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科技新闻网 > 医药健康 > 君心若水德至善 水缘天道不了情
君心若水德至善 水缘天道不了情
发表时间 2017-08-04 14:25 来源 未知

  ——访北京公众健康饮用水研究所李复兴教授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水,轻柔地在自然界中生生不息的循环着,它清澈、优美而一尘不染,它是生命的源泉,也是万药之祖。“道生之,德畜之,物形之,势成之。”智者从中品味真谛,愚者从中尝到无味。而在所有的物质形式中,水又是何其的有幸,能以“道”之名命之。

  人生若水,道水相交,水与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而提到水,绕不开也不得不提到一个水专家、有着中国水健康之父美誉的北京公众健康饮用水研究所——李复兴教授。他是我国著名的水营养学家、也是我国水生理科学的拓荒者。曾任北京市营养源研究所营养室主任,世界水文化研究会会长,中国医促会健康饮用水专业委员会主任,原北京IDM生物技术研究所所长。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没有人知道水在李复兴教授心里的分量到底有多重,但所有人却知道几十年如一日,他把所有精力和时间都用在了好水的研究和发展上。他经常对身边的人说:“水孕育了哲学整体观、辨证观、发展观的主流思想,平生最大的理想,就是能让人们喝上健康的好水,为全人类服务。”正因为如此,他一生追求、无怨无悔。

  不慕虚华薄名利

  水,道之取也,存之恒也。水,无色,在阳光的照射下却能色彩纷呈;无味,在时间的升华下却能品出滋味。水是生命之源,万灵之始,人善如水,其道必正,感人之所仰。

  李复兴教授便是这样一位对道有着执着追求精神的水专家。睿智,果敢,率真,这是与李教授简短交流之后的最直观感受。他总是能很清晰地表达自己,每一句话他都会经过斟酌。他也是一个极为喜欢思考的人,且方式独特。他对哲学探研多年,研究不仅博采众长,而且独具文人意蕴。而对李复兴教授最为深刻的感受中,则是他对道家“无为无不为”的理解。

  李复兴教授不慕荣华,为人率真豁达,研究认真专注。他以超然无为的态度做到了“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他尽量不参加繁事聚会等应酬活动,而将大部分时间用来集中心神精力研究水,致力于探求水之道,真正做到了“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他在许多方面的“无为”,正恰恰是为了研究好水领域的“无不为”。为人之道,若水天性,得道之水,其性善也。这使得其无论是为人还是处事大都流露出一种平和简静,清劲拔俗,温和圆润的气息。

  如果说道谓人生之道,水为处世之道,道无限,李复兴教授的求道之旅更是永无止限。如果说前几年对水的研究是对道小心翼翼的探索,那么而今《水与哲学》的出版则是对道的得心应手和升华。

  君心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莫不遵道而贵德,因此,水与道的关系,从来都不是井水不犯河水,说穿了讲,水研究中,精神家园感的回归其实就是一种深层次上与道等高的极限。人生若水,水德于道,李复兴教授潜心于水,博学于暇,敏手于斯,自别有一种清刚雅正之气流于眉间。而评论任何一种时代或地域研究领域的人文价值和社会价值,归根结蒂也就在于它所蕴涵的文化底蕴和对人类社会前进的贡献。

  科研其实是一条孤独的路,尤其在这样一个喧嚣的物质社会,尤须一个静字。当今物欲横流,多有尘嚣之喧杂,又有交际之萦心,或公事冗忙,有案牍之劳形,或家务繁多,有难喻之隐衷,故多生浮躁之心。李复兴教授能于这样喧哗之中守神定志,情致虚极以宁静笃,能甘淡泊以叩寂寞,自然能妙机其微,翘望灯火阑珊。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对道中所诉人事进退之术和日常柔弱这一处世哲学,李复兴教授有自己的注解。他认为,水里的弱中之强,才是真正的强键与坚劲。因此,我折服于李复兴教授不遗余力编撰的《水与哲学》专著,不仅仅是因为李教授为水奉献50余年的青春,更是因为它所闪现的道的内涵和神韵。淡定而不消极,淡泊而不自傲,淡远而不随波逐流,淡然而又不断超脱,李复兴教授能于这样浮华的俗尘中为寻求人类健康好水去虔心守望一方渐渐丧失古典精神的自由,并坚持“有所为,有所不为”来驾驭自己的人生,这样的淡定则足以说明,对道的理解有多高,对人生的体悟就会有多深。

  “我对李教授,一直佩服他有四个力。”北京工业大学教授窦以松这样评价道:“一是凝聚力,他能把身边的人凝聚在一起成为一股向心力,二是坚持力,他有一种耐性,很能坚持和隐忍,一生只做一件事,并且是一件伟大的事儿,真的很不简单。三是魅力。凡是和他接触过的人都会喜欢和他交往,和他谈话,这是他的一种人性魅力。他和他的妻子就是学术上的好伴侣。这三种力加在一起,最后就成为了最重要的一种力,那就是战斗力!”为人保持一份淡定,处世固守一份淡然,李家原先生虽致力于探求水道,但也并非远离尘世。他善于把握自己的激情,善于将眼前的和记忆中的历史文学联系起来,而后将现代人生中的无常感,挫漠感完全收入对水的研究和冥想之中。

  在国际上,他首先提出“水退化”的科学创新理论及健康水的系统科学概念,并得到国内外学者及联合国技术开发署的重视。其“水退化”的理论对于水产业的企业具有指导意义,在“水退化”的理论指导下研究的“健康饮用水”及“IDM激活系统”项目从理论到工艺、设备及产品标准已形成较完整、成熟的技术体系,处于国际先进水平。此项目已获国家发明专利,此外,“高效紫外光催化技术”已获国家科委科技型中小企业创新基金启动项目。“自然回归水处理技术” 被联合国技术开发署授予“联合国示范技术”向全世界推广,该研究成果受到联合国如此重视在国内外均属罕见。“海洋深层水”专利技术填补了国内空白,达到国际领先水平,并进行了市场转化。 除此,在国内外发表论文四十余篇。在水方面的主要著作有《水,是药还是毒?》、《好水在中国》、《水,被遗忘的营养物质》、《饮水的最好方式A+B》、《水,生命之源——水与营养》、《科学饮水——无虑无忧》、《中国矿泉水》主编《水与文化论文集》等。

  这一份份难得的殊荣背后,是李复兴教授几十年如一日坚韧不拔、持之以恒的精神,而为公众服务,也是支持着他在科研领域一直开拓创新、进取不息的动力。

  

  栉沐风雨勤求索

  时至今日,李复兴教授还记得那年选择专业的正确抉择。从1963年毕业算起,李教授与水结缘已经五十余年了。

  一个人为了一项事业,心甘情愿的付出一生的心血,为发现全球好水求索奋斗50余个春秋,在现在的一些人看来简直不可思议。因为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商业化的时代,满眼是市场,到处是商人。遥想当年,一批批热血青年抱着信念和理想踏入商海仕途之路,而今风生水起。而李复兴教授却选择了与水为伴,为人类公益事业和健康的科学调研之路。

  从1963年毕业于中国农业大学,到与水结缘,满腹经纶的李教授曾作为访问学者游历美国、日本等国家,专注于“好水”的研究,正式出版论著约300余万字。从90年代初至今,主要集中水营养生理及健康饮用水研究。“我学的是营养学专业,研究经历可以用两个数字3和7来概括。前二十年我一直研究占人体30℅的固型物质,像蛋白质,矿物质,微量元素;之后我开始研究占人体70℅液型物质―― ―― 水,从此与水结下了不解之缘。”李复兴教授表示,水是生命之源,是全世界关注的焦点。目前人类对它的认识还很浅,而研究起来又很困难。但困难却始终没有阻止李教授孜孜前行的脚步。

  不经孤寂无由崇高。曾经,《水,是药还是毒?》这一专著让李复兴教授在水界崭露头角,但李复兴教授自我评价还是对水的研究不够。对照今日水与哲学的出版,可知此话不是过谦之词,而是他心中凌云壮志的预告。毫无疑问,《水与哲学》是他水坛研究道路上的高起点,由此开启他在发现健康好水道路上的探索之路,犹如信步云端,前无古人。

  五十余载,他完美实现从一名营养学家到一位“水坛领袖”的华丽转身;五十余载,他把为国奉献的满腔热忱,化为推动水科学发展的动力。

  弹指一挥间,白了少年头,欢乐的日子容易过,这样漫长的岁月里,李复兴教授坦言,也曾绝望,沮丧,但同时,兴奋,酸辣辛甘苦可谓五味陈杂。他将他的人生定为三个阶段。从1992年到2008年,是入不敷出阶段。从2008年到2012年时温饱阶段。2014年至后,将是发展阶段。

  也许,与水结缘对他来说是一个偶然,但自从踏上了寻水的道路,他就深深地痴迷于水,并决心用他的一生付出、辛勤劳作。有人说,水是最好的药,又有人说,水是最可怕的毒,在我们身边到处都是充满毒物的水系统,美国纽约史蒂文癌症中心研究员雷蒙就曾对106名死于各种癌症的人的细胞研究发现:围绕在癌细胞的DNA周围的水与健康人细胞周围的水的结构是不同的。研究证明,不止是癌症,所有疾病首先都是从细胞内水的特性发生改变引起的。

  李复兴教授认为,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人们集中地关注和讨论了我们应该怎样健康地去吃的话题,却共同忽视了我们应该怎样健康地去喝水这个问题!现代科技的迅速发展和生活节奏的加快,也给人们的健康带来了许多新的威胁,诸如糖尿病、高血脂、高血压、GDP病等等。

  究竟什么是好水?水到底有哪些种类?不同人群的饮水方式是否不同?日常生活中如何用水?日常饮水应注意什么问题?李教授表示,健康水的衡量标准首先要无污染,即无毒、无害、无异味,其次是没有退化,最后是要符合人体营养生理需要,其表现特征是含有一定有益矿物质、ph值中性及微碱性和水分子团小,只有这三点全部满足的水才能称之为健康水。由于陆地环境日益恶化,深海矿泉水已成为生产健康水的重要来源之一。

  “好水是药,坏水是毒。”水似药,但不是药,好水可以使药充分发挥其特性,从而起到保健及辅助疗效作用。水似毒,但不是毒,如今的水污染和水退化确实是人类健康的杀手,但是,人类在不断的创新和思索中发现或发明了可以使人免于受到水中毒物侵袭的科技产品。李教授补充,同时,更不能忽视的是,除了人工的制作外,在我们身边仍然有着具有神奇力量的好水,但是,好水往往容易被人遗忘。

  据北京化工大学生命动力研究中心的报告显示,水里的养分经过20-40分钟就进入到人体的所有细胞,而大米、蔬菜等食品中的养分需要7-10小时才进入血液,很大一部分还被提前排泄掉。“所以李时珍会说水是首药。”因此如果充满身体的水有问题,那么人体的健康就会受到严重威胁。例如人体某个脏器的功能不好,仅一味的改善食物或大量服用药品和保健品,是不能从根本上使其功能得到改善的。李教授表示,想获得健康,就应充分重视饮用水的重要性,并不断改善饮用水的质量。所以说“药补不如食补,食补不如水补”。

  

  美美共济兴寰宇

  任何一种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技术和研究的诞生都会有不凡的经历。李复兴教授这种沉潜而喜静的心性修为,也体现在了他的创作组织中。多年的探索,他一次次踏上高原漫游之路,登过珠峰,涉水漠河,他的笔尖,多是含金量极高的原生态取样,没有故弄玄虚的辞藻修饰,没有东拼西凑的虚假学问。

  曾有书法家这样评析李复兴教授 :“上善若水,水缘天定,道法自然,复兴寰宇,天地人和,美美共济。”寥寥数字,道出了李教授的人生哲学。

  如今,由李教授创办的非赢利、开放性的民间研究所——北京公众健康饮用水研究所,前身为北京爱迪曼生物技术研究所发展蒸蒸日上,主要从事水与社会、水与人类生存关系及经济发展相关联的水社会学方面的研究。例如水文化、水哲学、水与城市规划和发展等内容,其中包括与自然科学相联系的水环境与水生态方面的内容。从1992年成立之日算起,至今已有22年的发展历史。

  由研究所组织的2006年世界水日人民大会堂举办全国“首届水文化高层论坛”,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派专家参加了此次大会并作了发言,会后出版了《水与文化论文集》。为配合2008年北京奥运会,研究所于2008年4月组织发起了“好水在中国”的大型公益活动,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并组织发起2010年召开的国际“水与哲学”高峰论坛会。先后对国内冰川矿泉水、长白山矿泉水、巴马长寿地区矿泉水、东北五大连池天然苏打水等水源进行多学科综合科学研究工作。

  针对国内多对坏水、污染水对人体有害的研究较多的情况,本研究所多年来主要对好水与人体健康和某些疾病预防方面做了大量研究。在此基础上研究和开发与好水相关的工艺技术和产品研发工作。同时本中心还同相关部门合作负责城镇、社区、学校、部队及农村的健康饮水工程的开发利用工作。

  他的工作室里面,经常出入的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文化人,导演、专家,学者教授。在与记者交谈时,他谈到了研究所未来发展的方向那就是把水当做一个文化产业去长足发展,让研究所真正有自己的话语权。

  “水不是越纯越好。”20年不喝自来水的李复兴教授指出,自然界根本不存在什么纯净水,全世界也没有任何科学依据证明纯净水的好处。李教授认为,生命是在含有一定矿物质的水环境中起源、进化和生存的,人类在400万年进化过程中,喝的是水“溶液”而不是水“溶剂”(纯H2O),不含矿物质的水对于生命是不利的。去除了有益人体健康的微量元素和矿物质的纯净水,是功能退化的“死水”。“人应当饮用健康水,健康水是最廉价、最有效、最安全的营养物质,它可以使你更健康、更活力、更长寿。”

  “喝饮料是脱水过程,喝水是补水过程。”严格定义我们所面对的矿物质水,应为矿物质“水饮料”。李教授曾公开表示:矿物质水中的矿物元素是“假牙”。首先矿物质水与我们熟知的矿泉水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其真正的身份只是在纯净水的基础上添加了一点点人工矿化液,其水源同样也是城市自来水。“要正确的饮水。即饮水要健康、饮水设备要安全、饮水方式要科学。”

  “我个人坚决反对把纯净水作成国家标准。现在许多科学研究证明,长期饮用纯净水对人体会产生一些负面的生理效应,就应该尽快修改标准。毕竟纯净水不是人类正常饮用的水。” 李教授忧心,我们现在是天天讲“食”,却忽略了“饮”。“饮”由“食”与“欠”构成,意味着食中不能缺少水。“饮食”饮为先,我国著名药学家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把水置于全书药物的首卷,并指出:“盖水为万化之源,土为万物之母,饮资于水,食资于土,饮食者,人之命脉也。”

  “人对于水的研究、开发、认知必须符合自然规律,必须尊重自然。不能一味去推那些自然界没有的东西,过度去征服自然和改造自然。”李复兴教授始终用哲学的思想去研究水。“人工添加的东西,永远赶不上天然的东西。”他建议应该尽快修改纯净水的国家标准。“安全水不等于健康水,健康水要求更高的层次。安全是满足人体的基本生存需要,健康水是满足人的基本生存需要基础上进一步提高生命质量的水,温饱阶段喝安全水,小康阶段喝健康水。人要活需要安全水,活得好就得有健康水。”

  目前,针对分质供水,桶装水,净水器三分天下局面,在李教授看来,依然各自存在问题。他认为70℅的企业是亚健康企业,自来水的工艺100年未变,已经远远不能满足需要。原水污染严重,影响人体健康,“三致”问题突出。

  “这三个行业在未来二十年都将有长足的发展。分质供水要解决送水管道的问题;净水器要解决滤芯寿命问题;桶装水则要避免二次污染,完善送水网络管理。李复兴教授指出,关键是把好水的本质搞清楚,充分利用激活工艺把死水变活水并且保留有用的物质。”目前“自然回归水”及“IDM活水系统”在北京,山东,辽宁的几个企业已有应用,希望能在全国推广。“一个行业的发展需要新的标准。对于饮水行业中的各个企业应本着以人为本的宗旨,提供给广大消费者安全和健康的产品。”李教授介绍,只要及时的清洗和科学维护饮水机,减少二次污染的机会,目前的大多数有胆的饮水机是可以使用的。

  爱才不纵才,在大家眼里,李教授是个冷静的人,他在闲聊中十分喜欢谈及关于心态的问题。在他的眼中,平和不是消极地去看问题,而是更客观。他说,做事情我不贪,心态比较平和,而且能够很好地看待逆境,把事业坚持下来。做任何事情都需要自己去体验本质,从而把握真相。“李教授是一个行动快速的人,有想法马上做,发现不对马上改。”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李教授自己也承认说,“我是要求速度的,尽快实施,我是边做边修正。并不是没想清楚、没看明白就去做。大意就是想、调整和做基本上同步进行,不要多谋少决。”

  “两袖清风一身轻;心底无私天地宽;上善若水利万物;一生追求水健康。” 这是安徽盛永赠与李教授的祝词,也是他的真实写照。如今,年近七旬的“水先生”忙碌依旧,不断穿行于缕缕墨香盈袖,到处是空灵流动的水研究室中,“我喜欢这句话:人生最大的财富莫过于拥有健康,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疾病缠身。权利是暂时的,金钱是身外的,唯有健康才是个人的终身财富。”让我们“多喝水,喝好水,会喝水”,让中国人在水界能够大声的发出声音,真正的有自己的话语权,李复兴教授这一梦想,我们由衷相信,在闪亮的“中国梦”下,“复兴梦”——为时不会远。

  (撰稿王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