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科技新闻网 > 医药健康 > 蒋戈利:日新月异研医道 允公允能济苍生
蒋戈利:日新月异研医道 允公允能济苍生
发表时间 2016-12-19 09:04 来源 本站原创

  ——人文整体医学模式创建人蒋戈利博士多元开拓风采

  “允公允能,日新月异”这是著名的学府北辰南开大学的校训。做为曾经是一所私立大学的南开,向来以“救国救民,救亡图存”为己任,培养了周恩来、曹禺、陈省身等为国家和社会做出巨大贡献的杰出人才。如今,一个个南开人秉持着这个校训,努力以“公能”教育要求自己,不断开拓创新,日新月异,为我国各项事业的蓬勃发展做出了突出的贡献。中国人民解放军首位中医针灸学博士、哲学博士、学术带头人蒋戈利就是其中一员。2010年蒋戈利考入南开大学哲学院,求学于哲学大家陈晏清教授门下,开始了对“变革医学思维观念与构建医学新体系新模式”以及“东西方医学汇通融合的医学哲学原理”的系统研究,创造性地将马克思主义哲学与生命医学和医学哲学结合起来,开展跨学科研究,在医学新学说、新体系和新模式研究上,成果卓著,难能可贵。几十年来他孜孜不倦,精益求精,开拓了人文整体医学新模式,并且自励励人,身体力行弘扬正能量,多著诗书文章,很好地践行了“允公允能,日新月异”这个所有南开人的处世准则。

  蒋戈利,医学博士、主任医师。现为北京军区中医针灸康复中心主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颈腰椎脊柱病治疗中心首席专家,兼任中国平衡针灸学会副理事长、中国针灸学会理事、全军中医药学会针灸专委会副主任委员、北京军区医学科委会理疗康复专委会主任委员、军区高级技术职称评审委员、天津市针灸学会常务理事、天津中医药大学教授及研究生导师、《华北国防医药》等杂志编委。荣获中国医药特殊贡献奖、天津市青年岗位能手、2004年中华之魂百名优秀人物等众多荣誉。参与完成国家八五攻关课题、国家973项目等各级各类科研立项15项,荣获科技进步奖、医疗成果奖20余项。攻克中风性延髓麻痹、病态窦房结综合征等世界医学难题多项,研发人体斑痣检诊法、对称平衡检诊法、三步针罐疗法、四步针药疗法和三维一体调神针法等创新诊治技术50余项,原创观念、概念与技术等医哲术语240余个。

  做为全军首位针灸学博士,蒋戈利用手中的小小银针不知创造了多少奇迹。一次,他乘火车途中听说一位乘客心绞痛突然发作,便抓起急救箱跑了过去,敏捷地将一根根银针扎入患者的手腕和背部。不一会儿,患者憋气、胸闷等症状就得到了缓解,感激地说:“这银针真神了,比速效救心丸还管用”。他精于针灸学,熟谙中西医,通晓文史哲,博采众长,勇于创新,发明了“三步针罐疗法”、“益气复脉针法”、“醒脑通经针法”等12种亲疗法,创建了“蒋氏特效针药专病疗法”,在治疗心脑血管、颈腰椎骨关节、内妇儿科等疑难杂症方面,技艺独特,疗效神奇,广受赞誉。

  勇创新品牌 攻坚克难结硕果

  人的一生只有在探索、超越中才能有所创新、有所发明,才能为人类奉献新智慧、新技能。1965年8月,蒋戈利出生在湘南瑶族山区的江华县桥头铺镇,基于少年磨难、平生所学和独立思考,而精于医道仁术,兼修诗文史哲;探幽医林而妙于针灸技艺,兼顾科技政经,逐渐形成了鲜明的多元文化素养、多彩人生特质和独特的人生角色、悠远的人生理想。

  1988年,当石学敏院士将世界性的医学难题“针刺治疗假性延髓麻痹”研究课题交给蒋戈利时,他既兴奋,又深感沉重。该课题是石院士培养研究生以来,一直想完成的针灸治疗危重脑血管病的重大课题。由于当时既没有该病的西医诊疗标准,也没有中医辨证论治规范,更没有疗效的评定依据,实验研究尚无先例,使针灸治疗这一疑难危重病症成了一道科研难题,考虑到可能徒劳无功的原因,历届研究生无人愿意去挑战。但蒋戈利深知,这个课题关系到致残率及死亡率极高的重度脑梗塞或脑出血的严重并发症病人的救治,如果课题研究成功,就能为此类病人提供一种规范高效的治疗方法,给病人带来康复的希望。于是,蒋戈利主动承担了此课题的开拓性研究。经过两年多的艰苦探索,提出独到的理论见解,拟定出了该病的中、西医两套诊断分型标准,创立了疗效的计分评定方法,规范了针刺穴位和操作手法,圆满完成了系统的临床与实验研究,提高了针刺疗效。这一研究成果荣获了天津市重大科技进步奖,也使他在创新的征程中,迈出了坚实的第一步。

  心脏病是吞噬人类生命的最大杀手之一。中医针灸对严重心脏疾病的治疗,一直是一个薄弱环节,甚至是个“医疗禁区”。1991年,蒋戈利勇敢地向这一领域发起了挑战。在导师的支持下,他不仅中标了国家八五攻关课题“针刺治疗急性心梗合并心律失常临床与实验研究”,还大胆地将“针刺治疗病窦综合征(SSS)临床与电生理实验研究”作为自己的博士学位课题。病窦综合症,是一种无特效药物救治,也无有效治疗手段的疑难重症,严重时病人必须安置昂贵的永久性心脏起搏器。他采用针刺疗法对SSS进行临床和电生理动物实验研究,并在3年攻博期间完成,摘取了这一原创性研究课题的桂冠,获得军队科技进步二等奖,成为针灸治疗心血管重大疾病研究领域取得突破性进展的重要标志。

  多年来,蒋戈利以“心存仁爱勤智勇,身怀绝技医术精”为自己的座右铭,坚持以中医针灸为主,以西医药为辅,以疗效为行医之本,以整体调治为特色,以优势技术创品牌,用专病针灸疗法打造专科、创建中心。十多年来,他率领以邢军、刘玉珍、刘文红等为业务骨干的专科团队,博采众医家之长,不断总结、创新和完善,先后发明了十余种专病新针疗法。

  ——三步针罐疗法:军队医疗成果三等奖技术。是由远道平衡针刺、夹脊电针和刺络拔罐三步有序构成的复合疗法,是非手术快速高效治疗颈腰椎脊柱病的首选治法。尤其对中老年人多发的颈椎病、颈椎间盘突出症、颈肩综合症、腰椎间盘突出症、腰椎管狭窄、腰肌劳损、坐骨神经痛、类风湿病、骨质疏松症、软组织疾病,具有显著疗效。经21600例临床观察,首次治疗明显见效率达85%,两疗程后(20天)的临床治愈率为78.3%。

  ——益气复脉针法:军队科技进步二等奖技术。是治疗病态窦房结综合征的专病疗法,对冠心病、心肌缺血、心绞痛、心律失常也具有可靠疗效,尤其对治疗窦性心动过缓具有显著效果。已有86例中重度SSS患者经本疗法治疗后,免于安装起搏器。

  ——醒脑通经针法:天津市科技成果二等奖技术。是根据经络穴位对称分布原理和大脑功能分区理论,采用双侧经络同调方法,经多年临床探索逐步改良而形成的脑中风专病针法。主治脑中风及其后遗症、脑动脉硬化、脑萎缩、脑供血不足等。

  ——通关利窍针法:军队科技进步三等奖技术。是治疗脑中风性延髓麻痹的专病针法,对中风后单独出现的吞咽困难、饮水咳呛、构音障碍或失语,疗效尤其显著。

  ——四步针药疗法:是专治骨关节病的专病疗法。由对应点针刺、局部电针、刺络拔罐和特制膏药外敷四步有序组成。该疗法主治各种增生性骨关节病,风湿性关节炎、急慢性关节损伤。

  ——排毒降脂疗法:专治高血脂症、高凝血质、脂肪肝、单纯性肥胖、面部疮疖、黄褐斑、习惯性便秘等病症。

  ——补中健脾针法:专治急慢性胃肠炎、结肠炎、胃十二指肠溃疡、胃肠功能紊乱、胃下垂、小儿疳积等消化系统疾病。

  ——综合心理疗法:他提出“整体综合思维”治疗模式,采用心理分析、针灸、中药相结合,治疗癔病、抑郁症、神经官能症、慢性疲劳症、亚健康状态和各种躯体疾病引发的心理、精神病症。

  另外,该专科在平衡针灸、董氏奇穴针法,银制针除痛术、穴位注射术、神经阻滞技术等现代针灸技术,中医中药治疗脾胃病及儿科杂病,以及手法整脊疗法等方面,也形成了专科的特色和优势。

  精益求精 开创人文医学新模式

  刻在美国医生E. L. Trudeau墓志铭上的一句话广为流传:To cute sometimes,to relieve often,to comfort always(译文: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 。这句话很好地诠释了医生治病和人文关怀之间的密切关系。正如英国科技史学家斯蒂芬博士所言:“医学是人道思想最早产生的领域”。最初的医学,既不是谋生的手段,也不是专门的职业,而是一种人性天良的自然体现,是一种人文关怀的自然行为。

  三国时期的东吴名医董奉心怀慈悲,对贫苦病人精心诊治,关怀备至。他为人疗伤治病,既不收费、也不受礼,只要求被诊治者在其门前空地上栽一棵杏树以作纪念。数载之后,杏树蔚然成林。“杏林”由此成了象征中国医学人文关怀的千古佳话。

  “医者,大道也。”在多年的医疗研究工作中,蒋戈利发现,中医文化的根本特点之一就在于其厚重的人文理念。在他看来,医学是仁心济世、仁术救人的人文领域,而中医文化的本质内涵正是人文整体理念。

  医学的本质特性和根本宗旨就是调理身心、治病疗伤,消除各种病痛对身心的折磨、对生命的损害。因此,要想充分强化人类医学的人本人学属性、履行医疗人文关怀宗旨,就必须回归人类医学的“以人为本、人道关怀”的本质特性和“消解病苦、调护身心”根本天职,实行人类医学终极目标的文化特色与基本内涵的整体人文化,实现东西方医学精华的通汇融合,走出当今医学的发展困境,重构21世纪人类医学的新模式,以适应新时代人类的健康需求,从而促使人类医学的持续良性发展。

  2008年春,在北京奥运精神的启发下,蒋戈利进一步提出了“人文医学、绿色医疗”新理念,并赋予其人文整体思想和绿色生态特征等特定含义,开始了逐步深入的探索。为完成创立医学新学说、新体系和新模式的大任,为探索生命医学真谛、医学哲学思维范式,2010年蒋戈利报考南开大学哲学院,求学于哲学大家陈晏清教授门下,开始了对“变革医学思维观念与构建医学新体系新模式”以及“东西方医学汇通融合的医学哲学原理”的系统研究。

  立足于丰富而繁重的临床诊疗工作实际,2011年,蒋戈利提出人文整体医学观。他在这一观念指导下,陆续提出并论证了一系列概念、理念和原理,并将其不断地丰富、验证和完善。2011年秋,他将“人文医学、绿色医疗”新理念修正升华为“人文整体医学、绿色无害医疗”新模式。

  随着研究的步步深入和思路的层层拓展,蒋戈利惊喜地发现:“人类医学具有三个最基本的特征:一是东西方医学体系的形成与发展,均是各自主流哲学思想和主流文化特征在医学领域的渗透、应用与体现;二是东西方医学模式的演变发展,都是随着各自的文化与哲学的重大变革、经济科技的重大发展而产生的;三是符合人类心身健康需求、体现医学人文精神的医学体系和模式,都具有显著的人本人文特质和不同层次的整体性质,亦即人文整体是人类医学的最高理念和思想特征。基于这三个基本特征和世界经济科技一体化趋势,可以预见:一是东西方医学,必将随着全球经济、科技和文化的一体化发展规律,逐步以各种形式或途径相互借鉴、相互渗透与趋同,最终走向融合与统一;二是一种以全面满足21世纪新人类更人性化、更个性化和更整体性的,包容东西方医学思维范式、观念理念和诊疗调治技能精华的医学新体系、新模式即人文整体医学模式,必将成为21世纪人类医学发展的大方向、大趋势!

  对于这一模式,蒋戈利精妙而深刻地阐释了它的最新定义:人文整体医学模式,是根据人类医学的人文人本特性和整体调治宗旨,顺应当今人类医学发展趋势及身心整体健康需求而创立的新世纪医学模式。它以人文整体医学观念为思维范式,以“身—心—灵—境”四维整体为范畴,汇集生命哲学、中西医药精华与现代生命科技于一身,融合生物(机体及其活动与代谢)、生态(人体内外环境)、情志(心理—精神—灵性)、社会(家—单位—国等人群关系)于一体,实行身—心—灵—境四维整体的调治与维护,以“人文科技、自然绿色、整体调节”为基本特征的人类医学新模式,也可称为“生物—情志—社会—生态”医学模式。

  蒋戈利指出,古今中外,虽然医学种类门派众多,各自理论依据及诊疗方式方法不一,但其本质都是调理身心、治病疗伤及延年益寿,为人们消除各种病痛对人的身心折磨和生命损害。因此,21世纪的人类医学,要想复兴人文整体本质、展现人文关怀的基本特性、践行整体调理康复的根本宗旨、强化医学学科特色和医疗技能优势、实行“融合中西,渐趋一统,广布世间,普济人类”的划时代振兴与发展,就应当顺应全球一体化发展潮流和多元文化并存兼容趋势,逐步实现中西医学的“包容并存,平等并重,相向对接,融会一统”。

  基于多年的实践摸索与理论研究,蒋博士提出了实现东西方医学融合的基本策略:“中西同步进化、终归融会一统”计划。

  “中西同步进化”,是一方面努力实现中医药学的“时代振兴四化战略”,即传统中医文化、中医药绿色生态化、融合时代科技化及全球大众化,一方面努力实现西医药学的“人文整体复归复兴”战略;“终归融会一统”,是在“中西同步进化”基础上,基于人文整体医学观,从思维范式、理论医学、临床医学、预防医学和康复医学等医学各领域和层面,实行“去伪存真、包容并蓄,融同存异、中西互济”的科学理性的大统化,逐渐建构起融合了东西方医学精华的人文整体医学体系,逐步迈入集中医学模式与现代医学模式优势于一身的人文整体医学模式的人类医学新时代。

  蒋戈利在精研医学的大道上越走越宽,收获愈来愈丰,受到广泛赞誉。而这一切成绩的取得,都离不开他积极向上的自励精神和正能量心态。

  弘扬正能量 知行并举拓新路

  2016年10月5日下午,在一架飞往天津的航班上,上演了一幕空中急救。当日蒋戈利由桂林乘坐航班返回天津。飞机刚起飞不久,坐在机舱中部的一个男孩突然窒息昏迷,命悬一线。蒋戈利得知情况后,立即紧急施救,几经努力,使男孩脱离了危险。当看到孩子安然地被送下飞机,机舱里响起了热烈掌声。而他则不愿留名,消失在人群中。现场乘客纷纷表示,这场急救体现了医者救死扶伤、关爱生命、无私奉献的美德,传递了正能量。这其实只是蒋戈利以自励精神弘扬正能量的众多先进事迹之一。

  蒋戈利认为,“励志”主旨为激励志向或目标,意指为一时一事或一生一世的定下的志向或价值取向,具有阶段性的特征;自励的主要意指,是为实现人生某一目标或达至某种高雅境界,对自我的不断勉励与鞭策,具有持续性的特征。自励,是所有有为者不可或缺的基本素养和能力,是自觉自立、持续修为的一门人生哲学。

  在50多年的平生历程中,在30余年从医创业征程上,蒋戈利得益于“自我激励、启迪心智”“勉励他人、启发大众”的人生经历和实绩,说明“自励”对自我成长、成熟和成就的重要意义,“励他”对服务病患、启示亲朋、贡献社会的重要作用。数十年来,蒋戈利在从医的道路上,几经拼搏磨砺,几经风雨洗礼,练就了精湛的医术,连同他高尚的医德,现已被人们广泛称赞。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蒋戈利的自励精神,来源于他坎坷的人生路,是磨砺的结果。在蒋戈利上中小学的童年时期,正值动荡的“文革”中期,由于父亲极为不幸的政治遭遇和及其拮据的家境,一直是在惊恐不安、饥寒交迫和半工半读中度过的,靠养鸭子、抓泥鳅筹集那微薄的学费。八到十岁的三年间,本就家境窘迫的蒋戈利,曾多次经受死神的考验,一次遭雷击昏迷,两次遭洪水淹没,每次都足以致命。对于诸多磨难,蒋戈利不仅没有怯弱畏惧,也没有愤世嫉俗、怨天尤人,反而逐渐磨砺出了坚毅不屈的性格,用幼小的双手遏制住了命运的“咽喉”。

  蒋戈利的父亲蒋祺禄1949年初参加人民解放军,1952年留学苏俄,学成归国就职于湖南省林业厅,1957底被无划成“右派”。此后便成了“老运动员”,在历次“运动”中,屡遭诬陷、批斗,倍受欺凌、迫害,不幸于1978年秋含冤病故。1984年,身为学生的蒋戈利担当起了为父伸冤的使命。学习之余,他走访了近百位相关人士,撰写了约20万字的各种材料,反复奔波于县、区、省十余个相关“衙门”。历经一年半的劳顿与执着,终于证明了父亲的清白,洗脱了近30年的冤屈。由此表明,“自励”可以使人坚持不懈、求得正义。

  在家境窘迫、半工半读和高考录取率基地的不利背景下,因父早逝、经济困难,蒋戈利曾经休学三月。然而,就是在如此艰苦的情况下,他始终凭借“无鞭自奋蹄”的信念,不断自我激励,以自主独立、极度勤奋和近乎忘我的学习方式,马不停蹄,一路精进……

  终于,蒋戈利学有所成。1987年,获得学士学位;1990年,攻克国际医学难题“脑中风性延髓麻痹”,取得医学硕士学位; 1994年,攻克世界医学难题“病态窦房结综合征”,荣获医学博士学位;2015年,圆满完成“医学观念的变革与人文整体医学模式的构建”研究,荣获南开大学哲学博士学位。

  身为悬壶济世的医者、不甘平凡的学者,蒋戈利在学术创新的道路上,胸怀鸿鹄之志,不断自觉、自励,精勤不倦,锐意探索,勇于创新。平生的经历还让蒋戈利深刻认识到,“自励-励他”既是一个持续、艰辛的自我磨砺过程,也是一个克服“小我”渐成“大我”的成长经历,更是一个由量变到质变的心灵洗礼程序,唯有正确的价值取向,唯有宽广的包容,唯有足够的格局,才能有所作为、有所贡献。恰如曾公国藩所言:“人初做事,如鸡伏卵,不舍而生气渐充。如燕营巢,不息而结构渐牢。如滋培之木,不见其长,有时而大。如有本之泉,不舍昼夜,盈科而后进,放乎四海。”

  多年来,蒋戈利逐渐意识到应从人类学、哲学和医学的多维视角与高度,寻求解决之道,遵循“先须自励,方能励他”的信念,采取著书立说的方式,竭尽所能地撰写了一系列“倡导健康生活方式,预防生活方式疾病;阐释心理心灵真谛,平衡精神情绪失调”的医哲诗文丛书,如《杏林春秋》《当代思想文化自觉》《化性谈疏解》《感恩与感悟》等,以期引导人们逐步实现“身心灵境四维”整体健康。

  蒋戈利不仅将源于“自励”的“励他”效能,扎扎实实地对各种病患救治的本职工作中,还主动利用节假日、公差期,开展系列义诊义治、巡回宣讲活动。近两年以来,为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蒋戈利开展了“重走长征路、巡回义诊送服务”活动,他从红色娘子军故乡(海南岛黎苗山寨)开始,先后到井冈山、韶山、江阴、常州、昆明、贵阳等地,进行了义诊活动,收到良好效果。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一心一意为人民服务是蒋戈利对自己提出的要求,也是一名优秀党员的党性使然。这种精神不仅体现在他兢兢业业的创新科研中,也体现在他一心为民,无私奉献的医疗行动中。娄山关位于贵州北部桐梓县境内,属革命老区遵义市辖县。由于地处山区峡谷,经济发展受环境制约比较缓慢,目前仍被列为全国“贫困县”之一。当地医疗卫生事业发展也相对落后,缺医少药使老区群众看病就医比较困难,“看病难、看病贵”已经成为威胁百姓身心健康的拦路虎。2016年9月23日至25日,蒋戈利博士应当地政府邀请,利用周末假日来到革命老区贫困县,为当地群众举办义诊和健康讲座。人文整体医学给干部群众带去了全新的健康理念,蒋氏人文针灸为病人祛除了疾患病苦。蒋戈利博士在短短的两天里先后诊治了两百多位病人,来参加义诊的群众络绎不绝,他们当中有抗战老兵、有红军后代、更有普通百姓,蒋博士每天都要工作至深夜。做为一名对人民百姓有着深厚感情的军医,蒋戈利博士了解他们的疾苦,知道他们需要什么。因此,他对前来的群众来者不拒、全神贯注、废寝忘食、始终如一。蒋戈利博士极其重视医疗实践的伦理价值,医疗活动是以病人而不是以疾病为中心,他把病人视为一个整体的人而不是损伤的机器,在诊断治疗过程中贯穿着对病人的尊重、关怀,主张与病人进行情感的沟通,充分体现了“医乃仁术”的基本原则。

  在教学方面,蒋戈利的传道解惑经历,主要表现在如下几个方面:一是起步早,他在上完医科大学第一学期回乡度假,就开始指导高中同学唐某学医;二是层次多,他迄今通过各种形式培养的中外学生愈千人;三是多元化,他既传授医学技能,也培养学生的思维方式、研习方法、管理经验及诗文写作等等;四是专著化,先后编著《针灸治疗学》《汉英双解针灸辞典》《学科建设与专科管理手册》等多种专著,起到了良好的启迪后学、精进学业的效果。蒋博士经常告诫自己学生:“作为医者,当提到人文精神的时候,这种理想状况至少应该建立在这样的基础上:专业学习上,踏实谦虚,厚积薄发;与人(患者)沟通上,清晰准确,更重要的是,你确实已经是设身处地为他着想了,即无论患者卑微、权贵,无论贫穷,巨富,道德水准,文化背景,均做好自己的行医行为。”

  值得关注的是,蒋戈利还是一名著作等身的诗人。“心是一块田,我们都是种田人!戈利的心里田,仁心、咸心、同心、爱心,以滋润生命的方式生活着,探索着,恩济着.......吾心即宇宙,宇宙即吾心!戈利心里的宇宙,以诗、以文、以医、以针、以生命,点滴地进入宇宙的心里”。面对当今中国医患矛盾的现实,更彰显出蒋戈利博士所开创和倡导的人文医学理念和实践的深远意义,当今医学发展到今天遇到或出现的诸多问题,医学自身难以解释和解决时,更彰显出弘扬人文社会科学紧迫性 ,“路漫漫兮其修远,吾将上下而求索”,蒋戈利博士始终秉持着这种信念。在此,我们深切期待他的事业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取得更加辉煌的成就,更好地服务于社会和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