命检测仪,24小时血压监控仪,尿管,我的自由全被剥夺了。人啊,失去自由时才会感到自由的宝贵。我已经是80多个小时没有合眼了,多想痛痛快快的死上几个小时呀。但是不行,我现在扮演着病人和护理的双重角色。我再不忍心呼唤我的老伴,她那娇小的身体比我更累。从我长病至今她没好好休息过一天。我数着秒看着液体滴滴的流进我的躯体。不知什么时候一个小护士来到我的床前,她似乎看透了我的心事,安慰我说:“大叔,别担心,有啥困难你只管说,我们都是你的亲人。”一席话说的我心里酸酸的,甜甜的。我的病情牵动着院长和所有医护人员的心。常言说忙年忙年,这是一年来家家制备年货,备酒、备菜为招待客人忙的不可开脚的时刻。但是手术后,张院长从未安稳一天,不管当班与否,几乎天天来病房询问我的病情。我的每一个生命参数他们都高度关注。血相,体温,血压,微量元素每天都在检测。病菌在以几何倍数的速度增殖着,和医生们争夺生命,他们明白,不能给病菌丝毫反扑的机会,稍有松懈就有可能前功尽弃。抗菌素一时一刻都不能间断,另外每天两次换药直接清理坏死组织杀灭病菌。每次换药都象过关,两颗止疼药下去疼痛的依旧令人难忍。不知什么时候我又迷糊过去。一群黑色的小人在我面前跳舞,古尸,骷髅,马王堆汉墓。“大叔醒醒”!我取个血样!”零辰我被唤醒,睁眼看见一个眉清目秀的小护士站在我面前,我伸出了因长时间输液有点水肿的胳膊。她用稚嫩颤抖的纤手把针管刺进我的胳膊,但没有回血,她满脸羞涩的说“对不起,让你受痛了”。我看见她的眼里噙着泪水。姑娘,我没感到疼,勇敢的扎吧。这哪是你的错,是我对不起你们,拖累了你们,让你们没法和家人一起过年团圆。人啊!互相之间多一些理解,多一些关爱还有什么化解不了的茅盾和医疗纠纷呢。记得一次换药时我曾对我的主治主任曲建辉说,我真羡慕你们这神圣的职业啊!却没料到他却告诉我;有人士曾做过统计,80%的医务人员不愿让他们的后代从医。听完这话我吃惊的不知所措,心里象打倒了五味瓶一样翻腾着!一个民族如果到了连挽救自己的生命都后継无人的话,那是何等的悲哀和耻辱啊!在我住院的一个多月的日子里韩院长,张院长,王院长及鲁静总经理多次在百忙中到病房看望我。在他们的精心医治护理下我的病情飞速的好转。无独有偶,在我住院后的第三天,从哈尔滨转来了一位名叫刘昌军的同病相连的病友。又一例坏死性筋膜炎,他的病情象我一样危重。他是几经周折从哈尔滨坐飞机来到北京,在北京几家医院不能收治的情况下推荐到这儿来的。也是张燕生院长亲自主刀为他进行手术。在我出院的前两天,这位病友已经康复出院了。他在出院时反复叮嘱;是长青肛肠医院救了我们的命,我从内心里感激他们。多年来长青人弘扬、传承、发展博大精深的中医药文化,采取中西医结合的方法,在国内首创挂线手术清创引流疗法、使这种被称为比癌症还凶险的致死率极高的肛肠科疾病第一杀手,坏死性筋膜炎疾病得到了治愈。至今他们已治愈来自国外及全国各地转来的此类病例数十人,长青医院已成为全国治疗坏死性筋膜炎的最权威的医院。目前无一死亡纪录。 2015年3月17日是个值得庆贺的日子,明天我将告别病房出院了。晚上我躺在床上展转翻侧,那入院来的一幕幕场景又在我眼前翻滚开了。韩院长,张院长,王院长那一张张和蔼可亲的面孔,曲主任,王奎,王辉,周医生,刘医生高护士长那一个个熟悉的背影在我眼前浮现着。啊!情切切,意绵绵,相见容易分别难。再见了,令我永生难忘的马应龙长青肛肠医院!我知道做为一家民营医院,你们面临的处境还十分艰难,你们享受不到国营医院的政府补贴政策,却要和国营医院一样平等的参加激烈的市场竟争。但我们深信在以席近平主席为首的党中央的正确领导下,通过医疗制度的深化改革马应龙长青肛肠医院一定会象她的名字一样龙马奔腾,更加枝繁叶茂郁郁葱葱!哦!我深切的期待着,这家神奇的医院!

  编辑:陈玉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