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科技新闻网 > 医药健康 > 大医精诚,健康为民
大医精诚,健康为民
发表时间 2017-05-17 10:52 来源 本站原创

  记上海崇明岛沈荣生沈氏针罐排毒通经法中医学研究成果

  2015年年底,习近平总书记在致中国中医科学院成立60周年贺信中写道:把祖先留下的财富继承好、发展好、利用好。希望广大中医药工作者增强民族自信,勇攀医学高峰,深入发掘中医药宝库中的精华,充分发挥中医药的独特优势,推进中医药现代化,推动中医药走向世界。现在伴随“一带一路”战略全面推进,中医药已经传播到世界上183个国家和地区,中医备受推崇的局面,相信不久就能像“星星之火,成为燎原之势”那样成为全球现象。

  中医治病的神奇疗效令人叹为观止。这也是中医当下备受推崇的根本原因之所在。在上海有位岐黄再世老中医,他出生于中医世家,用祖传秘法攻克各类顽疾,治愈的病人不计其数;他总结探索歧黄之术几十载,为传承和振兴我国传统医学,贡献卓著;他一生追求“德艺双馨”,是当代名老中医的楷模和典范;他就是来自于上海崇明岛的民间中医外科第四代传承人沈荣生。“大医精诚,健康为民”正是沈荣生从医生涯的真实写照。

  一、治风疾神医身死

  中国古典名著《三国演义》第七十八回“治风疾神医身死,传遗命奸雄数终”。故事讲一千八百年前汉末三国时期杰出的医学家华佗(~208),为曹操治头痛病,被曹操冤杀。曹操“患头痛不可忍”。华佗诊脉之,说:“大王头脑疼痛,因患风而起,病根在脑袋中风涎不能出,枉服汤药,不可治疗,佗有一法,先饮麻沸汤,然后用‘利斧’砍开脑袋,取出风涎,方可治根”。曹操怒曰:“脑袋安可砍开?”,佗曰:“大王头痛是小可之疾,何多疑焉?”。佗遂被冤杀。

  曹操的生性多疑,导致华佗含冤被杀。华佗发明的麻沸汤与著作的青囊书遂淹没失传一千八百年。时人作诗曰:“华佗仙术比长桑,神识如窥探一方。惆怅人亡书亦绝,后人无复见青囊。”不过庆幸的是,华佗青囊书深藏民间一千八百年,1920年重见天日。

  汉末三国时代,华佗能有如此高超神奇的医术,能剖开脑袋取出风涎,治疗头痛病,这要比西方传入我国的西医用麻醉药止痛剖开脑袋治疗脑部疾病早1600年。虽然“利斧”剖开脑袋略带夸张,但华佗“刮骨疗毒”用的“尖刀”,却是中国早期的外科手术刀。

  二、头脑疼痛的病因,中西医各有说法

  中医认为“头是精明之府”、“髓海所在”、“诸阳之会”、“五脏六腑气血精华均可上升润养之”,故人体脏腑气血、经络、阴阳等诸方面的失调与不畅以及亏虚、瘀滞均可出现头痛。中医有句最经典的话:“痛则不通,通则不痛”,亦适用于头痛的病因。中医认为,头痛之因不外于外感与内伤。曹操患头痛,从《三国演义》的描绘看,是受惊恐、忧思、恼怒以及阴亏于下,肝阳上亢,内风旋动,气血逆乱、挟痰挟火,横串经络,上冲与脑,蒙蔽心窍,而发生猝然昏倒。是肝、肾两虚之症状。“风涎”皆痰为患,首宜开关化痰。一千八百年后看《华佗神方》(即青囊书)有“中风偏枯之法”,“由血气虚,风邪入脑,在上则吐之,吐谓出其涎也”。

  西医认为头痛可来源于颅、骨、肌肉、神经、血管受组织病变引起,而很多头痛是某些全身性疾病的伴随症状。说“脑是高级神经中枢,是人体最重要的器官之一”。“90~100%的病人出现剧烈头痛,主要是由于颅高压和血液化学变化刺激硬膜所致”。西医认为:“头部血液供应十分丰富,心脏挤出的1/3的血液要供应头部,一旦血液完全阻断,十分钟以上,细胞就发生不可逆损害”。还认为:“头痛原因十分复杂,即使在医学科学发达的今天,尚有一些未知的领域等待人类去探索”。

  三、治疗头痛病中西医各有相同和不同之处

  一千八百年前的中医外科鼻祖华佗治病,包括头痛疾病,就有“或用药、或用针、或用灸,随手而愈”。曹操这种头痛病,“病根在脑袋中,枉服汤药,不可治疗。要用麻沸汤麻醉全身,用手术刀开颅取风涎之毒,方可治根”。有人说,这是《三国演义》作者的杜撰,罗贯中生于元末明初的十四世纪,当时的中医水平之高、之妙,亦比1846年创用乙醇和1891年使用普鲁卡因的麻醉药以及洋刀洋术进入中国要早500年。近代西医洋刀开头颅取毒,不外有三种:即手术治疗、血管内治疗、伽马刀或X刀治疗。手术治疗的目的在于清除血肿(堵)使脑血管再通,降低颅内压力,恢复供血。但这三种手术方法都会带来或大或小的副作用。

  四、针罐排毒通脑,治疗头痛

  沈氏中医外科历经四代,以华佗为鼻祖,擅长中医外科,使用传统中药膏、丹、散、剂治疗各种外科疾病,第四代传承人根据中医经络理论,总结继承前代治疗经验,吸收针灸法与拔罐法的优点、长处,运用几个结合,创立针罐排毒通经法,治疗各种外科病及疑难杂症,包括头痛等疾病。不用“利斧”,不用尖刀,亦不用洋刀,不用麻醉汤药,不需剖开头颅,不伤皮肉,不流血,无痛苦。在头部针罐排毒通脑,清除脑部各种有害毒素,包括涎、液、津、以及气血栓子。治疗头部多种疾病,具体治法如下:

  1. 头痛治头,针罐在头部百会穴排毒通脑。“排毒”,统而言之,是指气滞血瘀之毒。广义点说,是指脑部各种疾病的固体、液体、气体因子(危险因素),如寒积、水积、痰积、湿积、液积、气积,积久则碍气阻血而气滞血瘀。西医从微观上看,“脑内有害因子、因素约有200多种,最坏的有10多种。这些有害因子,结聚成块,堵住大小血管75%,气血不畅则为痛”。针罐排毒通脑,可在头部头痛各部位,用针或小手术刀刺破表皮,用磁性拔罐吸拔脑膜层内毒素,罐的负压力可大可小,针灸可入、气血可出,脑硬膜、软膜和珠网膜三层间大小血管皆相通。留罐15~20分钟,血管层的液(涎)体、气体,包括空气栓子均能吸拔出体外,瘀血、斑块外出,颅内压力会立即减少,气血会通畅,头痛(晕、昏)患者就有立竿见影之效,头痛、头胀、头晕,即可缓解,拔毒后在拔罐处用中药丹散外敷消炎生肌。一般3~5次即能痊愈。针罐排毒通脑,关键时刻可以起死回生。

  倪洪兴,男,60岁,上海市崇明县堡镇财贸村13队。因头昏、头晕,眼睑迟沉,2004年1月~2005年1月,先后在堡镇医院、上海岳阳医院、长征医院轮换检查治疗。长征医院诊断为“头瘤”(30*42*30mm),“肝内多发性病灶,已无手术指证”。生命只剩三个月。2005年2月,堡镇医院诊断为“头瘤”,“恶性大于良性”,住院9天半,双眼瞎了,眼睑闭合不能睁开,头开始痛了,院方让其出院,家属准备后事,办丧事的场地开始铺设。家属在买寿衣时,听人介绍沈老“中医”能治头痛病,家属三次电请为倪治病,沈三次回绝:“不出诊,上门来治,不拒绝。”

  2005年4月3日,倪的女儿用车送父到沈家。听了病情,先疏通手足,清除淤血积液,解决手足气血大循环。4月9日起,第三、四、五次排除头瘤,取额中淤(毒)血、积液,拔出紫、黑、厚淤血,其中一部分血液已经变质成白色脓血。第四次排毒后,叫他睁开眼,他的双眼睑能开了,但只能看到一道光,其它看不见。

  2005年5月17日,第六次来治时说,已去堡镇医院复查,结论是头瘤没有了,留下的瘤影已经空了,肝已无多发性病灶。历时一个半月,六次治疗,头瘤消除了。癌细胞(病灶)没有了。7年多活得好好的,除了眼睛看不见,其它和健康人一样。

  2008年10月14日,上海电视台综合频道记者采访时,倪的健康状况良好,还现身说病。2011年春节,沈老“中医”去他家回访,倪十分高兴,除了看不见,其他生活都能自理。政府为倪办了一张残疾证,每个月都有生活补贴。2011年4月24日,倪由妻子陪同做不定期保健治疗,身体健康情况非常好,人也很开心。2014年11月通知其做一次排毒通经保养(义诊),他未应诊。2015年2月24日因严重贫血急救到医院病亡。病人经过排毒通脑治疗多活了十年。

  2. 头是诸阳之会,要治本,还须疏通人体四肢到达头部的六条阳经。中医说,血有血府血管,气有气府气道。人体手、足六条阳经与大脑、脏腑组成一个完整的气血供应回流体系。中医经络理论很明确告诉人们阳经的起点、终点、以及它的走向。这犹如一座井然有序的现代城市的水、陆、空、地交通网络系统,疏通进与出的通道,一座城才有生机与活力才会繁荣。西医理论说:“为大脑供应血液的主要动脉有:左右侧颈内动脉与椎基底动脉系统”。脑组织的血液供应非常丰富,占人体重量仅2~3%的大脑组织,所需要的血液量居然占心脏博出量的15~20%,占全身耗氧量为20~25%。当人体手、足到头部气血运行循环往复、变得畅通无阻时,人就会感觉到“通则不痛”了。

  3. 通阳导阴,平衡阴阳。中医说人的脏腑有阴有阳,经络亦分阴阳。西医不也是把血管分为动脉与静脉吗?血液进出心脏,有出才有进,有升才有降,进出通畅,病不得生也。人体阴阳气血之大道是任、督两脉。“打通任督两脉”,可谓“天下无敌”。人体足厥阴肝经、手厥阴心经,上会于颠顶与督脉(西医说的椎基底动脉系统)相连。根据头痛的不同部位,取不同的经穴,排毒通脑,使头脑之进出气血保持平衡顺畅,疾病可消、可治、可防,达到“通则不痛”的疗效。

  五、针罐排毒通脑,其疗效优越性体现在:

  1.安全方便。不用“利斧”、“尖刀”,无需洋刀;不用剖开头颅取毒,不伤筋(经)骨;患者无恐惧感,无害怕心理,无伤精神。2.简单经济。脑外排毒,无需住院,省时、省钱、省精力。3.绿色无毒。针罐排毒,无伤皮肉、经络,不流血,康复快,无并发后遗症。

  4.标本兼治。可防、可治脑部各种疾病;可排血栓,防脑梗、腔梗;其法超古人,胜洋人。

  我国民间中医历来有“一法可治百病”“百病用一法”的说法,上海崇明岛沈氏中医第四代传承人沈荣生根据祖传针罐排毒通经法,取风涎、治头痛,排血栓,防脑梗,治中风,多年来在治疗脑部疾病上,医学成果斐然,享誉杏林。例如2016年,沈荣生和他的中医世家,共治疗脑部疾病患者556人,其中,脑梗者232人,占42%;头晕者97人,占17%;头昏者72人,占13%;头痛者56人,占10%(头痛、晕、昏者,病程最长均有20~30年之人,病人真是痛苦不堪);脑萎缩者31人,脑溢血与脑瘤患者30人,其它脑病患者28人。沈荣生的祖传针罐排毒通经法,治疗各类脑部疾病总体有效率高达八成以上。

  沈荣生和他的中医世家,治病讲究整体辨证施治,对症下药;讲究疗效安全,无毒副作用,对病人造成的伤害降到最低。正是长期饯行着这些行医准则和法宝,沈荣生和他的中医世家才取得了今天这样非凡的中医学成果。

  当今之世,中医药已成为最能体现中国文化的代表元素,从青蒿素到里约奥运会上外国运动员身上的火罐印,中医药越来越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同,最近随着“一带一路”合作倡议的发出,中医药走出海外的步伐又加快了。中医药事业迎来了属于它的最好的时代。为了不辜负这个最好又伟大的时代,沈荣生和他的中医世家,定会将祖传的针罐排毒通经法继续发扬光大,他们会继续秉持医者仁心的职业操守和执着信念,坚定不移地向着更高的目标迈进,为助推我国中医药事业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