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科技新闻网 > 专家智库 > 基于无形资本测算的科技进步贡献率
基于无形资本测算的科技进步贡献率
发表时间 2015-12-04 11:08 来源 未知

  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是经济增长的一个重要来源,也是反映经济增长质量的核心内容。全要素生产率也被称之为广义的技术进步,即指除资本和劳动之外,所有其他一切因素导致的经济增长,包括技术变革、生产布局的变化、经济结构的调整、生产管理的改善等。上世纪80年代,这一概念引入我国,并逐步演化为“科技进步贡献率”。科技进步贡献率表明产出增长中由技术进步形成的增长比例,是反映技术进步作用的一项综合指标,也是反映经济发展方式转变成效的一项重要标志。

  科技进步贡献率的测算方法

  以定量方法研究经济增长始于20世纪20年代。1928年,美国芝加哥大学经济学家道格拉斯与数学家柯布合作,提出“柯布—道格拉斯”生产函数,为测算技术进步作用的研究奠定了基础。1942年,首届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丁伯根对柯布—道格拉斯生产函数进行了重大改进,在资本和劳动投入的函数中添加了一个时间趋势,表示“效率”水平,第一次提出了全要素生产率的概念,使得测算技术进步作用成为可能。1957年,美国经济学家索洛发表了题为《技术变化与总量生产函数》的文章,真正拉开了技术进步作用定量化序幕。

  目前,对科技进步贡献率测算的理论与方法,仍存在许多争议。理论较为成熟、在实践中应用较为广泛的测算方法可以分为两大类,一类为参数方法,主要包括索洛余值法、生产函数法、随机边界分析法、半参数估计法等;另一类为非参数方法,主要包括DEA方法、指数法、基于生产率指数的边界分析方法以及增长核算方法等。

  从国内外测算情况来看,应用最为广泛的是索洛余值法。索洛提出了总量生产函数的概念,明确地将技术进步纳入生产函数中,在把资本增长和劳动增长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剥离以后,剩余部分归结为广义的技术进步,从而定量分离出了技术进步在经济增长中的作用,这便是著名的“索洛余值”。

  索洛余值法测算科技进步贡献率的缺陷

  以索洛为代表的新古典经济增长理论认为,资本和劳动以及广义的技术进步是引起经济增长的三大要素。在很长的一个时期,该理论得到广泛认可。索洛模型把技术进步看作外生给定,然而现实的增长过程并非如此。知识积累、人力资源素质提高等都会带来技术的进步,技术进步实际是由经济系统内生的。因此,内生技术进步是经济增长的一个重要源泉,这也是美国经济学家罗默等提出的新经济增长理论的核心观点。

  技术进步来自并依赖于产生创新所使用的投资。这些创新资本投入以研发、员工培训等无形资产的形式存在。随着高新技术和知识经济的迅速发展,世界各国高度重视对创新的投资或者说对知识的投资,很多发达国家无形资产投入已接近甚至超过有形资产投入比例。无形资产投资会带来知识增加和外溢,具有很强的外部性。因此,无形资本是经济持续增长的重要来源。

  根据欧盟委员会“欧洲竞争力、创新和无形投资”专项研究计划的研究成果。无形资本投入分为三大类,包括电子信息、创新资产和提升经济竞争力的资产。然而,在目前的国民经济核算体系中,除计算机软件、矿产勘察、版权和许可等少数类型无形资产归入资本账户外,研究开发、工业设计、员工培训、市场营销等多数类型无形资产在GDP核算时均作为中间投入被扣除,不进入资本账户。因此,采用经典的索罗模型测算科技进步贡献,实际上忽略了科技进步贡献的重要部分——无形资本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从而低估了科技进步对经济增长的作用。

  引入无形资本测算科技进步贡献率

  将无形资产投入带来的经济增长作为科技进步贡献的一部分,为我国测算科技进步贡献率提供了有益思路,但目前在无形资本数据获取方面仍有一定的局限性。我国科技统计调查制度可以提供较为详实的R&D数据,但是对于品牌声誉资本、企业的员工培训支出、企业的组织资本等难以获得相应的统计数据。

  R&D经费是无形资产投入的主要内容之一,不仅在无形资产投入中占有相当高的比重,而且也是无形资产投入中价值量最高、使企业获益年限最长的核心投资。通过借鉴国外相关研究成果,我们对我国无形资本存量进行估算。综合考虑了部分国家无形资本与有形资本的比例关系、R&D经费占GDP比重以及国家创新能力等多种因素,目前我国无形资本存量与有形资本存量比例约为0.65∶1。

  我们将无形资本存量数据引入测算模型,同时考虑到经济调整或要素投入的周期性影响,根据1998—2010年的统计数据,以5年为一时间段,对我国科技进步贡献率进行了测算。结果表明,我国科技进步贡献率由1998—2003年的39.7%逐步提升到2005—2010年的51%,预计2015年可达到 55%。引入无形资本测算科技进步贡献率是一种新的尝试和探索,测算结果能更为全面地反映科技进步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由于数据的局限,计算过程中无形资本数据是在参考有关研究成果基础上推算出来的,要进一步提高测算结果的准确性和可靠性,还需要就无形资本数据的获取、参数的确定方法等问题进行深入研究。

  相关的思考与建议

  一是跟踪学习国外无形资产测度方法。近年来,无形资本对经济增长的作用引起发达国家的广泛关注。欧盟委员会和经合组织分别通过实施“欧洲竞争力、创新和无形投资”专项研究计划和“新增长来源:无形资产”水平计划,尝试对无形资本进行测度。同时,R&D经费作为无形资产的重要组成部分,将被计入国民账户体系,实现R&D经费资本化,这意味着R&D经费将首次进入GDP核算。为此,我国统计部门应密切关注与跟踪国际上测算无形资产的新动态和新方法,逐步建立起无形资产统计制度,为准确测度技术进步对经济增长贡献提供重要的数据支撑。

  二是开辟无形资产数据采集渠道。目前英国等经合组织成员国定期开展全国创新调查以及国家雇员技能调查等其他多样的调查。这些调查都为无形资本核算奠定了良好的数据基础。而我国仅在2007年尝试开展了第一次全国工业企业创新调查,尚未建立常规的调查制度。目前我国有限的数据统计渠道,不利于相关无形资产统计数据的获取。为此,建议有关部门尽快建立符合我国国情的创新调查制度,同时在现有的科技统计年报制度报表中增加无形资产指标,从而为我国的无形资本核算提供数据支撑。

  三是深入研究无形资本的核算方法。资本存量数据测算是一个较为复杂的过程。目前,有形资本存量测算多采用的是永续盘存法,即在充分考虑折旧和价格等因素的前提下,将基年资本存量数据经过折旧再加上新增投资。对于无形资本的核算同样需要对基年无形资本存量、无形资产的折旧率以及价格指数等进行深入研究与探讨。此外,还需要进一步研究解决无形资本的弹性系数问题,不同的弹性系数将直接影响到科技进步贡献率的测算结果。

  (中国科技新闻网)

  原文链接:http://www.stdaily.com/stdaily/content/2012-12/24/content_555557.htm