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科技新闻网 > 医药健康 > 刘凤鸣:敢为人先 为建设创新型国家不懈奋斗
刘凤鸣:敢为人先 为建设创新型国家不懈奋斗
发表时间 2018-01-15 11:32 来源 本站原创

  ——记北京康华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 刘凤鸣

  在过去的半个世纪中,世界上众多国家都在各自不同的起点上,努力寻求实现工业化和现代化的道路。一些国家主要依靠自身丰富的自然资源增加国民财富,如中东产油国家;一些国家主要依附于发达国家的资本、市场和技术,如一些拉美国家;还有一些国家把科技创新作为基本战略,大幅度提高科技创新能力,形成日益强大的竞争优势,国际学术界把这一类国家称之为创新型国家。科技创新,作为民族之魂,立国之本,也是企业发展的根本。我国要实现建设成为社会主义强国的梦想,就必须走创新型国家之路,就需要广大科研和技术人才敢为人先,开拓创新,去取得一个个领先于世界的先进成果。合肥德益润邦医药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刘凤鸣创新思维非常活跃,涉及领域广泛,在生物制药、诊断试剂、食品、种畜繁殖、医疗仪器等多个领域做出了突出的贡献。在国内外主要学术刊物发表论文37篇,申请发明专利60余项,获国家药监部门签发的生物制剂二类新药证书1件、化学合成药物临床研究批件2项,体外诊断试剂医疗器械注册证18项,保健食品批准证书1项。

  刘凤鸣,心内科医学博士、教授、国家“千人计划”特聘专家、江苏双创人才、广西首批八桂学者、山东泰山学者、广西壮族自治区优秀专家,科学中国人(2014)年度人物,“千人计划”生物医药领军人物,2016年中国侨界创新人才奖,现任西南濒危药用资源国家工程实验室首席科学家、常州博闻迪医药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合肥德益润邦医药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北京博达绿洲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兼任国家重大人才计划和科技部重大科技专项评审专家,广西大学、湖南中医药大学兼职教授,欧美同学会会员、国际药理学会会员、美国心脏病学会会员、美国高血压病学会会员。

  少年立志,不忘初心

  刘凤鸣的童年是在内蒙古鄂尔多斯草原度过的。当时的鄂尔多斯是全国有名的贫困地区,荒漠纵横,经济发展极其落后。他生活在农村,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但其求学之路并不是一帆风顺的。1975年,刘凤鸣以优异的成绩初中毕业,由于文革的原因,没能得到继续上学的机会,只得回家干起了农活。然而,对知识和学识的渴望,使得勤奋好学的他从未放弃继续求学的想法。1978年,刘凤鸣进入伊盟(鄂尔多斯旧称)卫校学习,正是这不足两年的学习经历,启蒙了他的医药科学梦。

  伊盟卫校毕业以后,刘凤鸣被分配到当地的疾控中心工作。一边工作一边自学的他,考取了包头医学院的硕士研究生,并随后又考取了中国协和医科大学的博士研究生,师从当时中国心血管病学会主席刘力生教授,从此与心血管病学结下不解之缘。

  “我从小就想做一名科学家,所以一直为了这个目标在努力。站在学科的前沿,挑战学术的尖端,是每一个真正想做事情的人的心愿,学习就应该到学科的最前端去学习。”因此,为了接触到最顶尖的医学科技,1992年底他毅然踏上了赴美国深造的征途,先后在美国克瑞顿大学和达特茅斯大学从事博士后和初年科研副教授研究工作,并成功考取了在美国的行医资格,一步一步靠近自己的医学梦想。

  在美国的学习,让刘凤鸣在医药相关领域的知识得到全面拓展。他在国内读博士的时候,主要做药理学、心血管病学等领域的研究。而对当时国际生物医药学界正热的分子生物学和基因工程涉猎很少。在美国的博士后研究,正好弥补了他在这个领域的不足,为后来的创新创业打下了稳固的基础。

  长大后,刘凤鸣没有忘记少年时期的梦想,逐渐成长为一名敢为人先,勇于创新并努力实践的人。在美国读博期间,他不仅仅满足于在实验室刻苦钻研。1999年,他在美国与当地华人合作,成立了一家咨询公司,开始了实验室外的创业生涯。当时国内的生物公司开发药物或者大学、研究所做科研立题,都需要相关的课题信息,于是他便做起了科研课题的信息咨询业务。

  回国报效,硕果累累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伟大事业,是每一个炎黄子孙不可推卸的责任。而通过科技创新强国的梦想,一直是刘凤鸣的“中国梦”。因工作关系往返于中美两地的刘凤鸣,逐渐看清国内的发展形势,回国报效的想法在心中悄然生长。

  2000年,刘凤鸣决定归国发展,在北京合作注册成立了北京亿利高科生物工程技术研究所,从事包括生物工程与药物、临床诊断试剂和奶牛性控繁殖的研究开发工作。研究所的工作进展得顺利,这成为刘凤鸣回国创业的第一次尝试,也为其施展创新才智提供了机遇。

  刘凤鸣早年就职于北京阜外心血管病医院心内科,具有很强的心血管病临床和基础研究背景。在美国期间,他就注意到了于1998年在美国首次上市的并产生了很大的反响的急性心肌梗塞快速诊断试剂盒系列产品,但国内一直是空白,依赖进口。刘凤鸣回国后带领团队于2001年开始同类产品的国产化研发,2004年获得国家药监局签发的首个急性心肌梗塞快速诊断试剂盒注册批件,实现了国产化,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并被国家发改委立项为急性心肌梗塞快速诊断试剂盒产业化示范工程,打破了依赖进口的市场局面,带动了我国相关产业的发展。

  由于受技术原因的限制,国内临床诊断试剂及其检验设备市场一直由罗氏等跨国公司占据主要位置,国内众多企业通过技术仿制分享不到30%的市场,而免疫检测技术产品在国内外临床诊断试剂领域占有接近40%的市场。刘凤鸣和他的团队果断瞄准了这一庞大的市场需求,一改国内沿袭的技术仿制路线,确立了要在技术和产品性能上超越跨国公司经营目标,经过多年的努力,研究开发了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在国内外临床检验市场首创的高效膜过滤化学发光免疫检测技术,检测速度较罗氏等跨国公司产品提高5~10倍,仪器检测通量提高5倍以上,检测的线性区间提高了10倍以上,能够广泛用于心脑血管病、肿瘤和感染性疾病的筛查和诊断,有望占据相当份额的国内外市场,对现有技术具有一定的颠覆效应,市场前景非常广阔,有望成为继平板检测、管道磁微粒检测之后的第三代化学反光免疫检测技术。现有的化学发光检测仪最高检测速度是260速,已是其技术瓶颈。刘凤鸣目前开发的目标产品是1000速,同时还包括可用于床旁、急救车辆和家庭使用的便携式全自动免疫检测仪,均将处于国际领先地位。

  在进行上述研究开发的同时,刘凤鸣也非常关注中国糖尿病的发生和发展。他带领团队主持了2002年启动的二代基因重组人工胰岛素的开发和2009年启动的三代地特胰岛素的开发研究。这些均处于相应时期的国内前沿水平。地特胰岛素是丹麦诺和诺德公司历经十多年研发的一种长效胰岛素,于2005年获得FDA批准。每日一次皮下注射后可24小时保持相对恒定浓度,无明显峰值出现,酵母分泌性表达是其关键性生产技术,占据目前胰岛素的主要全球市场,但国内尚属空白。刘凤鸣带领的团队攻克了酵母高表达菌株筛选的关键技术,获得高表达量的重组菌株,完成1000升发酵规模的发酵工艺研究,达到3g/L国际先进水平,已完成临床前研究,进入了临床研究,走在了国内胰岛素类药物开发的前列,获科技部重大新药创制专项的立项支持。除此之外,刘凤鸣在药物研究开发方面还取得了多项成果,获3项抗高血压药物的临床研究批件,3项申报临床研究注册,抗肿瘤新药基因重组CIS实现了小鼠体内抑瘤率达86%并能使部分小鼠肿瘤消失的,开发了多项国内市场急需的儿童用药。

  奶牛性控繁殖技术产业化,即让奶牛生母犊不生公犊,是刘凤鸣所带领团队成功实施的项目之一。项目于2001年在国内首家启动,针对该技术所存在的问题做了大量的技术创新,于2003年我国第一头性控母牛犊在项目公司所在地大庆市降生,产品于2004年正式上市使用,填补了国内空白,荣获大庆市和黑龙江省重点科技产业化示范工程,并被国家发改委立项为全国奶牛性别优化控制繁殖基地产业化示范工程,为国内奶牛养殖业开辟了一条新型的产业,刘凤鸣也因此被评为年度中国畜牧业十大新闻人物。据2012年统计采用项目公司产品出生的母牛犊已在50万头以上,性别控制准确率为95.2%,各项指标优良,没有任何缺陷, 2010年获国家发改委优秀示范工程奖励。

  面对这些研究成果,刘凤鸣并不满足,他所要努力实现的是挑战现实。糖尿病已被公认为是一种不可逆的,无法治愈,仅能控制其发展的慢性终身性疾病。我国近十几年来的患病率从八十年代的0.67%上升到2012年的11.4%,其中2型糖尿病,即非胰岛素依赖型糖尿病,占糖尿病患者95%左右,患病人群已超过1亿人,严重影响人群健康。 期间刘凤鸣对国内外糖尿病发生发展的演变历程进行了多方研究,发现2型糖尿病的发生和发展与膳食纤维摄入不足、肠道菌群代谢紊乱、肥胖等因素,进而导致人体对胰岛素的敏感性降低,产生胰岛素抵抗有着密切的关系。因此,提出了糖尿病是吃出来的,我们要把它再吃回去的新的治疗理念,通过饮食补充膳食纤维、调节肠道菌群和体重控制等多重手段,提高2型糖尿病人的胰岛素敏感性,以期恢复至正常水平。基于这些理念,他所带领的团队开发了一系列能够满足糖尿病治疗的膳食纤维补充食品以及肠道菌群调节剂。在维持药物治疗的基础上,进行了多方综合临床应用,实现了停药后仍能维持血糖正常的治疗效果,并受到了国内外同行的关注。目前他们正与国内和美国多家医疗部门合作,筹建糖尿病专科医疗服务体系,以期在不久的将来通过药物和代谢调节相结合的综合治疗,治愈部分2型糖尿病,挑战现行糖尿病治疗,逆转糖尿病不可逆的治疗现实,走在国际糖尿病防治领域的前沿。

  刘凤鸣的创新思维非常活跃,设计多个领域。在忙碌医药项目创新的同时,刘凤鸣也一直在积极为国家所面临的重大攻关课题做着不懈的努力。我国高速铁路于2004年以来通过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攻克了多项技术难关,建成了全世界最大规模以及最高运营速度的高速铁路网,高速铁路运营里程稳居世界高铁里程榜首。为了进一步加强中国高速轨道交通技术并保持世界领先地位,国家推出了新的高速轨道交通发展战略,同时列入了国家《中国制造2025》、一路一带计划和国家发改委重点工程项目。刘凤鸣通过对现有的冷轨高铁、磁悬浮列车及正在开发的超级高铁等进行系统研究、分析和实验,初步建立了有别于现行技术管道气悬浮高速列车新技术。与现有技术比较,具有轨道建设成本低,运行速度快,运行安全性高,节能环保,高效制动等多种优势,理论上可以实现600公里以上的时速,成功实施将会取代部分航空业务,有效助力和改善当今高效快速的生活节奏,为加强中国高速轨道交通技术并保持世界领先地位做贡献。目前正在合作进行必要的前期开发准备工作。

  创新无止境。对于未来,刘凤鸣信心满满,他将在现有成果的坚实基础上,持续深耕,不断开拓,争取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实现,贡献出更大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