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的治疗进展
发表时间 2018-02-05 15:42 来源 本站原创

  ——“中国药用真菌科学实践第一人”陈康林的真菌治癌成果

  近日,发表在《英国癌症杂志》(British Journal of Cancer)上的一项研究中,根据英国癌症研究(Cancer Research)数据最新的预测显示,英国每两人中将会有一人在人生的某个阶段患癌症。

  这听起来恐怖吗?再看看中国:世界癌症报告估计,2012年中国癌症发病人数为306.5万,约占全球发病的五分之一;癌症死亡人数为220.5万,约占全球癌症死亡人数的四分之一。

  随着发病率走高,癌症正越来越多地侵入人们的生活。由于种种原因,人们对于癌症的起因、防治存在不少成见和误解,影响了对癌症的早发现、早诊断、早治疗。

  一、癌症和肿瘤

  进入正式的科普前,先来介绍一个可能困扰着很多人的一个小问题。癌症与肿瘤究竟有什么区别?

  癌症和肿瘤这两个词经常通用,一般情况下也确实没太大问题。一定要纠结的话,这两个词还是有一些区别的。肿瘤的关键词是“固体”,癌症的属性是“恶性”,所以恶性固体肿瘤就是癌症,血液癌症不是肿瘤,良性肿瘤不是癌症,清楚了么?

  用数学公式来表示的话:

  癌症=恶性肿瘤+血癌

  肿瘤=良性肿瘤+恶性肿瘤

  良性癌症=说错了

  二、什么导致了癌症

  导致癌症最重要的因素是什么?基因?污染?饮食?抽烟?都不是,和癌症发生率最相关的因素是年龄!

  2013年中国第一次发表了《肿瘤年报》,从中可以看出:第一:无论男女,癌症发病率从40岁以后就是指数增长;第二:老年男性比女性得癌症概率高,主要是前列腺癌。

  绝大多数我们熟悉的癌症:肺癌,肝癌,胃癌,直肠癌等等都是老年病!小孩能得白血病,但你什么时候听说过小孩得肺癌,肝癌的?

  随着人类平均寿命的增加,得癌症的概率越来越高是不可避免的。为啥苍蝇很少得癌症?因为它们寿命很短,还没得癌症就挂了。我们的宠物狗和猫都会得癌症,原因是它们的寿命可以到10多年,相当于人的70~100岁,因此得癌症概率不低。

  那么其它因素有关系么?肯定有。

  癌症发生的原因是基因突变。我们体内大概有两万多个基因,真正和癌症有直接关系的的大概一百多个,这些癌症基因中突变一个或者几个,癌症发生的概率就非常高。那基因为啥会突变,啥时候突变?基因突变发生在细胞分裂的时候,每一次细胞分裂的时候都会产生突变,但是多数突变都不在关键基因上,因此癌症发生仍然是小概率事件。细胞啥时候分裂?生长或者修复组织的时候。

  总结的数学公式是:

  癌症发生概率 (p) = 细胞分裂次数 (a) X 每次分裂产生突变数目 (b) X 突变基因是致癌基因概率 (e)

  在这个公式中,e 对每个人都是一样的,关键是a和b两个因子。我觉得很多和癌症相关的原因都可以用这个公式推导和解释:

  (a)岁数越大,细胞需要分裂次数越多,所以老人比年轻人容易得癌症。

  (b)人体器官受到损伤越多,需要修复就越多。组织修复都需要靠细胞分裂完成,因此细胞分裂次数就越多。因此长期器官损伤,反复修复组织容易诱发癌症。暴晒太阳损伤皮肤细胞,因此皮肤晒伤次数和得皮肤癌直接相关;抽烟或者重度空气污染损伤肺部细胞,因此长期抽烟容易得肺癌;吃刺激性和受污染的食物,损伤消化道表皮细胞,因此长期吃重辣,污染食物会增加食道癌,胃癌,大肠癌,直肠癌发生;慢性乙肝病毒伤害肝细胞,因此乙肝病毒携带者容易得肝癌,等等等等。

  (c)每个人的细胞分裂一次产生突变的数目是不同的。这个主要受到遗传的影响,有些人天生就携带一些基因突变,这些突变虽然不能直接导致癌症,但是会让他们细胞每次分裂产生突变数目大大增加。去年好莱坞著名影星安吉丽娜·朱莉 (Angelina Jolie)在纽约时报撰文,说为了防止得乳腺癌而预防性切除双乳。该新闻轰动全球。她作此决定的原因就是她家族和她本人都携带BRAC1基因突变,有了这个突变,她的细胞分裂产生的突变比正常高百倍,因此她家族多名女性,包括她的母亲都很早就得乳腺癌,她个人被估计有87%的可能性得乳腺癌,50%可能性得卵巢癌。她的这个举动,当时我从科学眼光看有点冲动,因为不能保证其它部位(尤其是卵巢)不会发生癌变,但是她的勇气还是让我无比佩服。后来我听说朱莉要把卵巢也切除,我只能想到一个词:“壮士断腕”。

  大家不妨把自己感兴趣的因素找出来,看看这个公式是否真的适用。

  三、儿童为啥会得癌症

  通常,癌症是一种老年病,随着年龄增加,各种癌症的发病率都直线上升。但是凡事都有例外,我们生活中应该听说过不少年轻人,小孩甚至婴儿得癌症,尤其是白血病的故事,这是为什么?

  癌症是由突变引起的,后天因素导致突变需要时间积累,在短短几年以内是不可能纯靠后天因素导致癌症的。因此可以肯定,婴儿,或者几岁的儿童得癌症必然有先天因素的:要不然就是父母遗传了致癌基因,要不然就是在怀孕的过程中因为种种原因胎儿产生了突变。

  现在生物检测技术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在怀孕过程中尽早检测出先天突变,如果证明宝宝有严重遗传疾病,父母至少能选择是否流产。基因检测技术的成熟和致癌基因的认识,让我相信父母是否携带致癌突变应该会成为孕前体检的常规项目。而在怀孕过程中出现的突变检测相对要困难很多,主要原因是胎儿发育中要获取样品很困难。传统的检测如唐氏综合症筛选还依赖于羊水穿刺,这是一个手术,对胎儿发育也有一定的风险。很多的人正在为无穿刺检测技术而努力,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相信几年之内就会有突破性进展。

  但是无论检测技术如何先进,一个让人头痛的难题将始终存在:即使知道胎儿有了基因突变,由于生物体的复杂性,也不一定100%会得癌症,这个时候父母将面临一个非常困难且没有正确答案的选择。是冒险生下来还是继续等待下一个健康的宝宝?相信随着基因检测技术的成熟和广泛应用,这个问题将日益突出。

  现在全世界大概有50万儿童患有各种癌症,癌症是儿童死亡的第一杀手。儿童癌症中最常见的是白血病,占了近40%(见下图),这是我们为什么老是听到儿童得了白血病需要骨髓捐赠的故事。其次是神经系统肿瘤,然后是骨头和各种软组织肿瘤。

  治疗儿童肿瘤采用的办法也是手术+化疗+放疗。对比成人癌症,化疗和放疗对于儿童癌症往往有着惊人的效果,即使不考虑骨髓移植治愈白血病,很多儿童病人也能够被传统化疗放疗治愈。其中的原因可能是复杂的。第一:儿童癌症的突变往往很少,因此癌症产生抗药性的可能性低;第二,和传统想法不同,儿童接收化疗和放疗的剂量相对体重来说往往超过了成年人,这是由于儿童组织修复能力比较强,能够忍受更强的化疗和放疗带来的副作用。这两点是儿童癌症的治愈率远远高于成人肿瘤的重要因素。

  但是有得就有失,高剂量化疗放疗在治愈肿瘤的同时,会给儿童带来各种各样长期且严重的副作用:神经发育不全,智力低下,抑郁容易自杀,不孕不育等等。因此,对儿童癌症的药物开发迫在眉睫。

  可惜,相对于我们对成人癌症的投入,对儿童癌症的研究远远落后。根本原因是由于儿童癌症数量较少。这一方面导致样品数量不足,因此基础研究到医学转化研究的实验室都比较少。更重要的原因,由于病人少,大药厂往往不愿意投入人力物力财力来专门研究儿童癌症,其一是临床试验很难进行,其二是因为即使做出药来也不能收回成本。最后,因为周围儿童癌症病人少,社会对这种疾病的关注不够,对政府的压力也不足。

  希望有一天没有儿童会再被癌症打倒!

  四、癌症到底怎么致命的

  大家谈癌色变,主要的原因是其高死亡率。但是说起来癌症到底是怎么让病人死亡的,可能很多人都说不上来了。为什么有人长了很大的肿瘤,做完手术就没事,但是有人的肿瘤还没有看到,病人就去世了呢?

  首先说癌症的严重性和肿瘤的大小没有相关性,2012年有个著名的越南人Nguyen Duy Hai,4岁开始就长肿瘤,等到30岁的时候右腿肿瘤已达到惊人的180斤!在这26年中,他慢慢失去行动能力,但是奇怪的是,他居然没有太多别的症状,在做完手术后,看起来也比较正常。这种肿瘤看起来很恐怖,但是如果位置不在关键内脏,实际上对生命的危害相对较小。这种巨大的肿瘤几乎肯定是良性肿瘤,因为如果是恶性,是没有机会长这么大的。

  良性肿瘤和恶性肿瘤的区别是啥?是看肿瘤是否转移。良性肿瘤不转移,属于“钉子户”,所以只要手术切除肿瘤本身,基本就算治好了。而恶性肿瘤不论大小,都已经发生了转移,有可能在血液系统里,可能在淋巴系统里,也可能已经到了身体的其他器官。很多癌症(比如乳腺癌)转移一般首先到达淋巴结,然后才顺着淋巴系统到达其他系统,所以临床上对肿瘤病人常常进行淋巴结穿刺检查,如果淋巴结里面没有肿瘤细胞,病人风险较小,一般化疗和放疗以后就能控制住疾病。

  那癌症到底是怎么致命的呢?首先得说这个问题没有确定答案,每个病人个体情况都不同,最终造成死亡的原因也不同。但是大致说起来,往往和器官衰竭有关,或是某一器官衰竭,或是系统性衰竭。肿瘤,不论是否恶性,是否转移,过度生长都可能会压迫关键器官,比如脑瘤往往压迫重要神经导致死亡,肺癌生长填充肺部空间,导致肺部氧气交换能力大大降低,最后功能衰竭而死,白血病导致正常血细胞枯竭造成系统性缺氧缺营养等等。

  癌症如果转移以后,危险性大大增加,一个原因是一个肿瘤转移就成了N个肿瘤,危害自然就大,另一个原因是转移的地方往往是很重要的地方,比较要命的地方是脑转移、肺转移、骨转移和肝转移。这三个地方还有一个共同特点:由于器官的重要性,手术往往很保守,很难完全去除肿瘤。所以乳腺癌发现得早一般没事,手术摘除乳房就好了,病人可以正常存活几十年,但是如果乳腺癌转移到了肺部或者脑部,就很难治疗了,因为你不能把肺或者大脑全部摘除。所以大家自己,还是自己父母一定要每年去医院定期体检,早发现几个月,也许就能多活几十年。

  癌症致死有时候并不是某一个器官衰竭造成的,而是一个系统衰竭。有很多癌症,由于现在还不清楚的原因,会导致病人体重迅速下降,肌肉和脂肪都迅速丢失,这个叫“恶病质”(Cachexia)。这个过程现在无药可治,是不可逆的,无论病人吃多少东西,输多少蛋白质都没用。由于肌肉和脂肪对整个机体的能量供应,内分泌调节至关重要,病人很快会出现系统衰竭。

  例如全民偶像乔布斯,靠金钱支撑,在诊断胰腺癌后活了8年,可谓是不小的奇迹,但是大家仔细看他得病前后照片对比,能清楚发现他身上的肌肉和脂肪几乎消失殆尽。最后还是由于呼吸衰竭而去世。

  CCTV2 陈康林健康早班车栏目——肿瘤上

  五、癌症为啥这么难治

  在我长大的过程中,癌症和艾滋病是最恐怖的疾病名词。如果你问我,癌症和艾滋病哪个会先被攻克?我的答案肯定是艾滋病,而且都会被攻克!

  癌症为啥那么难搞?我看来有三个主要原因。

  第一个原因是癌症是“内源性疾病”:癌细胞是病人身体的一部分。对待“外源性疾病”,比如细菌感染,我们有抗生素。抗生素为啥好用,因为它只对细菌有毒性,而对人体细胞没有作用,因此抗生素可以用到很高浓度,让所有细菌死光光,而病人全身而退。

  搞定癌症就没那么简单了,癌细胞虽然是变坏了人体细胞,但仍然是人体细胞。所以要搞定他们,几乎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勾当,这就是大家常听到的 “副作用”。比如传统化疗药物能够杀死快速生长的细胞,对癌细胞当然很有用,但是可惜,我们身体中有很多正常细胞也是在快速生长的,比如头皮下的毛囊细胞。毛囊细胞对头发生长至关重要,化疗药物杀死癌细胞的同时,也杀死了毛囊细胞,这是为啥化疗的病人头发都会掉光。负责造血和维持免疫系统的造血干细胞也会被杀死,因此化疗病人的免疫系统会非常弱,极容易感染。消化道上皮细胞也会被杀死,于是病人严重拉肚子,没有食欲,等等等等。

  这样严重的副作用,让医生只能在治好癌症和维持病人基本生命之间不断权衡,甚至 “妥协”。所以化疗的药物浓度都必须严格控制,而且不能一直使用,必须一个疗程一个疗程来。如果化疗药物也能像抗生素一样大剂量持续使用,癌症早就被治好了。这是我为什么觉得艾滋病会比癌症先被攻克的主要原因,毕竟艾滋病是由HIV病毒引起的“外源性疾病”。

  第二个癌症难搞的原因是癌症不是单一疾病,而是几千几万种疾病的组合。世界上没有完全一样的两片树叶,世界上也没有两个完全一样的癌症。

  比如肺癌,这是在中国癌症中新任第一杀手,30年来发病率增加465%。中国现在每年近60万肺癌病人,美国也有16万。常有人问我:美国有什么新的治肺癌的药么?我说:有是有,但是只对很小一部分病人有用。比如诺华最新的抗肺癌药Ceritinib上礼拜刚被FDA批准,它对1%左右的肺癌有很好的效果。但为啥我们研究了这么久的新药只对1%的病人有效呢?

  肺癌简单按照病理学分类,分为小细胞肺癌和非小细胞肺癌。那是不是肺癌就这两种呢?不是的。我们知道,癌症是由于基因突变造成的,而每一个癌症里的突变基因数目不止一个,千差万别。最近一项系统性基因测序研究表明,肺癌病人平均每人突变数目接近5千个!这么多的变量随机组合,导致每个病人都有点不同。中国这60多万肺癌病人,其实更像60万种不同的疾病。

  当然,这不是说我们需要60万种不同的治疗肺癌的药。因为5千个突变里面,只有几个突变是关键的,抓住了这几个关键基因,我们就有可能开发比较有效的药物。但是无论如何,制药公司新开发的药,即使是灵丹妙药,也不可能治好所有的肺癌病人。回到刚才的问题,为啥诺华的新药Ceritinib只对1%的肺癌病人有效?因为Ceritinib针对的是突变的ALK基因,而只有1%左右的肺癌病人才有ALK基因突变。

  因为癌症的多样性,药厂几乎注定每次只能针对很小的一些病人研发药物,每一个新药的开发成本?10年时间+20亿美金!这样大的时间金钱投入,导致我们进展缓慢,要攻克所有的癌症,即使不是遥遥无期,也是任重道远。

  第三是癌症的突变抗药性。这点是癌症和艾滋病共有的,让大家头疼的地方。也是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攻克艾滋病的根本原因。大家可能都听说过超级细菌。在抗生素出现之前,金黄色葡萄球菌感染是致命的,比如败血症。但是青霉素出现以后,金黄色葡萄球菌就怂掉了。

  但是生物的进化无比神奇,由于我们滥用青霉素,在它杀死了99.999999%的细菌时,一个或者两个细菌突然进化出了抗药性,他们不再怕青霉素。于是人类又发明了别的抗生素,比如万古霉素。但是现在已经出现了同时抗青霉素和万古霉素的金黄色葡萄球菌,这就是超级细菌。

  生物进化是一把是双刃剑。自然赐予我们这种能力,让我们适应不同的环境,但是癌细胞不仅保留了基本进化能力,而且更强,针对我们给它的药物,癌细胞不断变化,想方设法躲避药物的作用。Ceritinib在临床试验的时候,就发现有很多癌细胞在治疗几个月以后就丢弃了突变的ALK基因,而产生新的突变来帮助癌症生长,这么快的进化速度,总是让我感叹自然界面前人类的渺小。

  六、免疫疗法,抗癌药物的第三次革命

  这两年抗癌研究中最令人振奋的消息是“癌症免疫疗法”在临床上的成功。一时间从医生,科研工作者,病人和媒体大众都很兴奋。“癌症免疫疗法”被各大顶级学术杂志评为2013年最佳科学突破!《科学》杂志给予评论:“This year marks a turning point in cancer, as long-sought efforts to unleash the immune system against tumors are paying off。“ (今年是癌症治疗的一个重大转折点,因为人们长期以来尝试激活病人自身免疫系统来治疗癌症的努力终于取得了成功!)

  在过去的20年,也有很多别的抗癌新药,为什么大家对“免疫疗法”特别推崇?

  因为这是一次革命!

  免疫疗法的成功不仅革命性地改变癌症治疗的效果,而且会革命性地改变治疗癌症的理念。

  现代西方抗癌药物的发展到目前为止出现了三次大的革命:

  第一次是1940年后开始出现的细胞毒性化疗药物(cytotoxic chemoherapy),现在绝大多数临床使用的化疗药物都属于这一类。常用的化疗药物有几十种,机理各有不同,但是无论机理如何,它们作用都是杀死快速分裂的细胞,因此对癌症有不错的效果。但是化疗药物的死穴是它们并不能区分恶性细胞还是正常细胞,因此化疗药物在杀死癌细胞的同时,也会杀死大量人体正常分类细胞,这就是为什么化疗对骨髓细胞,肝细胞,消化系统等都有非常严重的副作用。临床上化疗药物的使用剂量必须受到严格控制:太少药物不能起到杀死癌细胞的作用,太多药物会产生过于严重的副作用,对病人造成”不可逆伤害”,乃至死亡。

  有个好例子帮助大家理解化疗药物的毒副作用:砒霜 (三氧化二砷),这个帮助潘金莲和西门大官人毒杀了武大郎,臭名昭着的“中国好毒药”,现在被重新包装了以后,取了个洋气的名字Trisenox,居然被FDA批准在美国临床上发光发热,用于治疗白血病!这一方面说明任何事情都不绝对,坏蛋也有利用价值,另一方面也说明了化疗药物里面鱼龙混杂,不问出身。事实上所有化疗药物只要剂量够高,都能当毒药用,杀人不眨眼。

  药物开发有个专业名词叫“治疗指数“ (Therapeutic Index),描述的是产生治疗效果的最低剂量和产生严重副作用的最低剂量之间的差异。治疗指数越大,说明药物越特异,越好。一般的化疗药物的治疗指数都不是特别大,相反抗生素的治疗指数就很大。

  第二次革命是20世纪90年代开始研究,2000年后在临床上开始使用的靶向治疗 (Targeted Therapy)。由于普通化疗的治疗指数低,副作用强,科学家一直在寻找特异性杀死癌症细胞而不影响正常细胞的治疗手段。70年代致癌基因的发现使这个想法成为了可能,因为很多突变的致癌基因在正常细胞里都不存在!

  所以科学家开始尝试开发特异的药物来抑制癌症独有的致癌基因。这类药物可以选择性杀死癌细胞,而不影响正常细胞。第一个真正意义上针对癌症突变的特异靶向药物是2001年上市的治疗BCL-ABL突变基因慢性白血病的格列维克 (Gleevec)。这个药物的横空出世,让BCL-ABL突变基因慢性白血病病人五年存活率从30%一跃到了89% (2)。

  第二次革命出现了!

  格列维克这类靶向药物之所以比普通化疗好,就是因为它对正常组织的毒性小,“治疗指数“比较高,病人可以接受高剂量的药物而不必担心严重副作用,因此癌细胞可以杀得比较彻底。目前药厂研发的多数新药都是靶向治疗药物,可以预见在未来10年,应该会有几十种新的靶向药物上市。

  第三次革命就是我们正在经历的免疫疗法的逐步成功!

  免疫疗法,相对传统化疗或靶向治疗,有一个本质逻辑区别:“免疫疗法”针对的是免疫细胞,而不是癌症细胞。

  以往,无论手术,化疗还是放疗,我们的目标都是直接去除或杀死癌细胞。我们慢慢发现这个策略至少有三个大问题:(一)化疗,放疗都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勾当,在杀死癌细胞的同时都极大伤害病人身体,包括大大降低免疫抵抗力。(二)每个病人的癌细胞都不一样,所以绝大多数抗癌药,尤其是新一代的靶向药物,都只对一小部分病人有效。(三)癌细胞进化很快,所以抗药性很容易出现,导致癌症复发率很高。

  “免疫疗法”的靶点是正常免疫细胞,目标是激活人体自身的免疫系统来治疗癌症。因此相对上面三点传统治疗中的缺陷,“免疫疗法” 在理论上有巨大优势:(一)它不直接损伤,反而增强免疫系统。(二)可以治疗多种癌症,对很多病人都会有效。(三)可以抑制癌细胞进化,复发转移率低。

  2011年,百时美施贵宝上市了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癌症免疫激活药物Yervoy(ipilimumab,易普利姆玛)。Yervoy的上市并没有在市场上掀起太大波澜,原因是它虽然增加了病人生存时间,但很多病人对它没有反应,而且它的副作用比较厉害,看起来不像是一个革命性的药物。到了2013年,作用于相同靶点PD-1的两个新药物,施贵宝的nivolumab(商品名:Opdivo)和默沙东的pembrolizumab(商品名:Keytruda),发布了令人震惊的临床效果:在所有已有治疗方案都失效的黑色素癌晚期病人(多数癌症已经转移)身上,这两个药物让60%以上的病人肿瘤减小乃至消失了超过2年!要知道,这些晚期转移病人平时的生存时间只能以周计算。以前任何一个有效的化疗或者靶向治疗药物的目标都是延长1~2个月的生存时间,而现在免疫药物让60%以上的病人活了超过2年 !

  中国的陈康林,他的想法与很多人不一样,在治疗疾病上,要更有成效,要普惠,要方便,人类再伟大的化学师,都不如大自然给的万一,陈康林就想到了真菌。

  真菌被用作药物,在我国已有悠久的历史,它不但是我国天然药物资源和中草药的一个极为重要的组成部分,而且已成为当今探索和发掘抗癌药物的重要领域。二千多年前东汉末,世界上第一部药物专著《神农本草经》中就记载了灵芝、茯苓、猪苓、雷丸等真菌的药效。至明代,著名医药学家李时珍的巨著《本草纲目》,收藏药用真菌已达20多种。清初,汪昂的《本草备要》中,首次报道了冬虫夏草作为药用真菌的效果。1974年,刘波著的《中国药用真菌》搜集了78种药用真菌。再版介绍了117种真菌。

  自1929年英国佛莱铭第一次从青霉菌中发现青霉素后,真菌的药用价值在国际上日益受到重视。青霉素广泛应用已近80多年,60年代发展起来的新抗菌素叫头孢霉素,又称先锋霉素,已广泛应用于临床。自1930年德国人发现担子菌有抑瘤活性以来,特别是日本千原于1969年报道了桑黄抗肿瘤多糖之后,全世界掀起了从真菌中寻找抗癌药物的热潮,证明500多种真菌具有显著的抑瘤活性。

  我国真菌资源十分丰富,全世界约150万种,可用的真菌就达上千种,目前中国药用及包括试验有效的大型真菌就有500多种,民间利用真菌入药有着悠久的历史,具有丰富而宝贵的经验,已有许多真菌被用作生物药或制成中成药应用。

  真菌的抗癌作用

  我国民间利用某些真菌治疗癌症,如烟色烟管瘤(Bjerkandera fumosa)、黄柄笼头菌(Simblum gracile)和树舌(Canoderma applanatum),自从Lucas E.H.(1957)发现美味牛肝菌可抑制小白鼠肿瘤后,引起世界各国科学家的重视,研究发现许多真菌具有抗肿瘤活性。陈康林等人编著的《中国抗肿瘤大型药用真菌图鉴》一书中收集药用真菌260种,其中有15个种的真菌对小白鼠肉瘤S-180和艾氏腹水瘤的抑制率达100%。

  真菌抗肿瘤物质主要是多糖和蛋白多糖体。在日本,桑黄多糖、香菇多糖(Lontinan)、云芝多糖(PSK)和裂褶菌多糖(SPG)已在临床上应用。国内已在临床上应用的有香菇多糖、云芝多糖(CVP)、云芝糖肽(PSP)、薄芝糖肽、猪苓多糖和树舌多糖、槐蛾多糖,还有更多的药用真菌也证明了抗肿瘤活性。真菌多糖是一种生物反应修饰剂(BRM),能增强机体免疫功能,间接地抑制肿瘤生长,起扶正固本作用。

  某些真菌产生抗肿瘤抗生素。从链霉菌WK-2057中分离出新的抗肿瘤抗生素苯新霉素,体外具有抗革兰氏阳性菌活性,对海拉S3、P388和耐阿霉素细胞P388具有直接的细胞毒素活性,对实验鼠肿瘤具有体内抗肿瘤活性。竹小肉座菌(Hypocrella bambusae)含有竹红甲素(Hyporelli A),它是一种新型花醌光疗药物,临床上治疗外阴白色病变和疤痕疙瘩获得明显疗效,它对癌细胞亦有明显的抑制作用。大秃马勃(Calvatia gigatea)产生马勃菌素(Calvacin),金针菇(Flammulina velutipes)子实体含有朴菇素(Flammulin),日本月夜蕈(Pleurotus japonicus)和隐杯伞(Clitocybe illudens)中分离出月夜蕈素(Lynamycin),他们都具有抗肿瘤作用。戈茨肉球菌(Engleromyces goetzii)含有松胞菌素D(Cytochalasin D),对皮肤癌有一定的疗效。鲑贝革盖菌(Coriolus consors)产生抗肿瘤抗生素Coriolis A、C和Diket ocoriplin B。由烟曲霉(Aspergillus fumigatus)产生的抗细菌的代谢产物Fumagillin能抑制多种肿瘤,且无其他化疗所引起的脱发等副作用。

  麦角菌(Claviceps purpurea)产生的某些生物碱具有抗肿瘤活性,如麦角卡里碱(Ergocrytine)和麦角柯宁碱(Ergocornine)有很强的抗肿瘤作用,能使大鼠乳房癌缩小。

  某些毒蕈菌的抑瘤率很高,如毒粉褶蕈(Entoloma lividum)、亚稀褶黑红菇(Russula subnigricans)、杜红菇(Russula emetica)等。松果伞(Amanita strobilifomis)含有杀蝇成分2-amino-3-oxoisozolidine-5-acetic acid,称鹅膏氨酸。鹅膏氨酸(Ibotcnic acid)是著名发热鲜味物质,对高等动物和人体毒性甚微。本品的L-氨基异构体对小鼠胰脏和肿瘤组织有抑制作用。具有生物免疫化疗的药材有班褐孔菌(Fuscoporia punctata)、绿栓孔菌(Trametes gibbosa)、白栓孔菌(Trametes ochracea)、桑黄(Pyroplyporus yucatensis)、木蹄层孔菌(Fomes fomentarius)、红缘层孔菌(Fomitopsis pinicola)、薄皮纤孔菌(Inonotus cuticularis)、松针层孔菌(Phellinus igniarius)、云芝(Coriolus versicolor)、树舌(Gan-oderma applanatum)、粗毛褐孔菌(Xanthochrous hispidus)、亚黑管菌(Bjerkandera fumosa)、裂蹄层孔菌(Fomitopsis rosea)等真菌近年来就发现具有生物免疫化疗的作用,还没有副作用。

  紫杉醇是抗卵巢癌的新药,是用紫杉树皮提取制备的,美国蒙大拿州立大学的植物病理学家Gary Stroble和化学家Andrea Stierle发现紫杉树皮缝中的一种真菌能产生抗癌药紫杉醇,该真菌被命名为Taxomyces andreanae,通过深层发酵法可生产紫杉醇。肉球菌就是我国西南地区的少数民族用于治疗胃癌的药用真菌,美国也开始研究肉球菌的抗癌。

  陈康林,在他23岁的时候,在中国科学院成都分院从事真菌的研究工作。因为在当时,他得了耐药性肺结核,药用真菌里的树舌、灵芝、松萝、东方栓菌等救了他的命,他看到了药用真菌的巨大应用前景,于是开始排除各种障碍,从事野生药用真菌的临床研究。单个的野生药用真菌,国内国外都做了大量的研究,但复配起来,全世界没有人做这方法的研究。陈康林当时想,首先药用真菌是生物的,可以调节提高人体免疫,有的品种对人体的肿瘤是有很好的治疗作用的,而人体的肿瘤太复杂,可以结合中医的理论与西医的理论,即对症与辩证共同结合。这样,一个全新的治疗——生物免疫化疗就诞生了。他的理论,打破了西医的瓶颈也打破了中医的瓶颈,即生物免疫化疗法,为了做到这一点,花了他三十多年的时间,超级胆大不怕风险。

  以国外对免疫疗法的研究来看,对黑色素瘤的效果较好,这二种药物能让60%的黑色素瘤患者生存期二年以上。

  而陈康林用他的方法,让黑色素瘤的晚期患者,从2011年到现在还健康的活着,让死亡率99%的原始神经外胚瘤患者彻底治愈,这就是成绩!

  陈康林的生物免疫化疗(药用真菌治疗)与化疗、外科手术和放疗相比历史更短,近二十年来,科学家们不断从野生药用真菌和人工发酵药用真菌中找到了更多更好的抗肿瘤药用真菌。同时,当我们有意的把不同的野生药用真菌配合起来给患者使用的时候,发现效果比使用单一品种更好,更没有任何毒副作用,很多以前不能治愈的疾病,现在可以治愈了,发现野生药用真菌配方组合不光可以杀灭癌细胞,更能提高调节免疫力,治疗肿瘤的并发症并消除各种毒副作用,也是今后最有发展前途的治疗手段,更是当今研究治疗恶性肿瘤临床研究中最活跃的领域。目前野生的药用真菌在化疗的基础上将增加约10%~20%的治愈率,90%的患者延长生存期。因为每一种野生药用真菌对不同的肿瘤的敏感度是不一样的,这就要求每个肿瘤及其分型对配方组合的要求是不一样的。这就需要比较专业的医生才能办到。

  对于癌基因,用十来种抗肿瘤的药用真菌有机的配合,就可以抑制和改变人体的癌基因,让人不得癌症。我于五年前,有一个染色体极度混乱的重症再生障碍性贫血的患者来找我,当时患者父亲把医院的染色体检查报告单拿来给我看,全部错乱,医院也给患者下了病危通知书,开始在我这里拿药用真菌配方吃,三个月后,孩子全愈,又到同一家医院去检查染色体,检查结果全部正常。因为一般人吃药用真菌都不会去检查染色体,这十来年,有很多甲胎蛋白较高的肝硬化患者来找我,我用几种药用真菌相配合,一二个月后到医院检查,一般都下降到正常值了,大家都知道,甲胎蛋白是肝癌的指标,同时,一些患者的cA-199等指标也下降的很快,目前,中国人研究治疗肿瘤,是从实验室开始的,而我研究肿瘤,是从病人开始的,取得成功后再来思考理论的。这十多年,就有很多晚期肿瘤患者通过服用野生药用真菌配方治愈的,还有一些检查肿瘤标志物高,服用二个月野生药用真菌配方组合后下降到正常值的,有一段时间每天都能听到治愈疑难杂症的好消息。比如,最近就有一位儿童自闭症、多动症、癫痫于一身的孩子治愈了。我没有高深的理论,但我知道实践,我于前几个月由我的一个学生,拿猪来做了一个实验,因为猪可以杀了检查,而人是不可能的,一头猪喝了三个月的药用真菌的配方水,屠宰后做全面检查,发现与普通无公害猪肉有着惊人的差别,从这个实验中,大家应该看到一个对人类有着巨大影响的巨大的商机。看点就在有害物、农药残留、抗生素残留对比上。服用野生药用真菌配方组合的猪肉,没有有害物、农药残留、抗生素残留,而普通无公害猪肉则有化学有害物,农药和抗生素残留。

  自然界提供了广泛的、高度专一的、有效的生物活性物质,在长期生物进化过程中,许多有机体在争夺食物以及适应环境的争斗中建立和发展起一套化学防御体系以对付竞争者。自然的创造力令世界上最杰出的化学家也自叹不如。

  高等药用真菌属于创造系数很高的生物资源。第一,高等药用真菌的化学防御体系就像人类的免疫体系。免疫系统涉及不计其数的细胞,特殊物质及器官之间的高度纷繁复杂的相互作用,它随时处于备战状态,能够预防疾病,并能明确地知道应该什么时候、在哪里、怎样采取适当行动摧毁入侵的物质,而不会伤害人体其他细胞,任何药物也无法取代人体内与生俱来的,兼具防御和修复双重功能的免疫系统。它能帮助人体清除各种垃圾,我们的各级研究机构已经有数百篇论文,证明了高等药用真菌里面有一部分品种是可以帮助人类调节、修复、增强免疫系统作用的。

  人一旦生患肿瘤就需要化疗去消灭残存在体内的肿瘤,我们用化学方法去杀灭残存的肿瘤的时候,会发现使用2~3次化疗药物会产生耐药、会产生各种毒副作用、会导致它能短期内消灭部分癌细胞同时又会在远期让人产生第二肿瘤。而野生药用真菌里的一部分品种,却可以有化疗般的作用,杀灭癌细胞,还没有各种副作用,不会产生耐药性,还可以帮助化学疗法的化学药剂提高杀灭癌细胞的能力,同时防止产生第二次肿瘤的机会。国内外也有上万篇关于野生药用真菌治疗肿瘤的论文发表。今天,手术、放化疗都会增加患者的压力,而压力则加速癌症的四处扩散,野生药用真菌配方组合会减轻或消除患者的压力,阻止癌症的扩散。

  高等药用真菌所含的次生代谢产物化学结构多样且新颖,而肿瘤是至今人类还没有彻底搞清楚的一个疾病,高等药用真菌里的一些品种,每个不同的品种,其自身所含有的化学成分与其新颖性是不同的,我们如果从肿瘤与人的化学结构与新颖性看,真菌就存在着很多的相合性。我们用多种不同的野生药用真菌配方组合去治疗肿瘤,就切合了肿瘤的复杂性与多变性,我们只能复杂对复杂,简单对简单,而我们今天的手术、放疗、化疗是用一种简单的方法去对付异常复杂的肿瘤。

  人类这几十年来,想尽了一切办法,研究了无数的药物来治疗肿瘤,但最后都基本失败了。我们又回到森林,寻求用自然的、复杂的,至少到现在看来是科学的免疫与科学的化疗、消除多种副作用的野生药用真菌配方组合来治疗肿瘤。正因为野生药用真菌配方组合它是生物的,具有强大的免疫作用和对各种肿瘤不同的化疗作用,我们把这种方法称为“治疗肿瘤的第三次回归自然的革命”。

  我们希望人类有战胜肿瘤的那一天!

  专家简介

  陈康林(电话13811474558),现任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医药科技合作中心野生药用真菌医学体系研究中心主任。大型野生药用真菌分类专家、野生药用真菌临床医学研究专家、36项急慢性疾病药用野生真菌配方国家发明专利申请人。

  陈康林(电话13811474558)1963年12月出生于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马尔康林区。多年来,他在中国四川、海南、云南、西藏、贵州、黑龙江和美国、尼泊尔、老挝、越南等原始森林深处考察学习,饱读野生药用真菌专著,亲自采摘食用300多种野生真菌,研究实验配伍药用真菌配方用于治疗各种急慢性疾病,取得了重大科研成果和医学突破。

  2014年3月,人民日报报道了陈康林研究团队在肿瘤治疗上有新的突破的新闻报道,并于2007年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了7项治疗肝病、肝硬化的发明专利。其在研究利用野生药用真菌的事业上独辟蹊径,30年间曾先后深入原始森林采集收藏了300多种、数千份珍贵的野生药用真菌标本,并将几份百年罕见珍贵灵芝赠送给北京中医药大学、同仁堂等单位和机构。

  陈康林(电话13811474558)的事迹曾先后被中央电视台、北京电视台、《人民日报》、《北京日报》、《北京晚报》、《海南日报》、《健康时报》、《健康报》等媒体进行新闻和专题报道,曾在2010年中央电视台二套健康早班车主讲<药用真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数字电视家庭健康频道专门开设《康林说真菌》栏目,由他主讲,从2010年1月1日至2012年12月31日进行为期3年156期野生药用真菌知识的科普推广工作。

  2014年9月,中央电视台发现之旅连续播出了陈康林15期的谈真菌节目。陈康林曾受聘于中国科学院成都分院、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医药科技合作中心等单位专职进行相关真菌研究和开发,申请了36项药用真菌医疗发明专利。

  先后出版了《野生灵芝点然生命之光》、《野生灵芝国药之王》、《野生灵芝开启生命之门》、《肿瘤治疗的革命》、《肝脏疾病治疗的革命》、《被遗忘的灵丹妙药.野生药用真菌》、《中国抗肿瘤大型药用真菌图鉴》、《药用真菌肿瘤学》8本药用真菌专著,正在出版《药用真菌治疗糖尿病慢性并发症》、《药用真菌治疗耐药性肺结核》。并将准备一至二年后,继续写作《药用真菌治疗重症肌无力》、《药用真菌治疗免疫系统疾病》、《药用真菌治疗再生障碍性贫血》、《药用真菌治疗儿童多动症》、《药用真菌治疗脑瘫》、《药用真菌治疗中风后遗症》、《药用真菌治疗老年痴呆症》、《药用真菌治疗肾脏疾病》、《药用真菌治疗痛风》等书籍。

  原中央保健局局长王敏清教授称陈康林为“中国药用真菌科学实践第一人”;九三学社中央委员、山西省政协副主席、著名药用真菌研究专家刘波教授和中国科学院相关专家学者称赞陈康林“开创了中国药用真菌临床医学的历史”,在美国创办了美国第一家野生药用真菌医疗诊所。美国医药之都休斯顿市的市长将每年2月16日-22日设立为“陈康林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